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落单的牧苏
    他们的运气很差。

    刚从黑尔城逃出,追兵没有跟出来。迎面遇上浩浩荡荡的一群蚂蚁。

    凉爽萧瑟的天气中,街道尽头,一片虫海翻滚而来。成千上万只虫足落地的窸窣声连成一片。

    蚂蚁过冬需要大量食物,而食物只有扫荡地面。

    永生会众人迎头撞上,似乎就像是他们刷蚁穴的报应。

    “去火烧地。”乔伊斯说。

    那里除了灰烬焦炭什么都没有,包括危险。他们需要到安全的地方整顿。

    众人掉头,重新钻入山林,向溪流方向奔跑。

    他们钻入山林不久,汹涌蚁群如海浪从长街涌来,冲入山林。

    身后树木倒塌声不绝于耳,蚁群疯狂吞噬沿路一切。一名成员忍不住喊道:“这些家伙不是力蚁吧,我不记得它们有这么凶残。”

    没人回答他,每个人都在全力奔跑远离蚁群。

    溪流出现前方树木后,众人毫不减速,冲入齐腰深冰凉刺骨的溪流,哗啦水流声中淌水而过。狼狈冲入烧焦树枝矗立的火烧地,深一脚浅一脚踏进直没脚踝的灰烬钻入深处。

    身后,蚁群最终在水边停顿,转向其他方向。偶尔有几只被挤入水下,落水声传来。

    几分钟后,成功逃离危机,火烧地里穿行的众人停了下来。

    乔伊斯环视一圈,忽然开口:“牧苏呢?”

    陈月微怔,四处找寻牧苏身影。

    牧苏不见了。

    ……

    牧苏正在水面漂着。

    宽大长袍让水里的他看起来很臃肿,随波逐流向下游漂去。

    牧苏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他手脚抽筋完全不能动弹,甚至不敢喊——肺里的空气出去就该沉底了。

    等他缓解后早不知道漂哪了,牧苏心想就这样吧。估计过不了一会儿就会有住在河边的人家的女儿发现水上飘着的人影,然后报上来喂粥喂药还要以身相许的贤惠大美妞跳出来。

    牧苏忘了这是末世。十几分钟后他撑不下去了,嘴唇发抖哆哆嗦嗦爬上岸。

    溪流两岸是一片树林,没有火烧痕迹,应该飘了很远。

    牧苏脱下长袍拧掉水份,重新套上打了个抖索,动作僵硬蜷着肩膀踏入树林。

    “站住!”

    一道清脆喝声从一侧林间传来。

    扑通——

    牧苏倏然跪下,双臂举起手指着来时方向大喊:“我投降!另一群人往河对岸跑了!头领是乔伊斯高层是陈月和安东尼,对就是留下来阻拦然后可能被你们抓了或者杀了的那个。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各位好汉饶命啊!”

    林间的一行人还什么都没说,牧苏就一五一十快速把队友全卖了。

    牧苏余光里,一大一小两道人影穿过灌木,向这边走来。

    “你是谁?”那道清脆声问询。

    发现不是黑尔城士兵,牧苏本想说自己是个神,不过这么惨的神说出来太丢脸,于是目不斜视回答:“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哈,末世里的**者吗。”另一道成熟许多的女声传来。

    她们走到牧苏身侧,一只枪顶住牧苏肩膀。那个清脆声音感觉自己被戏弄,故作恶狠狠道:“我是问你的身份……啊!真的假的……你的脸……?”

    声音说出一半变成惊呼,这是个脸上还带有雀斑的棕发女孩,拿着20世纪才有的老式栓式猎枪,背包斜背身后,扎成马尾的干练形象似乎有意模仿身边的人,不过依然只是个小女孩。

    她身旁高个女性反握匕首,另一只手不离腰间枪套,黑色长发束成马尾。黑色绒衣内是几乎保不住的显眼胸部。以至于要披上一件外衣掩盖。

    “天生的。”牧苏说谎眼睛也不眨。

    那名女子略微失神,而后很快回神,没有因为牧苏相貌而放松警惕,冷声道:“所以你是谁,有谁在追杀你吗?”

    “我,牧苏。黑尔城士兵在追杀我。”

    雀斑女孩歪头看她,女子点头:“有这么个地方。你是从那逃出来的?”

    牧苏嗯了一声。

    “那种生不如死的鬼地方……”她多少听闻过一些黑尔城的事。“你能成功逃出来说明还有些本事,就是太贪生怕死了些。”

    先前牧苏卖队友的举动让女子对他增添不少恶感。

    “我凭本事逃出来的,为啥不能卖。”牧苏理直气壮。

    这时又有几人迈步走出林间灌木。

    为首一名壮汉沉声道:“前几日的山火可能和黑尔城有关。他或许知道些什么,带回湿地让首领看看。”

    “可以,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牧苏紧盯着女子说,一点也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自知之明。

    “请看着我的脸说话。”女子交给雀斑女孩一根绳索,黑着脸说。

    “哦。”

    牧苏应了一声,艰难拔开视线,几秒后慢慢游离过去。

    女子突然匕首往前一送,横在牧苏耳边。语气冰冷道:“我们是要带你回去,没说要带完整无损的你回去。”

    牧苏倏然正气凛然道:“你知道,质量越大引力越大,所以我盯着你的胸部不是无礼也不是我想看看,完全是物理法则作祟。”

    “你这家伙……”女子气得牙痒痒,又不能发作。他们毕竟不是会滥杀无辜的人。而且他很不解的发现,自己无法对这家伙生起恶感。

    “真不知道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她收起匕首,从雀斑女孩手里拿过麻绳绕到牧苏身后,绑起他的双手用力一扯,确保牧苏能感受到粗糙麻绳摩擦手腕的酸爽。

    牧苏嘴角一咧,倒吸冷气说:“这说来就话长了。我叫牧苏苏,我知道从我出生那一天起,就注定要高人一等。我继承了世界第一帅——”

    这帮人无奈中,带着牧苏回到灌木。

    灌木丛还有三人,其中一道身影躺在简陋担架上。

    “他怎么了?”牧苏暂时停止讲牧苏苏传,问道。

    “被丛林巨蟹攻击了。”

    “巨蟹座的人真是可恶。”牧苏恨恨道,然后自来熟说:“不如我帮他看看?”

    壮汉有些惊异:“你是医生?”

    牧苏憨厚一笑:“牧家世代行医,我人送外号去世神医,只需三副药,保证你去世。治病人就像嘎韭菜。嘎一个,死一个。嘎嘎。,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