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无论如何,钱都归我.
    银河系——太阳环·14环区

    夜晚,阴沉天空雷声滚滚。不见雨落下,空气满是沉闷与压抑。

    闪电划过,一栋位于郊外的庄园格外显眼。

    四周重归于静,隐隐雷声传递开来。

    乍亮照明了这里。并非庄园,而是一座精神病院。

    再次恢复黑暗。这栋建筑如同黑暗中的巨兽,蛰伏起来。

    形成对比的,是百公里外的城市。高楼拔地耸入乌云,无数化为小点的飞梭楼宇间穿行。

    穹顶乌云下,一艘巨大飞艇缓慢环绕着城市。艇身霓虹灯闪烁,显示着广告。

    雷电过后,空气变得更加沉闷。

    直到尖锐警报划破夜空,在病院上空回荡。

    两分钟后。

    病院内乱成一锅粥。而前院中,两道身影一里一外站在前门旁。

    “该死,你想怎样。”急促而压抑的声线响起。身着保安服的中年人压低声音,不时紧张转头望向建筑门口的人影。

    他有点小聪明。在系统警报响起后,察觉病人会想逃离,所以第一时间来到前门。发现有个陌生同事比自己来得更早,并指着门外灌木丛嚷着别跑。甚至还从小径上抠鹅卵石砸过去。

    他没理由不去信自己的同事。

    于是他打开前门,正要去灌木丛中探查。身边的同事——忽然迅速脱掉一身保安服,露出下面那扎眼的蓝白相间病人服,神情欢脱的跑到大门外。

    他知道,这下完了。

    一旦被人知道是自己打开门而让病人逃跑,这份从机器人手里得来的职业,自然是哪来的回哪去。

    比起人类,不会累的机器人更容易压榨,也更廉价。

    现在的办法是:让他离开,神不知鬼不觉,工作也保住了。不会有人发现是自己放跑的。

    “不想被我抓回去,就快滚。”他控制大门关闭,同时作出恶狠狠表情,希望能吓跑他。

    不过他忘了面前的年轻人是这家精神病院的病患。但凡这里的人,脑子大多有点问题。

    “离开?”年轻人大叫,抓着围栏将脸挤上去,将脸挤得变形,似乎恨不得钻回去。吊睛白眼斜瞪着他:“想也别想啊——”

    于是就有了前面的对话。

    “该死,你想怎样。”保安恨得牙痒痒。

    年轻人表情忽然一正,像个正常人:“你知道,我身无分文,就这么出去……”

    保安又往身后看了一眼,门口那边有人影接近过来。

    “才1000?”一串显示在视网膜的信息,年轻人不满抱怨,随即自言自语:“算了,要啥自行车。加个好友,有空一起吃顿饭什么的。”

    “不用!现在可以滚……可以离开了吧。”保安把脱出口的滚艰难改为离开。

    “快接受,快接受——”年轻人摇晃着围栏,兴奋喊着。

    看他发疯的样子,保安只好又选择了接受。

    “这回可以了么。”他已经听到身后传来的说话声,不由紧张回过头看。两道身影正走过前院公园,往这边走来。

    他焦急回头:“你到底……”

    声音戛然而止。他已经看不到那年轻人的身影。

    他怀疑着将脸贴上围栏,左右晃动眼珠,借着闪雷,只看到空旷的街道。

    “丁顿?怎么了。”

    身后传来同事的问候。

    “没事……我怕病人从门口跑掉,过来看看。什么也没有。”丁顿随意说着,跟在二人身后往回走。

    恰逢闪电划破沉闷夜空,将围栏影子拉的狭长。其中一道诡异黑影显眼无比。

    丁顿浑身一震。不安地倏然扭头。

    轰隆——

    滚滚雷声中,他只看到空旷的前门。

    难道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我太紧张生出的幻觉吗……

    他的这种想法没能存在太久。

    十几分钟后,视界弹出信息。

    丁顿颤抖着选择了支付。

    而紧接着几分钟后——

    “呃啊啊啊啊啊啊!”

    瓦伦坦大街·公园

    公园小径边长椅,一名黑发黑眸,一身蓝白相间病院服的年轻人一屁股坐上去,惬意发出长吟。

    周围有几对情侣散步依偎,隐隐低语,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

    忽有一声惊呼传来:“快看!是流星。我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流星了……”

    “刘星?他不拍家有儿女跑这儿干嘛。”

    长椅上牧苏抬头看了眼。除了阴云什么也看不到。

    事实哪怕没了乌云,在环太阳轨道也只能看到天顶铁穹罢了。

    小径对面是条长街。不时有飞梭从高空降落地面,男男女女走下车。街上行人来往。鲜见地面交通工具。唯一算得上的,也只有一群少年少女三五成群玩着动力滑板滑过。

    大楼墙体广告牌闪烁,对着公园投影宣传着五花八门的广告,肆无忌惮的宣示着噪音污染。

    听着周遭的广告词,牧苏从袋子里取出一罐可乐。

    嗝——

    打开仰头一饮而尽,牧苏打了个嗝,转头看向长椅另一端,一名注视自己衣服的中年人,举起汽水罐打招呼。

    “衣服不错,对吧。”

    中年人勉强笑了笑,转回脸,不动声色往一旁挪了挪。

    听到疯子,牧苏下意识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右面大楼,屏幕广告牌。

    那是一名黑人,站在纯白色背景前。修剪得恰到好处的头发和胡须,显得花白。一身西服整洁而又笔直。

    那双蔚蓝眼眸透露无限睿智,好像能穿透人心。

    他伸开双臂,似乎捧着什么。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你们称它为游戏,不过我更愿意称呼它为——另一个世界。”

    “而这个。”一串0与1组成代码出现其掌中,幻化成一具老式金属钥匙“想打开通往另一世界的门,你们会需要到它——”

    他语风陡然一转,轻松了许多:“钥匙一万信用点,概不二价。熟睡之后……欢迎你们。”

    屏幕更换成另外一个广告。

    “疯子空间。”牧苏很感兴趣。

    “嘿,想不想看魔术?”

    “什么?”椅子另一端的中年人茫然看来。

    “魔术。”牧苏侧过身子:“你随便给我什么,我都能将它变成钱。”

    ……

    牧苏自来熟揽过中年人肩膀,打着响指兴奋道:“快,什么东西都行。”

    “街头魔术表演吗。”中年人缩起脖子,摸着口袋,边道:“我没有什么……”

    说着,他从口袋里翻出一块拳头大控制板,想来是出来时不留神装进口袋。

    那个年轻的“街头魔术师”一把抢过手上的控制板,横穿小径,手撑在公园围栏,动作利索纵身翻越。

    啪——

    脚拌到围栏,“街头魔术师”一脸拍在了黑色路面。声音清晰到他都能听见。

    街头魔术师手忙脚乱爬起来,边拿袖子擦着鼻血边发出呜呜哭声一路小跑到街对面小巷中。

    那里发生着什么。

    旖旎灯光下,一男一女正在巷争吵。男的臃肿肥胖。女的苗条袖长,身着单薄睡裙,长腿挂着匆忙穿上的丝袜。

    她小臂外侧金属电路外露,是个合成人。似乎是因为嫖资而发生了争执。

    长椅正对着小巷,因此他看得很清楚。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年轻的“街头魔术师”抡起自己给他的控制板,将胖子拍晕。然后在机械女人捂嘴惊呼后退之中,蹲到身边动作利索无比翻找口袋。

    片刻后,有所收获的“街头抢劫魔术师”站起,那张沾满血污的脸往这边望来,双腿交错,双臂摊开微微欠身,行绅士礼。

    他脑袋似乎听到一道声音。

    “噔噔噔噔~”

    ……

    一小时后。

    郊外一间家庭旅馆。

    比起远处城市群的灯红酒绿,这座平原上的独栋旅馆显得颇为宁静。

    301房间

    最新款的阀门游戏头盔放在床边。相比起头盔这一显得笨重硕大的形容词,用面罩形容更合适些。

    轻薄的它使得哪怕躺在床上也并不会难受。只是没游戏仓那么便利罢了。

    因为是新购游戏头盔,里面只包含了刚刚购买的《熟睡之后》一款游戏。

    游戏的广告词很明显吸引了牧苏。他辛苦“赚”了些钱,躲到这里偷玩游戏。并利用配送游戏头盔的十几分钟,登上官网了解游戏。

    游戏特色是随机副本。在今日稍早一些时刚刚开服。作为主运算程序的量子计算机智子收集了人类数百年近代史的一切资料。无论是历史文献、娱乐影音。还是哪怕网络作品、随手而作。都有记载并将之吸收纳入,

    若要形容。就像是阅读了数百年所有文学作品的ai,然后让它编写小说。

    没有耐性的牧苏迫不及待跳上床戴上头盔。

    视线内一片漆黑,如同被蒙上眼睛或置身黑暗之中。

    起初还能感觉到身体存在。数秒之后,陌生女音耳中响起,同时失去的是对身体的知觉。

    直打瞌睡的牧苏见终于轮到自己出场,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疯不觉。”

    ——

    *合成人法则第5189条:任何时刻,机器人需保留明显的外部特征,用以区分合成人与人类的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