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身为精神病,拿抢来的钱去买游戏还是很合乎常理的吧?
    “等等等等!”牧苏又连忙大嚷:“叫牧苏叫牧苏!”

    “拒绝。真男人就该跳过教程!”

    ……

    惊醒牧苏的,是停在窗外,乌鸦扇动的翅膀。

    乌鸦没有飞走,它依然栖息。

    布有裂口的木窗让风发出尖锐的惨叫。

    乌鸦的眼睛望向窗内,倒映窗户下牧苏爬起的身影。

    阴影投射在地板上。

    木屋破败而又潮湿。鼻尖絮绕散不开的淡淡鱼腥味。

    惨叫的风中,似乎有海浪拍打巨岩的声音。

    仅有一扇窗户,窗外浓雾看不清,房间很暗。

    风很大,但吹不散外面的浓雾。它们就在那里,一动不动。

    脚下木板有些朽坏,走上出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门边衣架挂着棕灰色的呢子大衣与帽子。牛皮箱子摆放一旁。

    餐桌上,刀叉丢置餐盘一边,盘中盛放长毛的三明治。潮湿的环境,食物很容易变质。

    蜡烛歪斜粘在门一侧的书桌上。墨水瓶盖子打开,鹅毛笔压着羊皮纸。

    上面的文字晦涩难懂,像疯子所写。

    牧苏握住门栓,它发出吱呀的哀嚎。

    系统接连弹出两条信息。很诡异,很故弄玄虚。

    牧苏转回身,看向窗下床单泛黄,床下尚露出一角旅行箱的单人床。

    他躺上了床。

    躺上床的牧苏得到系统信息。

    他看着天花板,那里被擦洗过。只剩一滩暗红色污垢。

    是喷上去的,还是阁楼渗下来的?

    “单人噩梦。”

    “多人噩梦。”

    牧苏退而求次:“多人休闲。”

    窗外乌鸦依在,纯黑如同梦魇的黑色眼珠看着牧苏。

    “晚安。”

    乌鸦暗哑的嘶叫。

    牧苏眼前黑了过去。

    ……

    进入副本过程简洁无比。随之提示音消失。牧苏视野由原本的黑暗变成了无。什么也没有。

    这种感觉玄而又玄。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捂住一只眼。那么所看到的不是黑,而是“无”。

    一道陌生的男性声音响起,眼前渐渐亮了起来,牧苏视角变成电影一般,成为了一个观看者。

    随旁白缓缓道来,过场动画随之切换,最终定格为俯视的城市。下方街道车水马龙人群匆匆。说不上来的古怪,却又说不出问题在哪。

    镜头迅速下落,落在一片民居中一道人影后方,逐渐暗了下去。

    “不就是把男女身份互换一下。非弄得这么故弄玄虚。你们啊,总想搞个大新闻。”在画面亮起可以活动的瞬间,牧苏就吐起了槽。

    当前进度:回到家中。

    内容:尽管这个地方和你们社会的环境不太一样……不过也差不了太多。只是一点:你们是外来者,你们的目的是融入这里。每一次原住民对你生疑,奖励将会减去1。

    任务菜单浮现在视界上,一同出现的还有右侧孤零零血条和显示队友状态的状态栏。

    说是状态栏,其实就是左上角的三个名字和其下方绿条。

    一旁箭头提示:

    相比较其他游戏,这款游戏对血量设定简陋的一塌糊涂。

    《熟睡之后》只有装备栏和背包栏,需要时呼出即可。

    背包栏空空如也,装备栏也只有初始服装。

    *可能很久没洗过,有了些味道。

    裤子和鞋也是类似。脏兮兮的长裤和溅了泥点的短靴。

    清晨独有的阳光倾洒在身,牧苏站在一家便利店门前,手里拎着一袋面包。周围是一片民居。偏日式的建筑风格很好猜这里是哪。

    “嗯……”

    沉吟一声,牧苏就跟个智障似得傻站在便利店门口。

    我在哪?

    我现在要干嘛?

    回家?

    家又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