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素人男子の校生
    发现这一点,牧苏神情一凛,头也不回转身就跑。

    而之后牧苏如法炮制陆续拦住几名女性,她们或不感兴趣,或是认为是陷阱拒绝。让牧苏的卖屁股计划屡屡失败。

    不远处,一条昏暗小巷。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女人默默观察着在人群中到处推销自己的牧苏,深深看了一眼,转身走入巷内一道铁门中。

    铁门内是一间房间。没有窗户,唯一的光源电视正对着长沙发。电视中播放的节目映得房间明暗跳动。

    沙发上慵懒依靠一名扎着马尾的女人,包裹黑色丝袜的足趾张扬搭在身前茶桌上,四名黑色西装女人笔直站在沙发后方,黑色墨镜遮挡了大部分表情与神色。

    既然是歌舞伎町,肯定少不了这些人存在。

    “老大,有个新人不懂规矩,在四处拉人。”

    “什么来头。”马尾女懒洋洋问。

    “很眼生……没见过。”

    “去个人把他带过来。”

    沙发后,一道西装身影跟随出去,不多时二人回来,身后领着他们口中到处拉客的人。

    “1000円!只要1000円,男子高中生带回……”还没进门牧苏就嚷了起来,待一看见门内房间居然还有四人,声音一下小了起来,有些怂的喏喏道:“这么多人……可是要加钱的……”

    随即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发光,一下兴奋起来:“一人1000的话1、2、3……6个人,就要6000円。而且我可能应付不来,不过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手和嘴我也可以用的。大不了给你们打个九折,要5000円好了。但是先说好,只有我捅人的份,没有捅我的份,这是原则问题啊我跟你讲。不过你要是多给点的话……不行不行,给再多也不行。”

    牧苏斤斤计较,说到最后又陷入纠结之中。

    连连碰壁让牧苏自信受挫,价格从10万直降到1000。

    这个价格猪肉都比他卖的贵。

    “闭嘴!”

    自打牧苏一来就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沙发上的马尾女被吵得脑仁疼,忍不住呵道。

    “这个你放心,我一般不会乱叫的。”牧苏一本正经保证,随即又面色猥琐的淫/笑几声:“哪有捅别人自己啊啊叫的道理啊嘿嘿嘿嘿嘿……”

    “你很喜欢叫是么。”马尾女握紧拳头,姣好面容升起一丝狠色:“好啊,那我要让你痛苦地嗷嗷叫。”

    “那还真是抱歉了啊。”牧苏瞪着死鱼眼:“我疼起来只会‘呃啊啊啊啊啊啊’地叫,不会嗷嗷地叫。”

    “老大,他说的有点道理。一般人疼都不会嗷嗷叫。”一名手下弯腰凑到女人耳边附和道。

    “滚!老娘用你来说。”她一把推开手下的脸,骂了一句。心说自己跟个男人置什么气,语气不由平缓了些:“你是哪个店的,这么不懂规矩。红池二町目是我虎狼寺罩着的不清楚吗。”

    “我是素人。”牧苏说着自己脑海里仅存的几个词汇。

    “素人?”沙发上的马尾女上下打量牧苏:“看着不太像……不过无所谓,要想做这个老娘可以给你安排个地方。”

    “那我真是感谢你八辈祖宗了。”牧苏喜不自禁:“那我再给你们打八折,只要4000就好了。”

    不知道该吐槽感谢的话怎么这么别扭,还是6000的八折怎么也不是4000的马尾女挥挥手,让手下赶紧把他带走送过去。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这什么鬼游戏!我玩游戏是为了放松,不是来打这该死的工!”

    心态爆炸的君莫笑猛地摔掉手中牛奶盒,怒吼声与玻璃破碎声吸引来店内顾客的惊愕。

    “这款游戏和其他游戏的区别很大,说是独一无二不为过。不过任何游戏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有人无法忍受不足为奇。”不远处搬运包装箱的炽神对一旁整理货架的闻香说。

    可惜牧苏没在,如果他在一定会夸赞一声炽神不愧是职业玩家,只是个玩家心态爆炸都能引申出这么多大道理。

    “不好意思。”君莫笑也意识到自己心态莫名急躁,他深深吸了口气,吐了出来,也不理惊愕的顾客和店员,对货架那边的炽神和闻香说:“我去外面透透气。”

    说着迈过地面狼藉,推门而出。

    “他大概不会回来了。”闻香踮起脚仰着头,透过货架间隙目送君莫笑出门消失在黑夜。

    ……

    风俗店分为很多种,而马尾女推给牧苏的是一间外送式风俗店,顾名思义,就是上门的那种。所以比起外面长街招牌上辣眼睛的俊男照片和粉红霓虹灯,这家藏在小巷中的风俗店看起来平淡无奇。——甚至店门口还被一辆车挡住,似乎生怕有顾客来打扰。

    带牧苏来的黑帮女人找到风俗店负责人,一名穿着宽松羽织,跪坐前台榻榻米上的中年男性。

    这里的黑帮时常会推荐新人,因此各风俗店都有经验,确定来路干净后便与之讨价还价起来。黑帮可不会免费做好事,好处是少不了的。

    店内空间显得狭小,一条楼梯通往二楼。外送式风俗店并不需要呆在店里,因此除了店长外,看不到多余的人了。

    明明是涉及牧苏的所属权,可偏偏谁也没问牧苏的打算。二人一言一语便将牧苏定了下来。

    “头一次?”黑帮女人走后,店长转头边打量边问牧苏。

    “头一次。”牧苏很做作的流露出腼腆之色。

    牧苏样貌不算帅,但是很白,非常白。

    不是白皙的白,而是苍白的白。病态肤色就像从没晒过太阳。和黑发黑眸搭配起来很是扎眼。

    店长如看待商品般上下打量,还算有些卖点,会有不少女人好这一口。

    嚓——叮!

    榻榻米前矮桌上的电脑突然发出如同收银机的响声,同时一张卡片弹出。

    店长取出,低头扫了一眼就递给牧苏。

    “牧苏君,这一次就拜托你了。”店长将卡片交给牧苏。上面写有客人的地址还有所选服务:“伊藤的车在外面,让她送你去,路上她会交代些咱这行的事项。”

    牧苏兴奋的浑身颤抖,终于!终于实现了他毕生的愿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