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连大勾勾都没有也配叫做女生吗
    随系统提示,牧苏可以感觉到道具栏中多出一截食指。

    不得不说,无论是副本内容还是任务设置,都充斥着漫无边际的恶意。

    而且关键的是,这副本的一切内容来源于四百年前的21世纪。

    可以肯定的是,人类还活不到四百岁。

    既然如此,那么知道贞子、伽椰子、裂口女、富江这种在21世纪家喻户晓东西的人,在这个年代寥寥无几。

    而显然,这寥寥无几的一批人并不会闲着蛋疼来玩游戏——炽神除外。

    如果换做其他玩家,单单这开场动画足以让一群人摸不到头脑了。

    噩梦难度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噩梦。

    任务奖励变更。不再提供货币,而是变为牙齿。支线任务中的取悦上古邪神也颇值得玩味。很显然与特别世界观有关联。

    “刚开场就有人暗恋我。是富江么……不,这个智障只想让我杀了她。”牧苏摩挲着下巴思索。“十有**是我妻由乃那个病娇了。”

    当牧苏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中所想说出来时,已经被一旁富江听了个清楚。

    富江。漫画家伊藤润二笔下最著名的人物。

    她最大特性不是杀人,而是吸引别人杀她。

    因为那充满魅力与妖异的脸庞。任何人不限性别都会不由自主被她吸引,并且随着时间推移产生强烈的占有欲,着迷到不自觉将她杀死并且分尸。

    这并非结局。富江拥有无限繁殖的能力,这意味着她不会死。只会分裂成拥有记忆的新的个体。哪怕她掉一根头发,那根头发都会分裂成一个新的富江。

    所以庆幸富江没有脱发症吧。

    富江刚刚出浴,轻倚在门边,白皙粉嫩脸蛋上透着淡红。听到牧苏丝毫不掩盖的话语,脸颊无一丝血色。

    她自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死了。那么他……何处得知。

    泪痣上方,妖异迷人的眼眸闪过一抹冷冽。

    “牧苏君。”富江得笑容显得有些牵强,但依然迷人无比。

    “你刚刚……没听到什么吧。比如我说你智障什么的……没听到吧?”牧苏小心翼翼问。

    扑哧——

    无形之中,好似有一把匕首插入富江胸口。

    她正要装不在意的说些什么,突兀刺耳电话铃打断了她。

    牧苏一转眼忘了这事,接起电话听筒,熟练无比道:“这里是中华人民人人有仙修坑钱热线,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七……”

    另一面,阴冷而又嘶哑的声音缓慢透过话筒,传入牧苏耳中。

    “711便利店?”牧苏打断。“不好意思我不买东西。”

    凶铃被他挂掉了。

    片刻后……电话铃再次响起。

    “七……”

    还是同一个声音。

    “七了个三?”牧苏对这种乱推销的向来没什么耐心。

    连续被打断,对面阴冷声音不得不加快几分:“七天……”

    但仍然被牧苏打断:“七天连锁酒店?别逗,日本也有七天连锁酒店?”

    说罢不由分说挂断电话,撇着嘴向一脸莫名的富江解释说:“现在做电话推销的一点都不专业。这么晚谁有兴趣听它推销。”

    叮铃铃——

    电话铃再响,牧苏心头火气,接起电话便破口大骂:“你有没有公德心啊!大半夜给别人打骚扰电话,信不信我报警啊喂!”

    “……对不起。”短暂沉寂后,从电话另一头传出阴冷的道歉声。

    牧苏平复了下心情,没好气道:“说吧,什么事。”

    “七天后你会死……”

    牧苏恍然大悟大叫一声:“哦哦是贞子酱啊。可七天后是周日啊。”

    “……什么?”

    牧苏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周日是休息日,这时候弄死我这说不过去吧。”

    “……”

    “哦对,你是恶鬼,不讲这套。”牧苏终于意识到了这点,手指敲着沙发扶手,思索道:“那万圣节呢?”

    “那天怎么了……”阴冷声音沉吟开口。

    “一二三四五六。”牧苏歪头夹起电话,掰着手指算:“七天后是周日,也是万圣节啊。”

    “所以……”

    牧苏手捧电话,试探着问:“节日啊,可不可以改成周一弄死我?”

    “万圣节放假吗。”

    “不放。”牧苏摇头。

    “那不算节日。”

    牧苏失落的叹了口气:“好吧。不过万圣节是节日。你说要是死了个人,这新闻一播出来,对青少年影响多不好。”

    另一边的阴冷强硬:“不行,必须七天后。”

    “诶我这暴脾气。”牧苏挽起袖子,对电话大喷口水:“你这人他妈怎么不讲道理。你住哪,信不信我去弄死你?”

    下一刻——

    话筒缝隙,倏然钻出大片黑发,如触手要缠绕向牧苏。

    向来欺软怕硬的牧苏瞬间怂了,将头发一缕缕塞回电话里,软声软气:“好吧别气别气。七天后,就七天后。”

    “七天……”

    “等等!”牧苏就没让贞子能完整说出这段话。

    “你又想怎样!”

    “我就想问下。”牧苏捧着电话,语气软弱喏喏道:“我就问一下,明天你会打过来吗?”

    “……”

    “我最近可能比较早睡。打电话最好21点前打过来,太晚我就睡了。晚睡对皮肤不好。”

    “你会醒的……”

    “不不不,我这个人睡得比较死。而且还有起床气。你说你兴高采烈的跑来要弄死我,结果被我骂了一顿,你说尴尬不尴尬。”

    “……好”

    嘟嘟——

    电话另一头变成刺耳的忙音。

    “它挂了。”牧苏耸肩,对一旁被晾了半天的富江道:“新认识的朋友,过几天可能要来拜访我。”

    富江一切看在眼里,顺势坐在牧苏身边,微微倾过来,一帘青丝披撒下来。手臂间得若即若离令人心痒。

    “是女孩子吗。”她轻抚黑发,看似不在意的随口问道。

    牧苏很认真的想了想:“姑且……算是吧。卸了妆或许很漂亮。”

    毕竟贞子的设定是有绝美样貌的男孩子。

    “比我还美吗。”善妒的富江盯着牧苏侧脸。

    “这我倒是不清楚。”牧苏挖着鼻屎,边惊叹于游戏连鼻屎都能挖的真实度边道:“不过她有你没有的。”

    “什么。”

    “大勾勾。”

    “……”

    “你有么。”牧苏冷笑:“连大勾勾都没有,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女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