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人被杀,就会死
    富江无言以对。

    牧苏随意把鼻屎抹在沙发背上问道:“我房间在哪?”

    富江指了指楼上,然后回过神。

    他问自己房间在哪?

    牧苏已经迈步上楼。

    这栋房屋并没有很明显的日式风格。装修家具是西式日常。一楼客厅,厨房卫浴在右侧走廊两侧角落。二楼有三间卧室。其中两间已有主。

    走上二楼过道,往下望可以清晰望到整个大厅。包括依靠沙发愣神的富江。

    吱呀——

    牧苏推门走进漆黑卧室。

    窗外树枝形成枯爪,投影在地面毛毯与床上。黑暗有如实质,一点一点蚕食着卧室,向门口的牧苏蔓延。

    啪嗒——

    反手打开墙上的开关。

    黑暗被驱散。

    柔和光线亮起。

    房间干净整洁,窗户正对外面一颗枯树。一起微风,树枝便啪啪拍打窗户。

    床头柜子上放着一本笔记与开了袋子的薯条。另一边的墙角则是放着衣柜。

    牧苏走过去,顺手拿起压在薯条下的笔记。抖掉上面的残渣,随意翻开。

    10/23

    平静的一天,没什么可写的。不过最近外面好像有野猫野狗一类的动物吧。总能听到门窗被敲动的声音。

    10/24

    为什么?富江这样的……会来我这里住?虽然说是和父母吵架没地方……算了,她总不会是要害我。

    10/25

    事情有点不对……也不能说不对,就是感觉哪里都有问题。租期还有28天到期,住完这段时间还是搬走吧。

    ……

    再往前后翻,就是一片空白了。显然这是副本给予的提示之一。

    将日记丢回柜子,牧苏扑到床上,半个身子几近陷入柔软的大床。几乎要被吞噬掉般。

    翻过身,牧苏盯着天花板。辗转难眠,就好似这房间里除了他,还有……什么东西。

    牧苏一个激灵翻身而起,快步走到墙角可疑的衣柜前,一把拽开——

    一堆衣物中,一个浑身惨白,顶着浓浓黑眼圈,不着片缕的小男孩抱膝坐在里面,抬头与牧苏对视。

    这游戏没有“惊吓值”的设定,所以柜子里的俊雄多是起到惊吓玩家的效果,比如半夜伸出手,或者在柜子里乱动发出声响。

    “哎呀呀呀呀。这谁家的小崽子啊,也不好好管教。从小就往人家柜子里钻,长大了还得了。”牧苏叉起腰,一副更年期大婶的样子喷着口水。

    小男孩张大嘴巴,发出猫一般尖锐叫声。趁着牧苏吓一跳的功夫爬出衣柜。牧苏再转身,房间里已经没了小男孩的身影。

    “真是的,再有下次就叫你妈打你屁股!”

    牧苏不甘心的对着空旷房间说道。

    俊雄的出现基本可以确认这间凶宅的身份了。

    俊雄已经出现,伽椰子还会远吗……

    窸窸窣窣——

    一阵不易察觉的窸窣声在房间荡开。

    咯咯咯咯——

    难以言喻的声音突兀响起。

    都说了不易察觉,牧苏自然没听到。他抓着有点痒的脸,挠着挠着就摸到一根头发来。

    奇怪拿到眼前,两手缓慢拉长——这根头发快有一米了。

    “我的头发可没这么长……”

    牧苏自言自语,忽然一顿,后知后觉的缓慢抬起头来……

    啪——

    灯突然熄灭。

    恰逢此时,跳闸了。

    昏暗光线由窗外透进。

    阴暗中,天花板上似是有什么正在翻滚蔓延。

    双眼逐渐适应黑暗。只见一张苍白可怖的女人面孔浮现于天花板。恶毒凝视着牧苏。黑色长发如海水般蔓延开,形成一片黑潮,时而化为漩涡乱流,令人不寒而栗。

    牧苏呼吸急促,惊恐地瞪大眼睛,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嘭——

    腿磕到床沿,身体失控向后仰倒在床。他费力撑起身子向后挪动,手伸向床头柜胡乱抓着什么。

    哗啦——

    他一把抓住薯条袋,拿到胸前。边瞪大眼睛注视这一切,边往嘴里疯狂塞着薯条。

    他觉得这一幕不配上薯条爆米花可乐总觉得少了点啥。

    庆幸的是牧苏此举并没有激怒伽椰子,甚至还令她有些错愕——蠕动的长发黑潮在一刹那停顿。

    可能是觉得尴尬,伽椰子留给牧苏一个恶毒的眼神,窸窸窣窣钻回了墙中,天花板恢复了原样。

    这就没了?

    牧苏一脸失落放下薯条,难过的钻进被窝。

    眼前一黑,再亮起时除了系统提示,还有窗外的鸟叫。

    清晨了。

    系统判定为睡觉属于闲置状态,于是自动跳过这段时间。

    刚上床一脸难过的牧苏并不想起来。

    躺在床上赖了十几分钟。直到时间差不多该迟到了,他也没能等到富江来突然袭击。

    活着度过七天后的学园祭,当前进度:(2/7)

    不得不说,系统真实度极高。牧苏能清晰感觉到自己身上汗淋淋的,衣服都黏在身上,颇为难受。

    闷闷不乐起床来到楼下。

    桌子上留着张字条,写着富江不等他先去学校了云云。

    钻进浴室,褪去全身衣物打开热水阀门。换一般玩家,在系统特地提到浴室后肯定会特别留意浴室,匆匆洗一下或者干脆不洗。

    然而这是牧苏。

    蒸汽弥漫的浴室,牧苏洗了个爽,正要拿毛巾擦干,已经有一只手拿了毛巾过来。

    布满蒸汽水珠的灯泡闪了闪。浴室磨砂门外,一道黑影好像在往里窥探着什么……

    牧苏的一双手都在抓着头发。那么拿着毛巾的手……是哪来的呢。

    完全没意识到不对劲的牧苏接过毛巾擦干净。换上衣物出门而去。房子与学校同在一条街,直线距离不超过五百米。街上行人车辆络绎。

    走出不远,不知何时起了一层雾,行人也开始稀少起来。

    待牧苏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时,路上已经看不到行人。大雾浓密得可视范围只有十几米远。空旷的十字路红绿灯散着红绿相间的氤氲。

    牧苏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间隙,只见迎面走来一名披散长发,一身大衣戴着口罩的女人。

    她居然闯红灯?

    牧苏瞪大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