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在凶宅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无视诡异的环境,牧苏随手拿起消防斧。一条道具信息浮现于消防斧之上。

    *这只是一柄再普通不过的消防斧,别想那么多,丢到一边不用管它。如果可以请抱着它睡觉。

    意外之喜,富江和我妻由乃联手给他搞了一件装备。

    有属性便代表他可以带出梦境,或者说是副本。

    牧苏兴奋了好一阵,然后就发现自己面临了一个难题。

    这东西……怎么放进包裹。

    牧苏拿着消防斧,愣愣把它贴在胸口。

    没有消失。

    他又高举起来,喊道:“放入包裹!”

    空旷教室回荡着回音,牧苏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大概觉得丢脸,牧苏一言不发把消防斧塞进背包,然后背起,离开教室。

    ……

    空旷而又幽暗的走廊。

    空气似乎凝固,落日后的阴冷气息弥漫着。

    牧苏迈出教室,脚步声在长廊回荡——

    环视一周,牧苏眼神倏然凛冽,瞳孔收缩为针芒。几乎是同时,身后教室门缓缓闭合。

    吱呀——

    平日微不可闻的关门声在此时却如被放大无数倍,如同有人在凄厉叫喊。

    换做任何玩家,此时都会飞快退回到教室中。缓慢关上的房门就是给予玩家的反应时间。然而直到门关上,响起清脆反锁声,牧苏依旧无动于衷,站在原地。

    好一阵后,瞳孔逐渐放大。刚才他不过是太黑眼睛没习惯而已。

    “学校真够抠的,连盏灯都舍不得安。”嘟囔着,牧苏迈出步子。

    他原本站立的地面,突然伸出一只半透明惨白的小孩手掌。手掌扑空,重新钻回地面。

    完全不知情的牧苏下了楼,离开学校。

    远处一片乌云天边遮挡而来,空气也变得有几分沉闷。

    “小裂口,真呀真邋遢,邋遢大王就是她~”

    街道上,牧苏哼着歌,妄图引诱裂口女出现。然而直到他唱到口干舌燥,也没能吸引到裂口女现身。

    天空变得愈发阴沉。不多时,便淅淅沥沥下起雨来。过往行人纷纷加快步伐,牧苏也不例外。

    “我回来啦!”

    几分钟后,牧苏回到住处,推开门扑到电话前,如热恋中的少女一般。等待着恋人的电话。

    “富江,有没有电话打来!”他对厨房做饭的富江喊道。

    片刻,围着淡粉可爱围裙的富江从厨房探出头:“欢迎回来~没有哦牧苏君。”

    牧苏泄气般瘫软进沙发里。又腾然坐起,托着下巴,一眨不眨盯着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双眼眸中,希望正一点点黯淡下去……

    他抓起茶几插花中的一朵花瓣,信手拈去花瓣。

    “她会打来,她不会打来。她会打来,她不会打来……她会打来。”

    话落,手中花朵只剩下一瓣。

    他手掌颤抖着,握住那仅存的一枚花瓣,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花瓣落下。

    “她不会打来……”

    牧苏仰头倚靠进沙发,闭着双目,不愿再醒来。

    铃铃铃——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电话铃惊醒牧苏。

    他面露喜色,连忙抓起话筒拿到耳边,然而响起的,只有一串串忙音。

    刚才并没有电话响起,一切都是他的幻听。

    嘟——

    忙音远离牧苏,握着话筒的手掌无力摊下。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行人匆匆,雨滴拍打着窗户,留下一道道雨痕。

    牧苏茫然望着窗外,眼神空洞……

    “牧苏君,饭做好了~”

    富江打断了牧苏丧心病狂的自哀自怨。

    手垫毛巾端着热锅的富江由厨房转出来,随即见到一脸哀愁的牧苏,为之一愣。

    “诶?牧苏君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牧苏表情迅速一敛,恢复正常:“渲染一下气氛。”

    富江将放着哀伤情歌的收音机关掉,坐到牧苏对面,捧着下巴一眨不眨盯着牧苏:“尝尝我做的料理吧。特地为了感谢你在教室帮我哦。”

    牧苏瞟了眼热锅,紫蓝黑三种颜色混在一起,咕噜噜往上冒着气泡。一大块散着荧光的铀矿在里面沉浮。

    几乎肉眼可见的辐射再向四周打出。

    大部分玩家都不会选择去吃这种诡异的东西。而一旦拒绝,很大可能会触发来自富江的死亡结局。

    吃了吧……也是死路一条。

    已经是第二天。系统不会再向第一天那样,让玩家有惊无险度过。可以预料,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死亡结局会越来越容易触发。同时真正的恶鬼也将出动。

    “哎哟,看起来还不错嘛。这种珍稀食材可不多见啊。”

    牧苏搓了搓手掌,食欲大开。

    他盛起一勺尝了尝,咂了咂嘴。没吃出味道。

    随即牧苏才发现上一个副本自己怕疼,所以把神经感官调到了最低。

    他正要调高再来一勺,然后就见到自己状态从绿色变成了深黄——受伤与重伤之间。

    他默默放下了勺子。

    “诶?为什么不吃了?”富江一愣。

    “那还用问。”牧苏翻着白眼:“这种黑暗料理怎么吃得下去。就是恶魔来了也得跪啊!”

    说罢也不管富江脸色。他转过身,背对富江耿直地说:“不是用心就能做出好得料理的。我能够感受出你的心意,但很抱歉,我不能为你转身——”

    富江脸颊一阵变化,最后有些牵强的扯出一丝笑意。

    “没关系哦~我会加油做出牧苏君喜欢的料理的。”

    “那样就好。”牧苏点点头。“我去洗洗睡了。”

    嘴上不说,但牧苏非常期待在不穿衣服的情况下,和伽椰子或者贞子相遇。

    牧苏起身走到浴室门前,随手拉开……

    十几只俊雄黑压压挤在浴室,它们一齐望向门外的牧苏,张大嘴,正欲发出尖叫——

    嘭——

    牧苏面无表情关上浴室门。当什么也没发生般上楼回到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