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狼来了的故事的真实版
    枯枝被风雨吹动,晃动着拍打窗户发出啪啪声。

    叩叩叩——

    “嗯……?”牧苏睡眼朦胧,呆滞看着门口。

    “牧苏君……你睡了吗。”

    富江的轻声透过房门传了进来。

    不知何时,外面风雨变大了。枯树剧烈敲击着窗户,似要冲进来,又被阻隔。

    “还没。”

    “那我可以进去吗。”

    “好啊。”

    吱呀——

    房门被推开。

    房间没开灯,过道上的光亮投射进来,将富江轮廓显现,拉出狭长影子。

    富江赤脚走进房间。穿着兔子睡衣,看起来刚洗过澡,湿漉漉长发黏着脸颊脖子。

    “牧苏君,之前在学校多亏你了。不然我妻由乃那个疯子……一定会真杀了我的。”

    富江轻声倾诉,毫不见外的坐到床边。

    牧苏仿佛闻到了絮绕在鼻尖的淡淡香气。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等一下!”

    喊了一声,牧苏利索跳下床,在富江不解目光中小跑到衣柜前一把拽开。

    果不其然,小鬼俊雄蹲坐在衣柜里,抬头顶着浓浓黑眼圈瞪他。

    “臭小子又跑这儿钻着是吧,去去去找你妈去。”

    连赶带轰将小俊雄撵走,牧苏重新扑到床上,拍着床兴奋道:“我们继续!”

    “那是什么!?”富江捂住胸口惊慌道。

    “恶灵、鬼魂、小流氓,随你怎么叫。”牧苏不在意的说。

    “幽……幽灵?”富江似乎被吓得不轻,心有余悸望着敞开的大门。

    “你不知道吧?”牧苏用一种自豪的语气炫耀着:“这是间凶宅,所有进入过这栋宅子的人都不会活着出去哟~”

    咯咯咯咯咯咯——

    牧苏话落的瞬间,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沉声音骤然在房间中传开。

    “牧苏君你在干嘛……?”

    富江一脸担忧看着发出怪声的牧苏。

    牧苏停止发出咯咯的声音:“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我看看能不能把伽椰子吸引来。大家打个斗地主,岂不美哉?”

    “伽……椰子?”

    “就是这凶宅里的恶灵。”

    “是、是刚才那个小男孩吗?”富江捧着胸口。

    看来哪怕是富江也会怕鬼的。

    “一大一小,刚才的是小的。”牧苏打了个哈欠,又有些乏了。

    “牧苏君会保护我的吧?”富江捂着胸口,将希望寄托于牧苏身上。

    牧苏默不作声。

    “呐呐,牧苏君?”

    一阵打鼾声传来。

    富江看过去,牧苏已经睡着了。

    她注视牧苏的脸颊长久,忽然轻叹一声,满含不解:“为什么你就不喜欢我呢。”

    她轻拿起一缕发丝,自哀自怨:“没人能抵挡我的魅力,为什么牧苏君你偏偏无动于衷。”

    那张带着泪痣的迷人脸颊骤然扭曲,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

    富江神情逐渐缓和下来,起身为牧苏盖好被子,凝视着他,语气柔和:“我会让你迷恋上我的。”

    熟睡的牧苏挠了挠鼻子。

    富江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房门闭合。寂静雨黑暗重归于这片空间。

    床边。露出斧柄的背包摆放在一旁……

    一夜无话。

    活着度过七天后的学园祭,当前进度(3/7)

    凌晨,牧苏被口渴唤醒。

    他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整。

    这很不对劲。第一夜一到零点就自动跳过了。而现在没有跳过,只能预示着……

    有麻烦要来了。

    不过牧苏只想下楼解解渴,顺便去偷窥富江的房间。

    谁知道刚拉开门,另一边富江房间的门也同时被拉开,富江从里探出头。

    “听了你说这里有鬼,我不敢一个人睡……”

    咯咯……咯——

    似乎回应富江,断断续续地难以言喻之声从二人头顶传来。

    牧苏与富江对视一眼,一齐抬头——那里是天花板。

    “从阁楼传来的。”富江微微缩起身子:“那是牧苏君你说的……”

    嘭嘭——

    牧苏抓过一旁拖把捅了捅天花板,仰头叫嚷道:“大半夜叫什么叫,让不让人睡觉了!”

    声音消失,宅子只剩下窗外风雨的呼啸声。

    富江担忧的目光中,牧苏下楼来到客厅,然后忘了自己下来要干嘛,只好顺势假装很自然的坐到沙发上。

    随后一动不动——

    “牧苏君?”见他过了几分钟还是这样,富江朝下面轻唤了一声:“你好像有点怪怪的……”

    一道闪电划过,刹那照亮昏暗的客厅。

    牧苏坐在沙发,低沉着头,看不清面庞。

    “牧……牧苏君……?”富江从房间走出,扶上护栏担忧望向楼下客厅。

    “咯……咯咯咯咯——”

    牧苏的脖子僵硬的扭动起来。难以言喻的奇怪声响从他口中发出。

    富江立刻想起之前牧苏所说的伽椰子。

    难道……牧苏君被俯身了!

    她慌张踉跄跑下楼,扑到牧苏身前,正欲询问,牧苏骤然抬起头,满脸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我骗了吧~我装的哈哈哈哈哈。”

    “你!”富江气急,精致脸庞带着嗔怒,跺了跺脚转身上楼。

    “咳呃——”牧苏忽然发出如同被人扼住喉咙的叫声。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富江下意识回头,就见牧苏双手扣住自己的脖子,脸色迅速涨红,如濒死的鱼般张大嘴巴。

    楼梯上的富江浑身一震,迅速跑下来。只是她还没接近——

    牧苏突然张开双臂,对着富江大笑:“傻了吧~我又在骗你哈哈哈哈哈哈。”

    两次被耍,富江不再陪牧苏玩这种弱智游戏。她没好气瞪了牧苏一眼,决定不管他说啥都不回头。

    咯咯咯咯——

    难以言喻的奇怪声响骤然响起。

    牧苏下意识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天花板不知何时被黑色长发组成的浪潮覆盖。其中一道缓缓浮现的鬼影显眼无比

    “富江?”牧苏对楼梯上的富江喊道。

    后者无动于衷。而前者也被黑潮拉扯着,倒着降下。

    “富江……你快抬头看。”

    “是不是你又看到幽灵了。”富江脚踩在楼梯的声音很重。

    “是啊是啊……”牧苏连连点头。

    “狼来的故事我可听过。”富江轻哼一声,拉开卧室门。“你自己喊狼吧。”

    嘭——

    门被反手关上。

    “富江——”牧苏徒劳无功喊了一句。

    没有回应。

    而伽椰子已经被头发拉扯着,降到牧苏面前。

    牧苏干巴巴眨了几下眼,强扯出一丝笑容。

    “……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