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地级斗技,恐怖如斯!
    比起贞子最后一天才会出动,伽椰子会活跃在七天内的每个时间段。

    所以牧苏倒真不知道怎么回应了。半天憋出来俩字。

    “你好?”

    可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牧苏又试探着问:“要不要喝点东西?”

    又是一阵沉默。

    牧苏脸庞渐渐转为严肃:“给我个机会。我以前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咯咯咯咯咯咯——

    急促的噪音从伽椰子身上发出。长发蠕动着,四面八方包裹向牧苏。

    “那就是让我去死?”牧苏不淡定了,挥舞起拳头,蹦蹦跳跳:“嗨呀那就来打一架吧!”

    潮水般黑发倏然收紧,将反应不及的牧苏牢牢缠绕。

    牧苏激烈扭动,贞洁无比喊道:“我是贞子的。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黑发里一层外一层将牧苏包裹成蛹状。状态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浅黄变为深黄。

    黑发蛹内的牧苏骤然捏紧拳头。

    绝不能就这样屈服!

    漆黑客厅中,伽椰子倒悬着,身前由黑发裹成的蛹如无数黑色小蛇蠕动收紧。

    然而突然之间,一抹光束突兀在蛹的一侧透出。

    炙热的温度,将空间焚得扭曲与虚幻。

    光束接二连三出现,凶悍能量释放而出,照亮整间客厅,也照亮伽椰子那张污秽的可怖脸庞。

    她圆瞪的眼睛充满骇然,吃惊地盯着黑蛹如充气般鼓起。

    下一刻——

    毁灭般的能量,从黑蛹中扩散而出。在这骇然的温度之中,黑发如黎明中的黑暗,无所遁形,被烈火焚烧消散不见。

    佛怒火莲!

    火光逐渐消散,客厅陷入一片漆黑。

    牧苏眼睛逐渐适应于黑暗,灰烬如雪花般缓缓飘落。

    只见那伽椰子四肢着地匍匐在地,如蜘蛛一般。离牧苏保持数米的距离。

    她并没在牧苏的攻击下安然无恙。她的黑发卷曲烧焦,袅袅青烟由衣服破洞冒起。

    咯咯咯咯咯咯——

    令人心烦意乱的声音几乎连在一起。

    就见伽椰子身影一晃,刹那间化作无数分身!

    每一道分身都有散着强悍的气息,具有本体一半的实力,竟是地级斗技!

    其中一道分身按耐不住,周身凝聚斗气,直扑而来!

    萧炎啊不,牧苏眼神一凝,运转斗气,腰肢骤一发力,鞭腿抽出!裹挟骇人风压直扫而出,竟恐怖如斯!

    玄级高阶斗技:八极崩!

    练至精巧地步,可控制八股暗劲。虽为玄级高阶斗技,发挥全力时丝毫不逊色与地级低阶斗技!

    ……

    嘭——

    茶几被撞得挪移。

    牧苏翻倒在地面,捂着膝盖满地打滚。

    昏暗客厅,一切都完好如初。窗外又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牧苏艰难地,调出菜单,将痛感调成0。那张写满痛苦的脸庞立刻僵住,一副无所谓模样拍了拍膝盖。

    他面色平静爬起来,坐回到沙发上,左右看了看。

    牧苏挠头。是伽椰子搞得幻觉,还是他睡着了?

    牧苏不知道,但他状态已经变成深黄重伤是确确实实的。

    方才经历十有**是伽椰子给他制造的幻觉。不过这也给牧苏提了个醒。

    伽椰子和贞子一样。都是只要本体出现就会开启必死结局。略有不同的,贞子只会在第七天爬出电视。而伽椰子会逐渐增加强度。从吓你到伤害,直到本体出现。

    两个无解恶灵。没有对付的手段。这才是噩梦难度的真谛。

    庆幸的是,只要不作死,贞子和伽椰子不会提前出动。还有些时间。

    麻烦的是,牧苏不可能不作死。

    一夜相安无事。

    翌日一早,外面晴空万里。觉得这种天气裂口女不太可能出来,牧苏便早些出了门。

    校园门口,身着日式校服的学生两两三三进入院内。不出意外的,牧苏看到了门口的富江。

    不知何时开始,富江对牧苏的态度发生了些细微变化。

    只是目前没有仍增加牙齿,也表示富江并没有真正喜欢牧苏。

    看到她,让牧苏想起了一件事。

    他拉开背包,借着阳光查看包里的情况。

    昨天塞入的食物少了大半,连袋子都随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生长在斧刃上,一团蠕动的肉团。

    小富江正在生长。

    “牧苏君。”一旁传来的声音让牧苏连忙拉上背包。

    富江轻笑着看他,柔顺黑发被风吹得摆动,绝美一幕让人挪不开眼睛:“我们走吧。”

    她自然挽上牧苏手臂,倚着他并肩而行。

    于是牧苏又把感官调为100%,体验绝佳触感,傻乐着被富江挽着手臂。

    令人庆幸的是,还没等两人走近,我妻由乃便被老师叫走。

    一整天相安无事。令人疑惑的是,我妻由乃的座位始终是空的。

    一整天,系统都没有跳过场景。牧苏被迫上了一整天的课,

    从副本的角度来理解,系统不可能跳过所有闲置场景。这样反而会给予玩家提示:安全的我们跳过了,剩下的内容就是有危险的,你看着办吧。

    所以任由玩家待在副本,反可以使玩家长时间保持警惕而精神疲劳,早晚会出现松懈。

    而那时候,阴魂不散的伽椰子就会出现。还有正在待命的我妻由乃。

    噩梦难度不是说着玩的。

    老师正在讲台上课。牧苏低头,用手指逗弄着被背包里的小富江。

    包里没了食物,转而将牧苏手指当作了食物,伸出触手随之晃动。

    小富江听起来可萌,其实现在就是一团蠕动的肉而已。

    抓起一大把食物塞进背包,牧苏又进入了游离状态。不然还能干嘛?

    ……

    放学铃响,学生收拾东西陆续离开。

    如火夕阳下,富江巧笑嫣然站在书桌前,等待牧苏一起离开。

    如青梅竹马一般,二人并肩离开校园。

    夕阳逐渐隐于楼后。

    昏暗教室中,一道黑影出现在窗前,大半身子隐于黑暗,看不真切模样。

    唯有一双独特粉瞳,正死死凝视着二人消失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