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把伽椰子装进衣柜,总共分几步?
    客厅弥漫着融洽的气氛。富江哼着不知名的歌谣,在厨房做饭。这温馨一幕无论如何也和恐怖沾不上边。

    背包被牧苏装了一大堆食物,藏到房间。他自己则守在电话前,等待贞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就在牧苏以为今晚贞子也不会打来时,电话铃突然响起。

    牧苏要去接,随即又想到什么,僵住手臂。

    叮铃铃——

    电话铃持续响起,惊动了厨房中的富江。

    她走出来,边在淡粉围裙上擦拭手上的污渍边说道。

    “牧苏君为什么不——”

    “不要接!”

    牧苏抱胸鼓起嘴,闷闷不乐的样子。

    “噗哧——”富江被他这幅摸样逗笑,几分宠溺道:“好好好不接,我去做黑暗料理了哦。”

    说完又钻进了厨房。

    躁动铃声持续了数分钟,方才停止。而只是片刻后,电话铃再一次响起。

    牧苏傲娇的撇了撇嘴,最后还是接起了电话,拿到耳边一声不吭。

    “……”

    短暂寂静后,贞子主动挑起话茬:“五天死……”

    “你昨天没给我打电话!”

    “……我很忙。”

    另一边的回复显然不那么合理。或许贞子只想避开难缠的牧苏。

    牧苏冷哼一声:“这就是你的借口吗?”

    “很多人看了录像带,我要一个个打过去……”

    “连给我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

    牧苏痛心疾首:“一共只有七天。而你呢,连每天打电话都做不到!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对不起。”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

    “而且你可能不知道,除了你之外,有人觊觎我的身子。”牧苏的话语充满歧义。见贞子没有太大反应,他又具体了一些:“她也想要杀了我。”

    “……是谁。”贞子有了反应。

    “她叫伽椰子,是个未亡人还带着孩子。虽然她没你漂亮但她对我很好,每天都会来看我,那个孩子还陪我玩捉迷藏。虽然我的身子是你的,但我怕会把持不住……”

    明明是恶鬼杀人。偏被牧苏形容成两女争一夫。

    “伽椰子……”贞子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寂静之下隐藏着压抑的怨毒。

    “明天你会打来吗。”牧苏又问。

    “……应该会。”贞子终于作出了回答。

    “嗯?”牧苏语气陡然提高好几个调。“应该?”

    “会的……滴——”

    贞子匆匆挂断电话。

    至于是因为牧苏的难缠,还是伽椰子这个名字,未尝得知。

    耸了耸肩,牧苏放下电话。发现富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前。手上拿着一把沾有菜末的菜刀。

    “牧苏君和她……的关系一定很好吧。”绝美脸庞挂着一丝复杂。富江听到了牧苏毫不掩饰的对话。

    牧苏神情带着憧憬:“对啊,好的不得了。好到她都要杀掉我。”

    富江脸颊微变。她以为牧苏是在影射自己。强装不在意的笑了笑:“吃饭了哦。”

    牧苏一下苦起脸:“不吃好不好。”

    “不好。”

    总之,当牧苏被迫捞起一团像是头发的东西并塞进嘴里后。咂了咂嘴,感觉没想象中那么难吃。吃了后反而浑身轻飘飘的,好似没了重量一般。

    他正要再来一口。突然发现正下方,自己身体竟趴在餐桌人事不省,富江急切的呼唤推拥着。

    “啊,是灵魂啊……”

    牧苏眼前彻底黑了过去。

    ……

    台灯散着昏暗灯光。

    枯枝构成的鬼爪缓缓探到床下。

    牧苏缓缓转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头上垫着一点点变凉的热毛巾。

    房门半演着,灯光从外面斜照进来。

    倏然之间,毫无征兆的,被子竟然一点点鼓了起来。

    阴冷絮绕在身边。

    “富江的料理还能壮阳?”牧苏大惊失色。而且这鼓起的位置怎么不太对……?

    轻悄悄掀开被子,就见一颗头颅正趴在胸前。

    肤色透着惨白与冰冷。怨毒目光穿过凌乱黑发瞪着牧苏。其他部位隐藏于被子的黑暗中。

    牧苏愣愣与被子中的伽椰子对视,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脸红了起来,

    平胸啊不,平心而论,伽椰子样貌虽然比不上贞子、富江、我妻由乃。但比裂口女好太多了,有些耐看。再加上人母属性……

    牧苏红着脸,慢慢挪动着身体向下,钻进被子之中。

    片刻,猥琐声线从被子透出。

    “嘿嘿嘿伽椰子你在哪里啊——别藏……”

    哒——

    清脆而响亮的脚步声由敞开的门外响起。

    牧苏猛然钻出头,惊慌望向门外。

    脚步声有些奇怪,并不连贯,时而轻时而重。就像是……并不熟练的在操控提线木偶,或是刚学会控制身体的人。

    脚步的主人正在接近。

    无论以上哪一种都很奇怪。不过惊慌中的牧苏并没发觉。

    “快!快藏在衣柜里。被她看到你在我房里会被误会的!”

    如被抓奸一般,牧苏手忙脚乱下床掀开被子,把伽椰子拉起来。

    总之伽椰子也有点搞不明白状态了,半推半就被牧苏塞进了衣柜里。

    嘎吱——

    牧苏轻啧出声:“啧,当恶鬼就是好,哪都能藏。再也不怕正宫捉奸了。”

    合上衣柜,牧苏往床上飞扑而去,动作利索无比拉上辈子,呼吸急促的躺在床上。

    “呼呼呼——”

    他大口喘着气,忽然深吸一口气。如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微笑着望向刚门外出现的身影。

    “富江,你来啦。”他微笑着对门口黑影道:“我刚刚想到一个笑话。”

    “把伽椰子装柜子里,总共分几步?”

    门外,被灯光勾勒出的影子斜拉进来,一动不动。

    “富江?”

    饶是牧苏也看出不对劲。

    富江纤细的身影立在门前,双臂不自然的下垂,好似吊死的人。

    滴——

    水滴落在地板,发出不易察觉的声音。

    但在安静的房间足够被听到了。

    液体顺着富江不自然下垂的指缝流淌,滴落。

    而下一秒——

    富江身体前倾,扑通一声摔倒进房间。显露出其后一道瘦弱身影。

    双马尾的黑影延伸而出,手上紧握水果刀,仍有液体滴落。

    我妻由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