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你们两个,都是我的翅膀啊!
    “哎呦喂,这是干嘛呢。”牧苏瞅了眼痛感,见已经是0%的状态。这才放下心,大呼小叫的跳下床跑到富江身边,拿手指戳了戳。

    一动不动。

    将富江翻过来,不理会她满脸血污,将手指放在她鼻尖。

    还好,还有气。

    话说回来,哪怕没气也没关系。要不了多久就活蹦乱跳。

    暂不管富江,牧苏打开了灯。

    我妻由乃站立在门外。苍白脸颊与水手服溅上了血液。她瘦小身躯细微颤抖着,握住水果刀的手却又坚定无比。粉色眼瞳透着冰冷与杀机,凝视着牧苏。

    牧苏看到她手上也有血,叫嚷道:“你看,伤到自己了吧。”

    “这不是我的血。”我妻由乃冰冷回应。

    牧苏不怕死的跑去掰我妻由乃手里的水果刀:“咋这么大气性。多大点事就要打要杀的。”

    事实证明不作死不会死这句是有道理的。

    水果刀抵在牧苏脖间,距离脖子只有零点零一公分。

    如猫般尖锐笑声由我妻由乃口中发出:“为什么,为什么你一直对我无动于衷。”

    她轻轻**牧苏脸颊,瞳中杀意与精致脸庞的温柔很是矛盾。

    “我会杀死你,然后再去陪你。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妻由乃的必死结局触发。

    从人设上来说我妻由乃的威胁比不上伽椰子或贞子。

    首先她是人类,从物理角度就能对付。如果比喻,贞子和伽椰子、甚至富江就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胡萝卜。前两者不必言说。富江即便手无缚鸡之力,也无人能和她相安无事同居七天。而我妻由乃只要掌握她的性格,很轻易能拖过七天。

    “爱爱爱爱爱。”牧苏缩着脖子,忙不迭道:“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

    “爱……我……”

    阳春融雪。

    粉瞳中的冰冷变为惊慌。苍白脸颊升起病态的绯红。我妻由乃被一句话冲散了头脑。连躺倒在地的富江发出一声痛吟也未能察觉。

    牧苏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推开脖间的刀柄,跑去扶起富江。

    “不要叫救护车……我没事……”

    虚弱柔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妻由乃从失神中回过神来,绝望看着牧苏关心的扶起富江。

    那末杀意终究散开了。

    水果刀从手中花落,摔在地板,撬起一块木屑。

    “我可以握住未来,可以握住冰冷的斧头,也可以握住阻挡在我面前的人的性命……唯一握不住的是你的手。”

    牧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头也不回边扶起富江边嘀咕:“姑娘你一直都这么中二吗,听起来怪羞耻的。”

    我妻由乃踉跄后跌,如失去灵魂一般。

    然而突然间,牧苏起身握住猝不及防的我妻由乃的手,另一只手拉着富江,拦着二女深吸口气,猛然大喊。

    “你们两个,都是我的翅膀啊!”

    无论如何,终于找到机会说出这句话了。

    “我绝不要和这种女人分享牧苏君!”

    “牧苏君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不出意外的,二人异口同声拒绝。然后相互瞪了起来。

    “那你们打一架吧。”牧苏翻着白眼,捡起水果刀丢到床头柜上,自顾自爬上床盖好被子。

    这一夜众女轮番上阵,弄得牧苏体力不支,疲倦睡去。

    独留富江与我妻由乃大眼瞪小眼。

    之后怎样,牧苏也不知道了。反正睡梦中并没液体溅在脸上,又或是惨叫和剁肉的声音。

    实话实说,在游戏中睡觉感觉并不好。毕竟哪怕在游戏睡了一晚,现实其实方才过去一个小时。游戏只是利用了大脑皮层活跃这一特点,而非真的减缓了时间。

    因此所谓“工作二十三小时而后剩下一小时去游戏里美滋滋睡上一觉。”这一点并不成立。

    早上八点,很准时醒来。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阳光明媚的几乎跟副本设定不符。

    活着度过七天后的学园祭,当前进度(5/7)

    被子从身上滑落,牧苏看向门口,房门关闭着。地板被擦拭过,焕然一新。床头柜的水果刀已经不见,应该被富江处理掉了。

    毕竟哪怕是富江,也觉得有一个富江就足够了。

    牧苏贼兮兮往门那窥探一言,趴在床边,把藏在床下的背包拉出来。

    打开来,一团扭曲,拳头大小的肉瘤紧贴消防斧刃趴在背包底,感受到了牧苏存在,从中探出一只触手缓慢沿着消防斧上爬。

    在牧苏有节制的投食中,小富江并没生长太多。长太大就藏不下去了。

    牧苏连忙拉上拉链,把背包重新塞回床下。

    然后他爬起来,拉开了门——

    所见的并不是血流满地到处挂着烂肉与内脏,而是明亮客厅中,我妻由乃与富江坐在沙发上,看似完全没了芥蒂。

    看来两女在牧苏睡觉时达成了什么协议。

    用屁股的那颗痣上的毛想也知道。按照一般套路,一定是我妻由乃决定住进来,和富江争夺牧苏云云。

    见到牧苏走出,我妻由乃激动得站起来喊道。

    “牧苏君,我也决定要搬进来,和你一起住!”

    这个少女此时竟有些紧张与胆怯,可以坚定握住武器的双手此时正握紧,轻轻发抖着。

    “啊?哦。欢迎欢迎。”牧苏看起来心不在焉,随意应付着走下楼,钻进了浴室。

    瞧见牧苏冷淡的态度,我妻由乃一下失去了所有色彩。

    “所以啊,你根本不懂牧苏。”一旁,富江安逸的摇动杯中的牛奶。

    “他对你也是这样吗。”我妻由乃听出了什么,恢复了几分生气。扭头看他。

    “他对谁都是这样,哪怕是我。”轻酌一口,富江抿了抿唇,托腮歪着头,看向窗外明媚:“正因这样,他才更吸引人啊。”

    副本进行到第五天,这间宅子增加了一名新住户。

    我妻由乃与富江同属“恶鬼”。这间房子的诅咒或许对她们无用。起码目前为止,伽椰子没有攻击富江,而只针对牧苏一人。

    不出意外的,三人并肩上学,吸引了更多嫉妒的目光。

    白天过去,放学三人一齐回到家中。富江与我妻由乃在厨房忙碌,而牧苏热络的盘坐沙发,与电话另一头的贞子谈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