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这首昭和维新之歌献给在座的平成废物
    独属于下午的温和阳光穿透层层树荫,倾洒下来。

    身着校服的他漫步在树荫下,点点光斑落在他的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四周弥漫起了大雾。行人车辆钻入雾中便消失不见。

    短短十几秒,整条街道只剩下了牧苏,还有那闪烁的红绿灯。

    裂口女再临。

    也是。身为恶鬼,怎会错过这最后一天。

    尽管它是最没尊严那一只。

    一道身影缓缓从前方浮现。这是个带着脏兮兮口罩,穿着破旧大衣的女人。

    她停在了牧苏身前十几米的位置。

    牧苏注视着裂口女的同时,裂口女也在注视着他。

    随后——

    裂口女转身便跑!

    牧苏楞了一下,大概没想到裂口女跑得这么果断。

    他立刻回过神,大喊别跑,快步追了上去!

    大雾弥漫,能见度极低。好在他经常在病院跑圈玩,体力颇好。竟没有跟丢裂口女,反而越追越近!

    在牧苏追到离裂口女触手可及的距离之时,他猛然扑了上去!

    触不及防的前者被牧苏扑到,二者在地上翻滚几圈,沾了一身的土。裂口女手脚并用,便要爬起来逃进雾中。

    “还想跑,门儿也没有啊!”牧苏大喊一声,一把抱住裂口女的腿不松手。

    “你想干嘛!”见无法挣脱,裂口女终于放弃了,狼狈坐在地上喊道。

    她心里有无数的委屈想要倾诉。

    “别、别急。我有话要说。”牧苏气喘吁吁的松手爬起来,干咳两下。

    “什么。”裂口女警惕望着牧苏,一时忘了爬起。

    “就是……等等哦。”忘了要说啥的牧苏当着裂口女面,呼出任务栏。

    开头过场动画里出现了裂口女相关。看来她也算在恶鬼之中。既然如此……

    “我喜欢你啊!”牧苏突然瞪大眼睛,奋力咆哮:“我要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不出意外的,这中气十足的叫喊惊呆了裂口女。

    “开……开什么玩笑。”愣了数秒,裂口女如被激怒一般,流露出被羞辱的神色。

    也是,整天拿着剪子满大街乱走,见人就问我漂亮吗然后不管人家怎么回答都剪人家脸。一定自尊与自卑超强。

    牧苏这番表白无异于是在羞辱她。

    “真是可笑……男人都是这么肤浅吗。”裂口女眼中满是厌恶地冷笑着。

    “来吧!别浪费时间了!”

    牧苏满脑子都被任务达成占据。他高喊着,骑到不断挣扎的裂口女身上,边去解自己的衣扣。

    然而越着急,衣扣越解不下来。

    “戏耍我很有趣吗!”裂口女眼中怨恨如有实质,嘶吼之声犹如九幽传来,透着森森寒意:“我诅咒你心爱之人,将永生永世受地狱业火焚烧!”

    一般打不过对方,转而去咒对方是常有的事。而裂口女作为恶鬼,诅咒一般都会实现。

    听到这话,牧苏一顿。忽然流露出看到何种可怕事物的眼神,逃也似的手脚并用从裂口女身上下来。

    倏然之间,裂口女周身轰然腾起一片漆黑烈焰,红黑相间的火焰透露着极度危险!

    望着这一切发生的牧苏挠了挠脸颊,觉得有点窘迫。没想到裂口女宁死也不肯从自己。

    难道自己太急了?

    反倒是裂口女,业火中焚烧的她愣愣抬头看着牧苏:“……真的?”

    “可不咋的。”牧苏语气惋惜,见火烧得正旺,更觉得可惜了。为了弥补损失,他从背包里取出一串鱿鱼,蹲下来伸手递在黑焰上方。

    鱿鱼串没有丝毫受热的迹象,好像这个世界与黑焰处于两个空间,哪怕牧苏近在咫尺也未感觉到丝毫热量。

    裂口女并没如意料之中那样,被地狱之火焚烧得惨叫,只是怔怔望着牧苏。

    她的身体迅速碳化,裂开。岩浆般炙红显露在裂缝之间。不过十几秒,已经仅仅能看出人形。

    就在此时,那黑炭般的人形动了。

    她艰难的抬起手臂,伸向牧苏那只手掌。每一次动作,都有大量黑色碎屑脱落,让那条手臂残缺几分。

    这无法阻止它,那只手臂无比坚定的伸向牧苏。

    几乎触手可及之时——

    黑炭如大楼崩塌,碎成无数块碎屑,手臂还未落地就化为灰烬。

    一小片骨灰升腾。

    黑焰随之减弱,噗的一声覆灭,四周陷入了死寂。

    远处红光氤氲转为绿色。

    大雾弥漫的空旷街道,牧苏半跪在一小堆灰烬前。

    牙齿到手,但牧苏忽然觉得又失去了什么。

    滴滴——

    “喂!你这混蛋,在大街上做什么!”

    急躁的喇叭声与大骂将牧苏唤回神。

    残阳将牧苏影子拉得斜长。街道因牧苏跪在路中间而拥堵起来。一辆车主将头探出,边不耐按着喇叭边叫骂。

    牧苏身前空无一物,那片灰烬被留在了那个空间。

    ……

    当牧苏来到学校,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彩旗和气球不要钱般挂在各处。广场上也架起巨大篝火。几名学生和老师正在篝火前生火。欢声笑语在学园各处响起。

    日落之前,不会有人死。

    他很轻松地找到了做在一起的富江和我妻由乃。随着时间推移,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一切颜色都已沉寂,黑暗即将来临。

    篝火燃起了数米高的火焰。散发的暖意烘烤着围坐在篝火边的所有学生老师。

    十几名少女在篝火前舞蹈着,表演才艺。

    火焰寥寥升起,火蛇舔舐着漫天闪烁的星辰。

    没人在意这再普通不过的一幕,牧苏却仰头在看。

    很久没有看到过星空了。

    时间逐渐推移。不知是谁,开始起哄让牧苏上去表演。

    坐在左右的富江和我妻由乃也很好奇牧苏会表演什么。

    牧苏没有推脱的理由,于是便爬起来走到篝火前接过老师的话筒。

    “那么,这首昭和维新之歌献给在座的平成废物。”

    哀伤与感性从来都不适用于牧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