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打赏的! 震声
    完成怪谈支线,牧苏至今已经获得4颗牙齿。

    现在时间22:15,还要坚持1小时45分钟。如果牧苏没能撑到0点,副本失败,所获得的牙齿也将消失。

    牧苏站在图书馆大门前,月色消失,星光黯淡。无月之夜下,幽凉昏暗的校园透着死一般的寂静。

    操场中间的熊熊火堆与围绕的师生全都不见了踪影。

    牧苏迈下台阶,走到操场的篝火前。

    火堆冰凉,没有火星与丝毫热意。就好像已经熄灭了数天之久。而这显然不可能,从他离开到现在不过才过去十几分钟。

    “牧苏君!”

    清脆喊声忽然在空旷操场响起,富江身影从教学楼内走出,小跑向牧苏。

    先前富江看牧苏长时间没回来,便进教学楼找他。而那时牧苏正在旧校舍与女鬼互殴。富江找寻一圈未果后出来,便见到眼前这一幕。

    诺大操场,所有人都不见了,只有牧苏孤零零站在灰烬边。

    “其他人呢。”

    “我也刚出来”牧苏挠挠头:“大概是玩的太尽兴,都跑去上厕所了吧。”

    “诶?所有人都去了吗。”富江不觉得牧苏这时候还有开玩笑的心情,信以为真,被牧苏带入坑里。

    “对啊。你看上厕所这事自古都是三五成群。如今正好全校都在,一起去岂不美哉。”

    富江正思索牧苏话中真实性,忽然裸露的手臂浮现一层鸡皮疙瘩。

    一股阴冷同时出现在二人身上。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鬼出来的时候气氛一定要阴冷。

    总之,沉寂了七天的死亡终于露出了爪牙。

    在富江惊叫“那是什么”的背景音中,无数惨白身影从操场四周出现。

    伽椰子的无数分身摇晃着,向二人围来。

    “怎么办……”着急问牧苏,却发现他已经跑出十几米远,只得收回口中的话,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鬼杀人一定要玩一场你追我逐的游戏。哪怕目标开始逃跑,也要不紧不慢地晃晃悠悠跟上。

    牧苏跑上台阶,来到教学楼门前,却被一只迎面的披头散发,肮脏泛黄长裙的伽椰子挡住去路。

    “咳——”牧苏步伐未停,咳了一口痰对面前伽椰子分身吐出:“呸!”

    伽椰子也是有尊严的,分身往一旁闪了闪。虽然躲过了牧苏口水攻击,却也让开了一个缺口。

    见缝就钻的牧苏连忙跑过去,富江也紧随其后,二人一前一后跑上台阶逃入教学楼中。

    杂乱脚步声回荡,二人不敢分心。从教学楼后门跑出,奔向旧校舍。

    教学楼到旧校舍之间的空地上,横置一片更换掉的废弃书桌,如迷宫般布置。课间闲暇时,经常有学生来这里躲藏。

    而如今,复杂的结构很好成了二人的躲藏之处。

    大概。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逃命时边逃边向后看,后面一定没鬼。鬼肯定会突然出现在身前。

    跑入迷宫的二人还来不及躲藏,刚跑过拐角,一道惨白鬼影毫无征兆出现二人身前。

    “你顶住,我先撤。”

    好似早有准备,牧苏掉头往回跑,途径富江时丢下一句。

    “诶!?”富江一怔,停下脚步,回神时已经看不到牧苏身影了。

    一人一鬼相互面对。富江能更近距离打量眼前这只恶鬼。

    她并不惧怕伽椰子。只是身为女性,对这种阴冷恐怖的东西会有下意识抵触。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急促脚步声。

    牧苏又跑了回来。

    富江转头看他,忽然明眸弯起,唇角勾起一丝弧度,那抹明媚连阴冷都能驱散。

    她微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

    “是后面的更多。”牧苏忙不迭撇下一句极其破坏气氛的话语。随即看到那只分身还挡在那堵住去路,忍不住啐了口,四下张望,手脚并用爬上叠在一起的桌椅上。

    走迷宫时没路的话就翻墙这是常识。

    “别留下我一人。”见牧苏又要抛下她,富江情不自禁脱口道。

    “嗨呀你又死不了。”牧苏坐在歪斜椅子上,晃着双腿。身下椅子发出细微嘎吱声。

    他果然都知道了……

    “那不是我!”富江摇头喊道:“她们只是和我有着同样记忆的……另一个我。”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当出现生离死别的画面,鬼总会充分展示出耐心在一旁等着。

    “……哎呀。”牧苏正要开口,身子突然猛地一沉。

    只是随意搭上去的椅子,坐人没倒已经勉强,更何况牧苏还在那乱抖腿。

    不出意外的,桌椅坍塌,最上面的牧苏整个人向后跌去。混乱中一片灰雾腾起。

    横在路上的伽椰子分身忽然转向,没理会一旁富江摇摇晃晃走向那片桌椅……径直穿透。

    身边陆续有伽椰子分身出现,穿透桌椅,摇晃着走向同一方向。

    见此一幕,以为是被抛弃不管的富江忽然一怔。

    显而易见,鬼的目标并不是她。

    难道牧苏君知道这一点,有意引开它们吗?他知道它们不会伤害自己……

    贝齿咬住下唇,富江提起裙子,小跑往伽椰子分身的方向追去。

    伽椰子分身不紧不慢,每走几步还要摇晃一下,牧苏用两瓣屁股迈着跑都比它们快。

    于是轻松超过所有伽椰子分身,富江先一步看到跑进旧校舍的牧苏。

    紧追进去,她就听到急促脚步由楼梯上方传来。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被鬼追一定要往没路的地方跑,比如天台。

    旧校舍废弃多年,楼梯间墙壁满是胡乱喷漆画画,群魔乱舞中,两道身影飞奔向上,而后最前面身影越跑越慢,被身后身影追上。

    肩膀撞开天台铁门,牧苏和富江一起冲上天台。

    “没路了。”

    也不知是谁规定的,站在悬崖或楼顶边缘,十有**就要失足。

    富江跑到天台边缘,似乎在找下去的路。却是不小心踩到边缘碎石,脚下一滑,失控向后跌去!

    一旁的牧苏眼疾手快心灵手巧能歌善舞,一把抓住富江手腕,却整个人被她拽到拖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