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震惊!竟然会发生这种……
    牧苏如被夺取心神,动作僵硬走下楼梯,缓慢走向电视机……旁的冰箱。

    打开来,牧苏懊恼的发现无论可乐还是薯片已经被自己吃完了。

    凑到电视机前,井中那道身影已经爬了出来,缓慢向镜头接近。

    牧苏眨了眨眼,竖起一根手指,缓慢的摁下开关。

    电视机应声而灭。

    牧苏傻站在黑漆漆的电视前。

    这就完了?

    脑海刚冒出这一念头,电视倏然打开,而且画面中,贞子已经爬到镜头前。

    牧苏侧头看向电视后面,发现电源是断开的。

    “厉害了,养一只贞子以后都不用交电费了。”吐槽了一句,电视突兀渗出水来,在地板蔓延开,牧苏不由后退几步。

    “这下好了,连水费都省了。”

    能吓到任何玩家的一幕,对牧苏丝毫不起作用。而贞子仍然缓慢带有压迫的爬出。

    眼见山穷水尽疑无路——

    啪——

    就在这时,牧苏使用了道具栏里的手指。

    嗡——

    电视机瞬间黑掉,

    而爬出一半的贞子亦被卡住。

    长发挡在额前,怨毒目光从发丝间歇透出。

    情急之下,她头发如活了过来,伸长缠绕住牧苏。

    “怎么都这么爱用头发啊。”牧苏抱怨!

    最后一字没说完就被黑发捂住了脸。

    关键时刻,伽椰子及时从天花板浮现,落下来张嘴狠狠咬住贞子肩膀。

    两位恶鬼的目标都是牧苏,而牧苏只有一个。

    二鬼登时扭打在一起,各自头发如同触手一般,相互缠绕攻击,只交手十几秒,就变为一团黑发蛹。

    牧苏又慌了,可不能让这两位合体。

    两个都是一身脏兮兮白裙,看不清样貌。唯一有所区别的头发都被当作攻击的手段缠绕一起。

    他也不管那么多了,硬钻进发蛹中。

    俊雄瘦小苍白的身影被踢了出来。

    而紧接着,牧苏也被从发蛹里撵了出来。

    牧苏滚了几圈撞到沙发,很自然的顺势坐在地板,背靠沙发,对一旁俊雄说:“你妈妈在和别的女人打架,还不快去帮她。”

    俊雄抱着膝盖缩在一旁,仰头看了他一眼,不予理会。

    牧苏叹了口气:“唉,也是怪我。一直在她们之间举棋不定。这才让她们为了我争夺起来。”他苦口婆心教导道:“俊雄,以后你可不要像我这样犹犹豫豫,一定要当断立断,知道吗。”

    “……”大概无法忍受牧苏的无耻,俊雄爬起来光着脚丫跑掉了。

    “还没说完你跑什么。”感觉意犹未尽,牧苏跟着站起来,叉腰喊了一声就追了过去。

    当了这么久的鬼头一次被人追,也可能是年纪小,或者是光脚地滑,还也许被牧苏说得烦了。总之俊雄一个脚滑,骨碌碌从楼梯上滚下来。

    牧苏连忙贴墙让开,眼睁睁看着俊雄滚下楼,凌空飞起哗啦啦撞碎窗户滚了出去。

    “这么厉害?我也会!”牧苏是个好胜心强的人。他不甘示弱的大叫一声,也用力跃起后仰滚了下去。

    嘭——

    闷响中,后脑勺重重砸在扶手上,

    牧苏当场双目一翻,昏了过去。身体从楼梯滑落下来。

    只是游戏人物昏迷,在牧苏视角,他只是眼前黑掉,同时失去身体控制权。

    十几秒后,牧苏感觉自己又可以动了。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前的是近在咫尺的地板和不远处发光的手机。

    微微眯眼聚焦,模糊逐渐变得清晰。

    0:57

    只昏了几分钟。

    状态栏已经变成红色。刚才作的那一下差点让他副本失败。

    牧苏撑起身子爬起,拿过手机照射周围,到处堆砌着杂物,地面上落了一层灰。

    这里是在阁楼。一道被拖行的痕迹从牧苏脚下延伸到阁楼入口,不知是谁把他拖到这里来。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只听突然巨响,脚下地板一齐振动,灰尘震荡而起。

    阁楼入口翻盖倒飞而出,拍在顶端。

    “我是不是该叫你伽贞子了。”

    牧苏看着缓慢从入口爬上来的伽贞子。

    经历过一场大战,它似乎没了余力,双肩耷拉着,低头摇晃走来。

    牧苏后退几步,后背抵在墙壁。已经没退路了。

    他盯着伽贞子,右手缓慢伸向处于黑暗的阴影处。

    忽然情形有了些变化。

    “不要离开我……”伽贞子近乎乞求的伸出双手,踉跄接近牧苏:“我想……拥抱你。”

    大抵是被伽贞子这一记温情牌拍懵了,牧苏愣愣看伽贞子接近而来,直到足够距离——

    拖行在地板的黑发如蛇般缠绕住牧苏双腿,将他拉扯拽到,一点点拖去。

    “赐予我力量吧富江!”

    斧子破空劈下!

    事实证明肉斧子无法斩断伽贞子的头发,可上面的小富江却能。

    饿死鬼投胎一般,小富江触手裂开,露出锋利口器吭哧吭哧起来,而牧苏也趁此翻滚到一侧,一眼看到一旁箱子上的打火机和半桶汽油。毫不犹豫抓过来打开浇灌全身。随即一把抓起打火机。

    微弱火苗摇摇欲坠,弥漫在阁楼的细小浮尘飘荡,游离到火苗周遭,瞬间化作无比微小的火星,消散不见。

    “再过来我就自杀给你看!”牧苏正威胁着,突然手往回一缩:“哎呀好烫”

    烫是不存在的。只是牧苏看到烧到手,下意识缩了起来。

    轰——

    沁满汽油的牧苏瞬间化作一团火球。牧苏把裂口女给烧了,现在又把自己烧了。

    这大概是报应吧。

    而与此同时。

    当——当——

    位于楼下的古钟突然响起,所有指针重合在一起。

    0: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