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坐回床上,吹出一口气,旅行箱上腾起灰尘,翻腾着漫出。

    牧苏立起旅行箱,解开两侧锁扣,缓缓将之展开。

    一把斧刃鲜红的斧头出现眼前。没有奇怪的肉瘤,也没有任何异样,只是一柄普通的斧子。

    *只有你能听到它的声音,对外人来说它只是把普通斧子。

    牧苏伸手握住斧柄,一道类似富江,又显得稚嫩的脆声脑海响起。

    之后无论牧苏问它什么都没得到回答,于是就丢到了一边。

    离手那一刻,富江斧又传来声音。

    牧苏不信邪将之拿起。

    反复试了几次后,牧苏得出明显结论:斧头只剩下触发式说话的特性。

    然后他就起了邪意——

    牧苏在裆部比了比,表情略有些蛋疼。

    不好办啊……起码也要有个洞吧。

    没舍得将富江斧带出去,牧苏将富江斧放在床头,在那的焦急声中,将目光落在房门。

    婴儿手臂大小的门栓躺在门前,牧苏走过去将之捡起,塞进腰间。

    吱呀——

    房门惨叫着被拉开。一条幽深走廊出现面前。

    昏暗走廊,死寂游荡着。走廊尽头,糊满污渍的窗户提供仅有的亮光。浮尘弥漫间,走廊两边八扇房门相对着。

    一颗脑袋小心翼翼探出。鬼鬼祟祟左右看了眼,探出身子,脚尖试探抵在地板上。

    地板吱呀轻吟,杂乱重合的脚印遍布落满灰尘的木板。

    没有新的、古怪的、泥泞的脚印,昨晚一幕或许是幻觉。

    大抵觉得小心翼翼显得很怂,牧苏轻咳一声,挺起胸膛跳到走廊,快步走到尽头紧闭门前,伸手推开。

    在牧苏视野中,左上角状态栏下方,出现一行崭新绿条。

    系统提示只有寥寥几句,生怕玩家知道的太多。

    天边残阳将牧苏脸庞映得通红,影子拉得狭长。身后乌云滚滚,海风席卷,吹动发梢。

    暴风雨要来了。

    《熟睡之后》开服不到两天,在近两百万,且源源不断有新玩家入驻的基数中,通关单人噩梦,能进出自己房间的玩家不算多,但也不算少。

    已经有几十名玩家在空地,四处分散探索。多少冲散这里的诡异与压抑。

    几座长屋与小屋围起一片空地,空地中间是化作灰烬的篝火。

    海风常年吹拂,房屋内侧一面无恙,背面却遍布一层灰黑色晶体,伸手一捻如灰烬般。窗户稍好些,虽然浑浊,但还能勉强望向外界。

    游戏未必会让所有玩家都在望海崖。有可能这是新手村其中之一,但如果真的这是仅有的新手村,也就意味屋子空间是重叠的。每个窗户后面可能都有数万玩家。或躺在床上进行副本,或望向窗外。

    望海崖三面峭壁,十几米高。峭壁下礁石嶙峋,黑色海浪汹涌而来,却还未触及峭壁就被化为泡沫,缓缓褪去,接着又来。

    南边,也即是太阳落下的方向。一条蜿蜒小路直通崖下。三艘小木船倒扣在沙滩。

    两边崖壁阻挡了海浪,这里显得风平浪静,只是那海水依旧幽深黑暗如墨汁,让人不想接近。

    一些玩家围在船边,没过多久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利用小船离开大海。

    毫无疑问,望海崖是在深海之中。

    毫无疑问,小船无法在深海中航行。

    风势渐渐大了,似乎听到幽黑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

    海岸上的玩家有了动作,几名玩家将三条船船推入海中,各坐上三人,呈品字形被退潮带离海岸。

    他们选择的时间不是时候。驶出数百米,视线尽头,每天黄昏必会出现的雾气贴紧海面,翻涌而来。

    木船上的玩家们变得慌乱,伸手搅水欲要返航。

    于事无补,浓稠雾气将九人连带小船一起吞没。

    过不多久,船回来了,搁浅在海滩,上面空无一人。

    沙滩上的玩家你往我,我望你,没人再敢上去。趁雾气还未抵达望海崖,纷纷离开。

    在高处望了一阵,觉得没了槽点的牧苏返回到木屋。

    摸了摸枕边富江斧,他躺到床上。

    窗外浓雾袭来,房间变得昏暗。

    隐隐中似有何物在窗外雾中行走。

    牧苏眼前黑了过去。

    ……

    彻骨冷意陡然席卷全身,却又转瞬间慢慢消退。

    冷冻仓内,牧苏睁开眼。

    他正处于站立状态,身体被系带固定在躺椅上。

    睫毛挂着白霜,呼出白色哈气,打在身前几十公分的玻璃罩上,留下一片雾气。

    “开局一个人一条狗,装备全靠捡?”牧苏嘟嘟囔囔,呼气在玻璃罩上留下更多雾气。

    嗤——

    毫无征兆,冷冻仓罩突然打开,系带也随之自动解开。好在牧苏早有防备,向前踉跄一下便站了起来。

    其他冷冻仓玩家就没这么走运,也不会料想会突然开启。摔倒所发出的闷响声不断。有的玩家甚至还没苏醒。不过摔了这么一下也该醒了。

    一时之间,牧苏成了这里唯一站立的玩家。

    这次副本一共有八名玩家排进来,六男二女。

    “这次的新人素质不错啊。”牧苏环视一圈,暗中点了点头,开口朗声道:“我是张杰,资深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