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弗利萨这个名字真的不萌吗……?
    没人懂他的梗,也没人理他。望闻问切微微坐直,擦了下额头浮现的汗珠:“唔……是的。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山洞位置,然后领取协会提供的武器,击杀母虫。”

    我在太阳上yy开口:“是不是太过了。普通难度我通关三四次了,难度都不大的。”

    如果不去管噩梦难度,这款游戏对新手可以说非常友好的。唯有困难会需要团队间的配合。

    随着商讨时间增长,望闻问切明显出现了焦虑,手指不自然纠缠在一起,眼神四处躲闪。

    此时反应再慢的人也可以看出望闻问切身上的问题了。

    “阿星。”火星沙滩轻喝一声。

    望闻问切似是挣脱出来,擦拭额头冷汗,嘴唇颤抖:“唔……一般来讲是这样。只是这个副本很特殊。boss方面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提升实力,如果可以……建议不要冒险。”

    玩家们没在为难望闻问切,转而讨论起母虫的特性。从母虫的体型再到母虫的繁殖方式,以及虫族的实力。

    “我硬了。”牧苏忽然开口。

    霎时间,原本颇为热络的客厅陷入一片死寂。

    然后又继续讨论起来,只是语气怎么听怎么生硬。

    “梆梆硬。”

    存在感极强的牧苏再也无法强行忽视了。所有目光一齐望去,意味难明。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牧苏梗起脖子喊道:“难道不觉得母虫和弗利萨一样,都是听上去就会让人兴奋吗?”

    望闻问切也跟着大喊:“喂我说过我看过龙珠好吗!”

    牧苏一副看见同好的表情,就差勾肩搭背了:“哦?你也觉得弗利萨很sex对吗。”

    “完全不觉得!”

    “伙计,咱能有点节操吗?”副本一开始惨被牧苏玩梗的玩家无奈道。

    “节操?那是啥?几百年前的流行词吗?”牧苏装起傻。

    “我说牧兄啊……”火星沙滩迟疑开口,想说些什么。

    牧苏一口喷去:“你才没胸!你全家都没胸!”

    火星沙滩瞠目结舌,被牧苏疯狗似得乱咬惊呆了。

    “如果我是你们我就不搭话。”一旁一直闷不做声的君莫笑忽然开口。

    “诶小叹你是哪伙的,信不信我找小灵戳你腚眼。”牧苏怪里怪气叫道。

    君莫笑脸涨得通红,强忍着不开口。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回答就输了。

    “那么……”火星沙滩生硬的转移话题:“现在就开始行动吧。两个人去领取武器物资,其他人一起去找线索。”

    “我呢,我做啥。”牧苏兴奋望来。

    “呃……”火星沙滩冷汗下来了,磕磕绊绊说:“你……你的话……你完成过噩梦副本,对线索收集肯定颇有心得,所以你可以独自心动。”

    似乎因为紧张还说错了个字。

    其实任谁都能看出,火星沙滩试图将牧苏放在了一个不会影响到主线的位置,或者说,是将队伍中不稳定因素剔除。

    毕竟牧苏完全是那种在潜行中突然大叫一声我在这儿的存在。

    “你完了,牧苏这人小心眼。”君莫笑不知何时凑到望闻问切身边,阴测测道。

    “看起来你深有体会。”火星沙滩瞥了一眼。

    “体会什么的我不知道。”君莫笑微微仰头望天花板,似是感慨道:“不过我知道被这家伙盯上的话,麻烦大了。”

    混乱的临时会议结束,玩家三两成群离开超能力总部。尽管这群25世纪的人无法融入21世纪背景的副本,但装装样子总归可以。

    刚刚还颇为明媚的天气变得有些阴沉,空气沉闷。牧苏无所事事在街头闲逛,忽然好似注意到什么,看向一栋公寓门口。

    一名黑大衣男子身形鬼祟。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

    雨下的极大。

    街上已经看不到多少行人。少有的行人用物品遮挡头顶,快步前行。

    阴郁小巷中,有黑影快速穿行。皮鞋踩踏雨水,黑色大衣如这阴沉天气,不引人注目。

    身后,有一道白色衬衫持伞身影若即若离跟随。

    啪——

    皮鞋踩入泥坑,黑影脚步突然一顿。

    雨幕落在呢子大衣上,令其颜色更深了几分。黑影倏然偏头,礼帽下鹰隼般锐利长眸扫向身后。

    空无一人。

    左右扫视一遍,黑影转回头,压了压帽檐,快步离开小巷。

    在其离开后不久——白色人影小心探出头,紧贴墙壁快速跟上。

    冲出小巷,白色身影扫视周遭,却没看到那道身影。而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出细微响动。

    白衣人影瞳孔猛然一缩,迅速矮身转头,一拳挥出!

    拳头打在了空处,几滴雨水被带动溅落墙上。

    “喵~”

    小巷角落,一只躲在垃圾桶下的橘猫打着哈气,对白色人影叫了一下。

    锐利黑眸逐渐变得柔和,人影望着半边身子淋湿的橘猫,顿了一顿。

    垃圾桶盖斜盖,所挡范围不足以遮住一整只猫。它蹲坐在仅余一片干燥的报纸上,尾巴轻摆。

    白色人影反身走去,橘猫不怕人,仰头望着他,又是轻叫一声。

    微微躬身,人影将伞放到橘猫身边,头也不回离开小巷。

    视线扫过,行人匆匆,渐渐空旷的街头。

    只耽误一下,已经找不到黑影。

    雨水逐渐打湿衣衫,发丝紧贴脸颊,凌乱黑发遮挡额前,白色身影摇了摇头,便要折返,觉得脚底略有不平,便踢了踢鞋,将湿泥甩……等等!泥!?

    他意识到什么,低下头,将注意力放在地面。

    只见被水沁透地砖上,一行泥印蔓延。雨幕冲刷下,泥印愈来愈浅,但足以指明方向。

    脚印出了十几米,便不见痕迹。白色身影继续前行数十米,无奈停下。

    跟丢了。

    雨幕渐大,雷声在厚厚乌云里散开。

    白色身影放弃搜寻,走进路边一家超级市场。

    喧嚣热络占据了雨声。雨水沿着身体,在脚下渐渐积成一滩水。

    像他一般淋湿避雨的人很多,像他一般湿透的人很少。

    漫无目的在超市闲逛,不知觉来至停车场,却看见即将闭合的电梯中,一闪而逝的黑影。

    双眉一皱,不顾周遭人群的惊呼,白色身影直扑而去。飞快摁动电梯按钮。

    晚了一步,电梯指向下,开始移动。

    白色人影左右张望,突然冲入安全通道,沿着楼梯飞奔向下猛然撞开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