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可是华为并没给我钱
    嘭——

    门被撞开,白色身影踉跄跑出几步,停了下来。

    偌大停车场零散停放着车辆。一点声响也能传的很远。

    两边各停着一辆轿车。离出入口近的总是更受青睐。

    白色身影没有迷茫太久,很快,一声车门关闭声遥遥从一侧传来。

    他压低身子,悄然躲在车后缓缓探出头,透过墨色车窗,看向对面十几米外一辆轿车。

    车内正是目标,他正脱去身上呢子大衣,同时还有另一人——一名女性,在向目标抱怨着什么。

    白色人影抬起手腕,在手腕上一只奇异腕表上按动数下。片刻后,他声音压低,好似自言自语对腕表说着什么。

    “我在跟踪一个人,他很可疑。”

    “唔……牧苏?”接通通讯的望闻问切差点就给挂断。

    白色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牧苏。

    “我在一座超市的地下停车场,他现在在车上。”牧苏紧盯着对面车中。

    听得对面牧苏压低的声音,望闻问切也认真起来,微微坐直:“发生了什么,说清楚些。”

    除了牧苏,所有玩家都回到了落脚点

    牧苏的发现让望闻问切忽然意识到一点。

    如果母虫可以融入人类社会……那该怎么办。

    牧苏眼睛不离那辆车,对腕表低声道:“我一路跟踪他,走进地下停车场。然后我使用腕表联系你时,我突然发现……”

    “什么。”望闻问切身体前倾。

    “即使是在地下停车场,信号仍然和在外面一样好!华为智能机,您的贴身好伙伴~”

    话落之后,安静了一瞬,一阵嘈杂吵闹声猛然从通讯对面爆发。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哦拜托,难得我认真这么久。”

    “他在外面那么久到底在干嘛。”

    “请说重点……”望闻问切被呛得口癖都忘了说。

    牧苏瞪大眼睛:“这难道不是重点吗!难道你们不觉得手机能在地下车场满格信号这很不可思议吗!”

    “那个人……”望闻问切不得不提醒一下。“你在跟踪的那个人。”

    “哦哦这个啊。”目送车中二人有说有笑驶过:“他跟他情妇跑了,可恶。他的妻子是那么爱他,居然做这种事。”

    “……”

    “唉……”

    “啧。”

    “我早该想到的……”望闻问切拍了下额头,并觉得自己很蠢。“……你先回来吧,我们已经找到母虫所在山洞了。”

    “呀喝?这么快?”

    望闻问切点点头,随即意识到对面听不到,便又嗯了一声。

    “总之尽快回来吧。”

    没有多言,电话边被挂掉了。

    牧苏耸耸肩,收起手机。不甘心的往车库出口望去一眼,转身便要回到楼梯间。

    “到我这边来……”

    一道虚无缥缈的女声没来由响起。

    “谁啊,叫得这么亲热我跟你很熟吗。”牧苏下意识喷了一句。

    “过来……到我这边来……”

    牧苏左右打量一圈,才发现声音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不耐烦道:“耍流氓么,在哪都不说就叫我过去。”

    “来啊……我在这里等你……”

    牧苏又喊了几句,却再得不到回应了。

    与此同时——

    另一边,七名玩家聚在一起,七嘴八舌。

    “等牧苏回来,我们就出发吧。”

    “我们没必要等他吧?”

    “等他回来对着我硬吗……这么看着我干嘛,说不定他对黑人感兴趣呢。”

    客厅乱哄哄一片。

    “咱们先走吧。”火星沙滩不得不站出来。“给牧苏留个字条,让他再赶过去。或许让他单独行动还有奇兵效果。”

    ……

    一段时间过后,牧苏乘坐电梯回来。当他走出电梯时,看到的是已经空无一人的客厅。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

    空旷的客厅。椅子沙发凌乱摆放,桌上放着吃剩的零食。

    窗帘拉开了一半,玻璃上留下长长雨痕。

    雨天让客厅略显阴沉。

    牧苏来到窗前。玻璃倒影出他的侧脸。

    目光深邃望城市远处,片刻后,牧苏转回身,就近坐在沙发里。

    他慵懒依靠着沙发,双臂搁在扶手上,悬在半空的手指轻轻敲击扶手。

    寂静的房间一时间只有微不可查的敲击声传出。

    他的目光带着审视,一点点打量这个房间。随后看向脚下。

    毛毯绒毛杂乱,略有潮湿,这表示他们在下雨后陆续回来,并且又离开了。

    “沙发没有温度,意味着他们离开在十分钟以上。”牧苏缓缓开口,他声音低沉,自言自语阐述着:“毛毯不湿。意味着他们并没在外面呆太久,又或是回来后没有久留。”

    “我与望闻问切联络时背景有其他人的声音,所以……不,这不重要。”敲击的手指停在半空:“现在要知道的是他们去了哪里。哪怕联络完后立即出发,不到一小时,不可能离开太远。可现在根本联系不上他们……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山洞位置就在这段路程的时间内。”

    雷蛇刹那照亮整间客厅。挂在墙上的狼头标本陡然狰狞,如活了过来。

    滚滚雷声天边而来,牧苏站起身,乘坐电梯下楼。楼上已经没有搜索的价值了。

    叮——

    从电梯迈步而出,牧苏礼貌向工作人员询问安保室的位置,

    “私家侦探,来调查一些事情。”

    安保中心接待处,牧苏对门前安保人员说道。

    安保人员微怔,眼神在牧苏手腕的腕表晃了几下,为难道:“先生……这不符合规则。您需要去……”

    “按他说的办。”安保中心内有一道声音传出。

    “请进先生。”安保人员拘谨让开。

    牧苏步伐很快,边走进边说:“我需要查大厅处的监控。望闻问切在14:33联系我,那时必然还没离开……”牧苏转而对监控台前的安保人员说:“查一下14:33至15:06这一时间段门口的录像。”

    很快,大厅处视频被调出,一秒一秒后退。

    “二十倍速。”牧苏眉头微皱,他没多余的时间去等。

    右上角显示变为x20。

    牧苏蹙眉,凝视着视频,不肯略过哪怕一秒。

    “停!前进一些。”

    牧苏突然开口,手忙脚乱的安保人员操控键盘,快进到牧苏想看的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