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无趣的战斗内容,要是我就跳过这章
    居然死人了……

    山洞中,玩家们被这一事实冲击的有些发蒙,以至于枪械中的子弹被打光,手指扔死死扣着扳机。

    副本荒诞的设定很难让人提起紧张感,加上牧苏一路插科打诨,众人下意识认为其并没有多难。

    事实也的确如此,普通难度罢了,会有多难?

    所以一名玩家用他的死让剩下的玩家知道,普通难度不适合当郊游。

    解决战斗之后,玩家们好奇围到死亡的玩家身边。

    我在太阳上yy的尸体朝上,巴掌大的软体生物趴在他的脸上。

    火星沙滩拿枪口拨动,已经死透的软体生物轻松被掀开,和脸部拉开丝丝粘液,随即断开,啪叽一声掉在地面。

    他用枪口挤压了一下软趴趴的生物尸体,藏在软体中的尖刺显露出来。

    灰色斑点的伪装色让它可以趴在岩壁而不被发现,在玩家接近瞬间扑上去,将触手挤进他的嘴里,从咽喉将针刺刺入大脑。这就是我在太阳上yy的死法,所有都发生在一瞬间。

    恶心而又没有痛苦的死法。

    以至于这名玩家还保持着死前的表情,眼睛圆睁,嘴被撑开,透明黏液沾满脸上。

    “我才不要这样死。”amnesia流露出厌恶。

    有两名玩家不适扭过头,他们早听说这游戏真实度高的离谱,如今终于见识到了。更令他们心里不舒服的是死后的丑态。这意味自己死了也差不多这个模样,可能更惨。

    扑脸虫只有一只,在攻击玩家后的瞬间它也一同死去。不过一只已经足够玩家们自乱阵脚。

    他们在原地花费几分钟生疏的换上子弹,继续往山洞内探索。

    母虫在有意消耗玩家们的力量,角落时常隐藏着扑脸虫。好在没有玩家继续死亡。有了前车之鉴,他们对往脸上扑的虫子格外警惕。

    望闻问切让玩家们加快速度。从零散的袭击来看母虫似乎没有太多力量来防备。

    母虫拥有一定智力这点毋庸置疑。再发现扑脸虫不再有效后,就不再进行无所谓的袭击。让得玩家们相安无事渐渐接近洞穴深处——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一名女性玩家低下头,奇怪看着一块拳头大石块滚落到脚边,在没人触碰的情况下。

    其他玩家逐渐发现异常,目光放在四周地面不断颤动的石子灰尘上。

    火星沙滩将战术手电功率调至最大,照向最深处。目光死死盯向那三十米外,光源照射不到的黑暗。

    震动愈发明显,甚至连脚下都逐渐感觉到震动。细小石子欢呼跳跃着,攀附在岩壁的灰尘洒落下来,登时能见度骤减。

    其他玩家也意识到震动的来源,一齐望向洞穴深处的黑暗。

    “跑还是打。”

    感受到震源在不断接近,望闻问切蹙眉问一旁火星沙滩。

    或许太过认真而没听见,望闻问切不得不加大声音重复了一遍:“跑还是打。”

    光源尽头,一张狰狞虫脸骤然出现。随后是展露在光线中的虫躯。

    它太过庞大,以至于外壳紧贴着岩壁,不留一丝空隙。

    它太过庞大,以至于每一次挪动,山洞都会随之震动。

    压抑气氛中,玩家中开始响起了枪声,很快又消失。四十米的距离让他们很难打中,哪怕它无比巨大。

    火星沙滩端起枪,压制枪口几发点射,发现不过留下几个小坑。

    “边跑边打!”

    纵使甲壳无比坚硬,哪怕岩壁划过也只能另其产生一道白印,但在弹药倾泻下,无数颗子弹轰击在同一处中,甲壳逐渐凹陷、破损,露出其后墨绿色的血肉,然后被镶嵌进子弹,汁液飞溅。

    巨型甲虫发出沉重嘶叫,或许不需要玩家们继续开枪,要不了多久它就会被卡住,任人宰割。

    但不会是现在。

    金黄弹壳落地,清脆被震耳欲聋掩盖,逐渐堆积地面一层。

    伤口对于庞大体型,所造成的威胁杯水车薪。即便那颗狰狞怪脸烂了大半。

    且战且退,玩家们退出近两百米时,巨型甲虫推进速度终于慢了停滞下来。正待众人缓口气,准备集中火力解决掉时,就见甲虫发出一声凄厉刺耳嘶叫,

    刺耳声直入耳膜,令人无法忍受几乎要丢枪抱头,就见嘶叫之后,巨型甲虫发起最后冲击。

    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中,洞穴如要塌陷般剧烈晃动,砂石四溅灰尘扑落,混乱之中,巨型甲虫陡然加速,似乎挡在面前之物都会被其碾碎。

    而代价就是嶙峋岩壁戳破甲壳,深深刺入。

    巨型甲虫悍不畏死加速冲来,所掀起威势让部分玩家忘记了呼吸,呆愣看着它嘶叫着轰隆接近!

    那股腥臭味几乎迎面而来。

    不知不觉变为队首的一名女玩家忘了后退,看着巨型甲虫迎面冲来。

    “让开。”

    一道在轰隆中微不可查的声音倏然在耳边响起,随即一双手将她拉向后方,而紧接,一道人影擦肩蹿出。

    嘭——

    霰弹枪发出火光,枪头高昂,数十颗钢珠弹丸从枪口迸溅,扩散,钻入几米外巨型甲虫头颅,在墨绿色血肉穿行,造成十数道空腔尾迹深入脑补。

    巨型甲虫嘶叫一声,掀起最后的腥风,随即卡死在山洞,再也不能动弹。

    “牧苏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击杀巨型甲虫后,牧苏神情冷峻褪去弹壳,淡淡扫了眼众人,说着耍帅的台词。

    那名女玩家迟疑地说了声谢谢。

    而其余人不约而同将他当成背景板无视了。

    望闻问切皱眉汇去身前灰尘,望了眼严丝合缝,死死镶嵌岩壁中的巨型甲虫:“它的目的是拦住我们。”

    “更好,说明现在它无力直面我们。至少没把握能解决掉我们。”火星沙滩边将子弹压入弹匣边道。

    至于君莫笑,从牧苏出现后就躲到了后面,一声不吭。

    牧苏无奈轻叹一声。

    君莫笑的吐槽水准偏低啊,这时候明明应该跳出来大喊:“你耍什么帅啊喂!”

    将枪口还在冒烟的霰弹枪背负身后,牧苏伸进裤裆里抓挠几下,掏出个圆滚滚的物件,将整根手臂塞入甲虫那颗已经烂掉的头颅中。

    他又是一声叹息,倘若有个优秀吐槽,此时就会说:“你把什么东西从那里掏出来了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