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人类公敌牧苏
    众玩家当做什么也没听到,继续前进。

    “多情暂且……”哼哼了一会儿,声音渐弱,然而没过多久,牧苏突然大吼一声:“爆刘继芬哎!!!”

    全体玩家被他喊声吓得一抖,就在此时,前进的队伍忽然停顿下来,走在前方的君莫笑快步走到望闻问切面前,无比严肃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头行动。”

    “你屎吃多了吧。”牧苏毫不客气喷了他一脸口水,还不待他发飙就继续说:“一条道走到黑的山洞你上哪分头去,而且《恐怖片里绝对不要做的99件事》你没看过吗。”

    “那是……什么?”

    一道声音就在耳旁响起,背上的火星沙滩醒了过来。

    “恐怖片里绝对不要做的99件事之71:绝对不要分开行动,人数越少,死得越快。”

    牧苏没有停下步伐,不知觉间背着走到最前面。手电映照中,前方不远处地面一点反光引起他的注意。

    牧苏下意识走近过去,将手电光线偏移一些,就见一枚指甲盖大小铜色钱币躺在地面。

    注意力全集中在先令上的牧苏并未发现,就在他身旁不远岩壁上,一只颜色与岩壁相近的扑脸虫正蓄势待发。

    “咦?1块钱!”牧苏心中澎湃,脸上却满是平静。只是动作不像表现的那般不在意,而是迅速迈腿踩住,不动声色往后瞥了一眼众人,吹着口哨假装蹲下捡鞋带。

    趴在牧苏背后,目睹了全过程的火星沙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就在牧苏低头弯腰一瞬间,扑脸虫倏然化为灰影,直扑向牧苏脸庞!

    只是……那一瞬牧苏恰好低下头,扑脸虫堪堪擦过他后脑勺,然后啪叽一声,拍在了火星沙滩侧脸上。

    突逢异变,火星沙滩只觉脸上一凉,半边脑袋被覆盖。且脸上东西一阵蠕动,恶心的不行。

    火星沙滩心中惊慌,如溺水之人胡乱挣扎,从牧苏背上摔落。

    感觉自己脸上黏糊糊生物正不断动弹,火星沙滩忽然意识到是什么东西,紧咬牙关,双手死死抓住扑脸虫粘滑虫躯,一把揭开摔到一边,紧接被后方赶来的望闻问切,被一串点射打烂。

    从地上爬起,接过望闻问切递来的装备,火星沙滩严肃道:“母虫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突破了,快点行动。”

    于是一行人快步向深处跑去。

    跑出百米远,眼前豁然开朗,似是来到开阔地带,手电照不到尽头。

    牧苏从战术背心中抽出发射枪,斜举起扣发扳机。

    咻——

    黄色烟火划过弧度升至最高点,猛地乍亮,所有一切尽收眼底。

    一片开阔空旷的空洞出现众人面前,大小近一个足球场。有微风迎面而来,带着潮湿湿粘气息。

    众人所在位置是一处平台,离地四米左右。

    “这个高度可以摔死十几个猎魔人。”牧苏嘟囔自语。

    而他们的目标,也在照明弹缓缓下滑中,展露无遗。

    空洞下方,离众人四十米远处,一抹肥硕虫躯缓慢正缓慢蠕动,退向它身后的幽深洞口。

    母虫出现!

    火星沙滩架起枪,侧头瞄准,数秒后泄气挪开枪口:“不行,离得太远。火药武器有后坐力,根本无法打中。”

    相距四十米,母虫比拇指大小差不了太多。

    母虫身躯肥硕,只是所谓移动缓慢却是相对而言。单论速度和常人步行差不了太多。

    在众人愣神的功夫,它已经挪出数米远,靠近洞口。

    “使用远程打击!”

    就在此时,牧苏凛然呵道。

    “什么?”名叫的女玩家愣愣回答。

    “对我使用远程打击!”

    虽然意义不明,但她还是照做了。只是瞬间,牧苏裤兜里的手机就亮了起来。

    “让你尝尝骚扰电话的滋味啊!!!”牧苏攥住手机音量调到最大,手臂骤然发力,高高将手机抛出。

    响着铃声的手机划过弧度,从母虫上空飞过,最终落在松软土地上。

    然后就见母虫直挺挺从手机上方碾过,随着微弱铃声消失,空洞重新陷入死寂。

    “我以为会有用。”牧苏挠头装起傻。

    “如果还有手雷就好办了。不能让它就这么跑了。”自动无视这个插曲,火星沙滩望向平台下方,然后就被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牧苏竟然已经跑了下去,正在下面对众人挥舞手臂,见众人看到他,假惺惺的一抱拳,高声道:“在下明教张无忌,若诸位信得过我,就跳下来罢,在下用乾坤大挪移接住你们!”

    “你神经病啊!”君莫笑探出头大吼了一句,随即又缩了回去,一击即遁。

    其他玩家相互对视一眼,谁也没吭声。默默找寻下去的路。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一搭话就完了。

    “谁啊!”忽然,牧苏又听到了那道在停车场听到的声音。

    他茫然四顾,最后看向远处的母虫。

    “凭啥!”牧苏梗起脖子,一副傻大粗模样。

    照明弹缓缓落下,随着光源减弱,广袤空洞逐渐变得昏暗,原本可见的边缘重归于黑暗,渐渐袭来。

    望闻问切抽出发射枪,笔直举起。忽然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便仿照之前牧苏那般,斜举着照明枪发射。

    咻——

    如小屋中燃烧殆尽摇摇欲坠的蜡烛,旧照明弹即将熄灭前,新的照明弹升空,让空洞变得明亮。

    而玩家们也趁此时找到一处较缓和的地方,依次跃下。

    在一切向现实靠拢的游戏里,三四米高度不是闹着玩的。

    “牧苏又不见了吗?”

    众人下来后,发现没了他的踪影。linergou便问了一句。

    空洞空旷,没什么地方能藏人。

    但很快,他们几乎很容易就找到了牧苏——站在母虫身边的牧苏。

    母虫半个身躯已经挪进洞口,牧苏挡在洞前,面朝众人。

    “什么鬼……”

    觉得这一幕无比诡异,玩家们不由愣在原地。

    “难道他要一个人解决母虫?”九转自言自语。

    很显然不是。

    牧苏双手叉腰,遥遥对众人喊道:“母虫让我给你们带句话。只要投降皇军啊不,只要投降了母虫,好处大大地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