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老爷们行行好,去宣传一波吧.我看隔壁祝什么封什么的,实在眼红啊!
    一道抑扬顿挫的男声响起在牧苏脑海,夸得牧苏都不好意思了。

    【主要任务:拒绝命运的安排。当前奖励:5点随机属性。

    内容:毋庸置疑,你是绝对的主角。你看清了未来的道路,这世界终将臣服于你的脚下——可你不想听从命运的安排,你想走一条看不见的路,你想要抗拒一切不属于自己的意志。所以,事与愿违是最好的选择。每当你提升一个境界,属性奖励将扣除1。若奖励扣为0时,将会继续转为负数。这是你拒绝命运的代价。】

    粗略扫了眼任务牧苏就将之关闭,转而将注意转移在系统上。

    “欢迎宿主使用最强王者系统。宿主已获得一次新人奖励青铜抽奖,是否打开?”

    牧苏一脸嫌弃的听系统说完,抢先开口:“暂不管礼包,能换个形态吗,比如变成可爱的一米四双马尾平胸果体围裙,名叫狗蛋英文名是道格艾格的男孩子。”

    “系统只能通过心灵与宿主进行交流,无法出现影像或实体。”

    “不止功能落后,还不会吐槽。”牧苏撇了撇嘴:“那你这个嘴上王者有什么用?”

    “是万界最强王者。”系统纠正道:“系统会随即向宿主发布任务,宿主完成后将会获得不同等级的抽奖机会。宿主还有一次开启青铜抽奖机会。”

    “开……”

    系统很自然打断牧苏,继续说:“抽奖等级分为青铜、白银、黄金、钻石。以及神秘抽奖。奖品从功法、丹药、法宝不等。同时宿主每提升一个小境界,都会获得随即等级的抽奖机会。”

    众所周知,牧苏是个很小心眼的人。并且他也一直为此沾沾自喜着。从来都是只有他打断别人的份,可如今他居然、居然!

    被别人打断了!

    对此一无所知的系统科普完,方才回到先前话题:“宿主,你有一次抽奖机会,现在可以确认是否抽奖了。”

    牧苏站在崖边巨石上,双手环抱身体前倾,装作在看风景。

    “宿主?”

    “艾米莉亚!!!”

    牧苏突然一声大喊,随后抽风般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根本上来讲,任务与这个嘴上王者系统相当矛盾。而且又不会卖萌,牧苏更没理它的必要。现在,牧苏就要通过跳崖来完成主要和支要任务。

    凛凛风声在耳边呼啸。衣衫烈烈作响,如墨长发被吹的抖动。牧苏张开双臂,唇角挑起一抹弧度——

    嘭!

    那张故意做出耍帅的脸结结实实磕在一节树干上。随后砸上去的身躯让树干猛地震动。哗啦落下无数断枝叶片,悠悠向崖低坠去。

    没错。牧苏并没摔下去,而是被离崖顶**米落差,斜长在崖壁的一颗枯树拦截。

    不然哪怕是这具“炼体三重”的躯体落到崖底也死翘翘了。

    不过即便被拦住,牧苏血量也骤降了三分之一。余下的在血条里晃荡着。

    “大意了大意了。跳崖奇遇这种标准答案我居然忘了。”牧苏吐了口血,捂住作痛胸口剧烈喘息着。10%的痛感也不好受,只是还能忍就是了。

    他倒是忘了,要是跳崖就能摔死也不配当主角了。

    自古以来,就没出现过主角落崖摔死的情况。要是有人再补上一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这人活着妥妥的。

    牧苏看了眼身后。终于知道石头嶙峋,寸草不生的崖壁为何会延伸斜长一颗枯树。

    视线内一个漆黑洞口展露眼前。洞口不大,勉强可弯腰进去。而枯树就是扎根于洞中,从里延伸而出。

    牧苏理所应当的纠结了。支要任务奇遇数那里只有嘴上王者激活系统后提供的1,以他高达250的智商推测,进入山洞后一定会变成2。

    而从理论来说,洞口这么寒酸,十有**是什么人被追杀躲进去,身上顶多带着功法丹药钱财啥的。只要不学不吃就可以了,或者干脆点进去一把火烧掉,眼不见心不烦。

    可万一,万一里面有个老头抓住他非要灌顶传个百八十年的功力呢?

    但往好处想,如果山洞里存在陷阱暗器,岂不美哉。射死毒死比摔成肉饼要好那么一丢丢吧。

    说做便做。趴在枯树上的牧苏向后挪动,每一次动作都有干枯树皮被蹭掉,打着转慢悠悠落下。

    十几秒后,牧苏脚前头后倒入洞中。

    待身体接触地面,牧苏爬起身,转身压低身形,深入矮洞。

    复进去几步,就已经黑漆漆看不见路。牧苏往边上靠了靠,让光照能透进来部分。

    然而他还为踏出一步,一道枯涩刺耳,如几十年没开过口的声音传入耳中。

    “终于来人了,可惜我寿元已……呃?”

    牧苏瞳孔一缩,汗毛树立,如见了洪水猛兽。甚至不等他说完,想也不想转头冲去,临近洞口纵身扑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