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天命之子牧苏
    刺眼光芒令刚从黑暗中逃离的牧苏略感不适。他微眯起眼,半空中努力调整身形,身躯从蜷缩伸展开来,双腿笔直,衣衫紧贴,整个人如子弹般俯冲而下!

    破空呼啸声在树林上空散开,牧苏化为一道残影,从天而降,裹挟骇人之资!

    然而刹那之间,鼻尖几乎已经触及泥土之时,一道灰袍身影出现牧苏身前。随灰袍身影出现,一切似乎都随之缓慢。只见灰袍身影缓慢至极挥出手掌,拍击牧苏胸口。

    这极快与极慢之间反差,若有人看到必瞳孔一缩。

    噗——

    细不可闻撞击声,牧苏整个身形打着转横飞而出。而哪怕如此,牧苏已经身形笔直,宛如一杆长枪!

    牧苏横飞而出速度似乎比下坠速度还快,但见又是一道黑袍身拉起残影,出现牧苏必经之路之前,右臂一挥一揽,转眼间将牧苏去势缓解大半。

    玄级下品功法,柔劲掌!

    黑袍身影手中,牧苏仿佛为等身长棍,耍着枪花转动。

    待牧苏身上所携带力道完全缓解,黑袍身影收完一跳,稳稳将牧苏矗立在地。

    身形笔直的牧苏如保龄球瓶,立在原地摇晃几下,将将站直。

    “小小年纪,何事想不开要跳崖?”灰袍身影走到黑袍身影身边,苍老声音响起。

    “哇——”

    牧苏张口,一口胃液吐了黑袍身影一脸,然后擦也不擦带着口水喷向灰袍身影:“关你屁事。”

    被人当棍子转了好几十圈,牧苏没恶心的强制离线已经算意志坚定了。

    “还没人敢如此对我……”黑袍身影一怔,随即大赞:“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我冥暗二老隐居林中多年,没想到大炎城竟出如此英雄豪杰。”

    灰袍身影拂去发梢脸上胃液,亦是一脸赞同。

    “强者面前仍面不改色,如此桀骜,日后必成大器!”

    牧苏大惊失色,这俩老头神经病吧。

    夸赞之后,身着黑袍的冥老便问:“可是为情所困。”

    “为个屁情。”

    灰袍暗老又说:“可是被人欺辱。”

    “欺个屁辱。”

    “既然不为情不为面,又为何要一心寻死?”

    “当然是……诶你管得着嘛。你要是有良心,就带我飞~~~~~~”牧苏拉着长音,竖起一根手指一路晃动向上:“上去,然后丢下来。”

    冥暗二老望向牧苏目光夹杂欣赏与叹息。

    “炼体三重……以你年纪,委实……慢了一些。”牧苏境界一眼被冥老看出。他说得委婉,恐触及牧苏伤口。

    牧苏忽然一凛,斜瞅着俩老头:“你们不会是想灌我顶吧。”

    现在牧苏瞅谁都像是要谋害朕的刁民。

    “总之你们是不肯弄死我是吗?”

    冥暗二老对视一样,正要开口,牧苏忽然挥手阻止:“算了我知道了,我自己找方法去。你们两个老玻璃继续在这儿你侬我侬吧。”

    然后头也不回走进树林。

    望着牧苏背景,冥暗二老叹息一声。他们与他分亲非故,若是强求反而不美。

    牧苏注意打的挺好,这森林里总有些猛兽魔兽啥的。然而他低估了命运之子的威力。从山下森林绕回林家大门前,牧苏硬是一只蚊子都没碰见。

    林家。大炎城稳坐前五的势力。家主林天,不过四十岁便踏入假丹之境。

    而林战自己,不过是分家子弟罢了。那分家早在数年前便被灭了满门,只有林战因外出而得以幸存,被一族中长老发现后接回族中。

    他在族内等同于外人,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加上资质本就偏差,任谁都能欺负一番。林战心性坚定不服输,往往每次都会被那些人打得头破血流。

    好在族长之女林青儿对牧苏青睐有加,在其帮助下林战得以搬至后山一处小院,无人打扰乐得清闲。只是家主那边……

    这可不是牧苏自己编一段内容水字数。而是游戏给予的提示。它就存在于牧苏脑海,随时可以查阅——美名其曰是林战的记忆片段。

    嘴上王者系统也有好一阵没理牧苏了。它大概觉得牧苏想明白后就会求过来了。

    迈入邻家大门后,牧苏运气用光了,亦或说主角必须遇到的情节终于出现。

    “这不是躲在青儿大小姐裙下的那个废物吗。怎么今天有心情露头了?”一道尖锐刻薄嘲讽声斜地里传来,几名林家少年族人嬉笑而来。

    领头是名肤色黝黑,身材壮实的少年。他捏着拳头盯着牧苏。

    换做往常,林战都会低头握拳不吭声,然后他们挑衅一番,林战就会自己冲上来找打。

    只是现在注定会是不一样的结局了。

    “要不打死我,要不少**。”牧苏比出中指,停也不停与呆愣原地的几人擦肩而过。

    这群动手也打不死自己的货,牧苏恕不奉陪。

    赶紧完成副本,然后出去找闻香再叫上君莫笑一起,一男一女一吉祥物的配置岂不美滋滋。

    沿林战记忆,牧苏一路横穿林家来至后山悬崖前。他这回学聪明了,沿悬崖行出数百米远,远离先前跳崖点。

    美中不足的是崖下正对一面水潭。有溪水延伸至远处粼粼琥珀。

    潭水死寂,微风吹不起涟漪。淡淡氤氲浮与水潭之上,雾蒙蒙看不真切。

    谁说过从高处摔在水面,姿势不当,容易提前射啊精……嗯?

    念头想到一半牧苏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连忙甩出去。

    总之高处拍进水里跟摔在地上没区别。这样的话是水也没事,摆成大字拍下去看死不死。

    牧苏往崖边凑了凑,身体微微前倾,往下张望。没有突起岩石,没有枯树。

    哗啦!

    突兀间牧苏脚下一松,前倾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歪斜一头扎下去。

    “啊——”

    惨叫回荡,叫了一半声音戛然而止。牧苏匆匆捂住嘴,闭紧双眼任由风声灌入耳中。

    噗——

    牧苏如愿以偿落入水中。

    浮于水面的雾气搅动翻滚。道道涟漪搅得水潭不复平静。水花乍起数米高,又纷纷落下。

    十几息后……

    一道身影猛然钻出水面,剧烈喘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