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牧苏的一千种死法第一季
    大炎城,坊市。

    正是午后,长街上行人络绎不绝,车马吆喝声一片。

    这份热闹没持续多久,就听一阵喧嚣叫骂声从长街远处传来。

    一匹骏马长街上飞奔,肆无忌惮。沿途行人商客纷纷匆忙躲闪,东西横飞。不由怒视向马匹身上那名青衣女子。

    不少人认出了这名女子,敢怒不敢言。连刚刚呼喝出的叫骂声也憋了回去。

    远处的鸡飞狗跳很快被长街另一边人群发现,纷纷先行避让。

    骏马之上,女子身型修长,火红马鞭缠绕皓腕,姣好脸蛋上带着几分娇蛮与快意,显得极为享受众人躲避她一幕。

    可在这时,偏偏前方出现一名少年,黑发黑眸,屹立长街正中,直视蛮横冲来的少女。

    “滚开!”女子冷喝。后者丝毫未有躲让意图。

    “找死!”女子一咬银牙,速度不减反增,惊呼中直直向少年撞去!

    “放肆!胆敢当街伤人,给我滚下马来!”

    一道晴天乍响回荡众人耳中。

    就见少年身前,一道身着鱼龙纹袍男子陡然出现。

    骏马受到惊吓,马蹄飞扬直立而起,惹得马背上少女近乎,牢牢抓住缰绳才未摔下马。

    骏马通人性,短暂受惊之后便恢复了平静,对着面前人影不断打着响鼻。

    女子轻拍马背,声音仍然蛮横却多了丝忌惮:“让我滚下马?你可知我是谁。”

    男子手按在腰间佩刀之上,冷哼一声:“管你什么欧阳独孤,大得过王法?小兄弟你没……咦人呢?”

    ……

    湖泊泛着粼粼水光,微风吹拂,树叶轻摇与水声回荡。一只不知名小兽趴在湖边,小心翼翼饮水。

    它的动作忽然一滞,抬起头来,兽耳高高竖起,听着周遭的动静。

    下一刻,小兽如感觉到什么转身逃离,窜入树林消失不见。几乎是与此同时,一道人影猛然从离岸不远水中钻出,边大口喘气边剧烈咳嗽。

    人影捂着溜圆的肚子爬上岸,瘫倒在岸边,双眼无神。

    ……

    夕阳西下,太阳半数没于连绵至尽头的林间。连绵一片云彩烧红了半边天。

    少年侧脸如染血一般火红,尚未干透的衣衫风吹不起波澜,他身前堆起一团篝火,正逐渐燃起,遥遥与远处余晖呼应。

    火势渐起,映得少年脸颊忽明忽暗。

    略一迟疑,少年身体前倾,纵身扑入火堆。

    噗——

    火焰呼啸升腾,火星随灰烬四溅,方燃烧正旺的篝火被压的熄灭。

    ……

    枯柴朽木铺满地面,堆起半米高。

    少年将一大截干木丢入柴火中,登时压折一片树枝。

    见差不太多,少年拿起一旁火把,将火把丢入柴火中。

    **,短短十几息,火势逐渐旺起,火舌舔舐站在几米远的牧苏脸庞,影子拉得狭长。炽热引得少年眯起眼睛,似乎嗅到黑发烧焦的味道。

    如此火势,几里外亦清晰可见。

    少年身形微微前倾,似乎将扑入火中。

    啪——

    细不可闻之声,转眼消失在火堆噼啪之声中。却被少年所捕捉到。

    因为这声就落在耳上。

    少年扬头,凝视无星月之夜空,有清凉拂面。

    下雨了。

    哗哗——

    雨势渐大,转眼将少年淋为落汤鸡。

    雨云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多时,月光倾洒下来。

    而先前威势若焚世的火堆发出嗤的一声轻响,彻底熄灭。

    ……

    银色披洒,远处镜湖不复白日风光,冷冷清清,泛着粼光。

    悬崖处,正有一道黑影飞速下坠。

    天际间,一抹青光空中飞掠。途径断崖正上方,却似是发现下方下坠黑影。去势一转,向下飞掠转眼追上黑影

    “少年因何想不开?”温如玉含笑看向被自己接住少年,他身上无伤,似乎并非是被追杀跳崖。

    只见他踏空而行,恐怖如斯!

    落于地面,温如玉将少年放下。

    被他救下的少年一句未言,只是挥挥手,走入树林陷入黑暗之中。

    ……

    小院。

    由这里俯瞰山下,一片光点连绵。更远处大炎城灯火辉煌,似是连周围黑暗也随之驱散。

    小屋灯光正亮,愿儿劳累一天,已经沉沉睡去,唇角带着甜甜弧度。

    院落空地,少年持一柄长剑,横在脖间。

    锋利剑锋紧贴皮肤,寒意令周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直入骨髓。

    少年保持姿势半刻之久,最终还是将长剑放下。

    他还是下不去手。

    ……

    小院。

    比先前稍晚一些时候。

    院子中多了一些变化。令人悚然的变化。

    一道人影吊在树下,微微摇晃着。

    牧苏脑袋不动,眼睛四处望着。偏偏他又吊在树下,诡异而又滑稽。

    这具身体毕竟是武者,比普通人强太多。吊在这儿一时三刻也死不了。

    喉间如鲠在喉,白话一点就是跟个大鱼茬子扎嗓子眼似的。

    好消息便是血量持续降低。盏茶功夫后,只剩下十分之二。

    浑身一热。

    牧苏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尿了,然后得到林战记忆片段提示,才发现他是……

    突、突破了。

    炼体第三重与第四重,第六重与第七重是个分界线。前者炼体迈入小成,常人击打将不会受任何损伤。而后者突破后,将会激发体内气感,到达如此地步,将可开始修炼功法。炼体七重可以轻易击败数名六重而不受伤。

    这具身体已在炼体境三重半月,经过一整天的磨炼煎熬,终于顺利突破。

    迈入炼体四重,便意味一根绳子+百八十斤的组合再也弄不死牧苏。他吊在这里一整晚的唯一后果就是可能会手脚发麻。

    ……

    便见,原本吊在树上挣扎的身影突然一动不动,如此保持十数息之后,那道身影抬起手,默默将自己从吊绳中解放出来,轻盈落地。

    “那……再去跳崖试试吧……但愿这回……”

    牧苏很颓废,觉得自己在最强处被击败了。

    以作死小能手著称,人送雅称“人嫌狗厌死神烦”的牧苏已经无法去堂堂正正的作死了。

    无法死去的作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可乐不加气还叫可乐吗!

    女孩子没大吊怎么令人性奋的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