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没有人宣传的我只能偷偷跑到封什么祝什么那里偷偷打广告……
    想至此处,牧苏忽然怔住,旋即,一抹恍然在眼底闪过。

    “原来如此……”牧苏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这就是隐藏在伪装下的真相么……”

    “命运是么,我已经找到了对抗你的方式。”

    系统、或者说命运。它们漏掉了至关重要一点。就是血量!

    牧苏种种寻死方案,虽然因为身具主角光环而失败。但过程中受到的伤害,会直观反应在血量上。

    所以如果想完成主要任务,并不一定需要让自己死。而是只要让血量为空一样可以!

    牧苏瞅着不足十分之二的血量,内心深处涌起了信心。

    翌日一早,牧苏手持一柄匕首,站在房门前。

    他昨晚比划半天,就是下不去手。所以只能拜托别人帮忙了。

    牧苏调整好位置,将匕首对准小腹。瞅着差不多了,扯开嗓子便喊:“愿儿!快出来啊!大事不好啦!”

    屋子里正收拾柴叶的愿儿闻言,连额头汗珠都不顾的擦就小跑而来,一把推开门。

    噗嗤——

    匕首近半没入小腹。牧苏看到的是被鲜血蕴红的衣衫和惊慌失措的愿儿。

    血量开始飞降,牧苏眼前开始旋转。他强撑着缓慢跪倒侧卧,手指在伤口处沾了点血,在地上划动。

    “凶手是——”

    然后他干脆利落的昏了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牧苏眼前亮了起来。

    迎接他的不是系统语音,而是占据视线的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

    “醒了!少爷醒了!”

    愿儿惊呼雀跃声传入耳中。

    “吵什么吵什么,我都说他不会有事了。”

    愿儿小脸让开,一张异常苍老的面孔浮现视线中。。

    “小子,没事就起来吧。我实在受不了这丫头哭哭啼啼了。”

    牧苏大咧咧坐起。他衣衫被脱去,并不精壮的小腹胸口处斜缠着绷带。起来时动作太大,伤口挤开,小腹处。急得愿儿小手捂住牧苏伤口,几乎要哭出来。

    “这您都救得过来?”牧苏瞅着已经空了的血条,不服不行。

    使劲晃了晃脑袋,血条里那细微不可见的薄薄一层几乎看不见晃动。

    “这有老头我的功劳——”老人呵呵笑道:“也是你小子走运。这一下反而因祸得福。”

    “因祸得福?”愿儿不解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老头一阵摇头晃脑,转而问牧苏:“近日可有肠痈?”

    “最后那个字我不认识。”牧苏老实答。

    老头一滞,只好换一种说法:“最近可是腹痛?”

    牧苏摇头。

    痛感削弱的好处坏处都体现在一个地方。10%痛感意味着哪怕牧苏把小牧苏点燃,再叫一群人来踩,牧苏也能谈笑风生。但当遭遇危害时无法及时察觉。只能从血量上观察是否遭到伤害。

    随后牧苏总算是清楚了。是自己这具身体犯了阑尾炎,而早上那一捅正好把阑尾切掉。

    “你的意思是。”牧苏表情蛋疼:“如果不来这一下,阑尾会急性穿孔,要不了一时三刻我就死求了?可我偏偏手贱捅了自己一下,反而好了?”

    老人赞许望向牧苏:“话糙理不糙。”

    牧苏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

    老人继续道:“伤口我只简单上药包扎,需三五日方可恢复行动,今日族中小比你便不要去了。”

    “不可。”牧苏腾然站起,双目坚定。“武道一途,万不能后退。若要成为强者,便要有劈波斩浪之决心。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牧苏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就是想让谁打死自己。眼看血量归零即将成功,不能功亏一篑。

    老人神色一正,好似初见般浑浊目光仔细打量牧苏,赞许点头:“单凭这股气势,未来大炎城强者之中必有你林战之名!”

    “呵呵。”牧苏这时候只能笑了。

    老人返回药堂,过不久持玉盒回来,顽童般在牧苏眼前晃晃,炫耀般说:“此丹名为蕴华。除疗伤之效,还有蕴体之能。对炼气境也就治愈内外伤。但对你等炼体境而言,堪称八品丹药。

    “愿儿快扶我走!快!”牧苏大惊失色。心想下一次就把匕首塞嘴里割掉舌头,省得嘴贱。

    “丫头,按住他。”

    老人随口一句愿儿便叛变了。按住因空血而没多少气力的牧苏,轻柔劝他:“少爷,你性子倔强,肯定不肯接受蹉来之食。这次便让愿儿任性一次,愿儿实在不想看少爷你每次都遍体鳞伤回来了。”说至最后,她已梨花带雨。

    眼看玉盒开启,一枚散着丹香的白玉药丸滚落枯掌中,牧苏急了。

    “桥豆麻袋!!!”

    事实证明,即便语言不通,所表达的意思通过情绪也能很好传递出来。

    牧苏借着这一顿的功夫立即说道:“我想回去服用后闭关冲击境界。这么直接吃就浪费了!”

    “这倒也是。”老人思索片刻,觉得有几分道理,便重新将丹药放进盒中,当废品般丢到牧苏坏里,哄人般不耐挥手:“东西也拿了,赶紧走,去去去。”

    回去路上,牧苏故意摔了三四次。已经见底的血量偏偏不见变空。

    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所以牧苏只得将作死大计最后一步的希望寄托于族内小比。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先解决怀里这个麻烦。

    回到房中,愿儿那双明亮清澈眼睛似乎在催促牧苏赶紧吞服丹药。

    牧苏捏出盒中丹丸,忽然露出做作的夸张表情,一指窗外:“快看飞碟!”

    骗没什么城府的愿儿是足够了。她沿着牧苏所指看去,歪头看了半晌,边转头边说:“没什么东唔——”

    牧苏将丹丸推进她口中,顺手捏住愿儿两瓣樱唇不让她张嘴,直视瞪着无辜眼神不解的愿儿。

    等傻乎乎的小丫鬟恍然过来时,蕴华丹药力已经化开。

    “少爷你——”

    待牧苏松开手,愿儿惊呼出来。

    牧苏来到门槛前,斜倾进来的阳光令牧苏的影子完全遮盖愿儿。

    说好听是演戏演全套,难听点就是牧苏又想要装逼了。

    他背过手,挺起胸膛,语气淡漠:“我资质极差,即便我吞服也是浪费,收效甚微。愿儿你刚开始修行,这枚蕴华丹对你而言用处更大。何况——”

    “不变强,你又如何保护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