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哎呦喂还别说,这一章拿去糊弄别人说是爽文肯定有人信.
    林家,演武场。

    林家小比每年一度。意在检查年满十五岁族人的修炼情况。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或宗门而言,优秀苗子至关重要,关系到家族日后发展。

    因此不止林家,大炎城每个排得上号的家族都会进行小比,并邀请其他家族与宗门前来观览。一是展示族内年轻子弟,二便是让宗门挑选族人成为弟子。

    灵界,除少数拥有秘法之家族宗门,大多数孩童都是由八岁骨头长硬后开始炼体。而到十五岁,大多会在炼体四重以上。而对于林家这般颇有底蕴的家族而言,轻易都在炼体五重之上。其中翘楚者甚至可达七重八重。

    此次大比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林家族长林天之女林青儿,以及二长老的曾孙林傲。此二人一人是炼气初期,一人炼气中期,简直骇人听闻。哪怕放到大炎城年轻一辈中也是翘楚。

    至于牧苏这种十五岁仍还炼体四重的,就算放在普通散修中都算极慢。也不怪林家人平日对他充满鄙夷。

    比武场,观览台。平日大炎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各大势力家主,长老尽数坐在台前。

    带着任何人都能看破的假笑相互问候。

    各大势力间貌合神离。相互有间隙早已被大多数人知晓。因此林家邀请他们,更多在于立威。

    “人已到齐,林族长为何不开始?”观览台一角,一名墨绿长衫,神情阴鸷男子开口,声音嘶哑。

    “还差一位未到。”林天双臂环抱,冷冰冰答道。

    一名看起来仙风侠骨,穿着墨色道袍的老者紧接问道:“老朽早就想问。林家小比你堂堂族长居然空出主座,这是何用意?”

    “让我等等候这么久——”又有一人插话。此人年约四十,蓄着长须,眉宇间带着傲意,可偏偏坐在观览台最角落处。“那位倒是好大的架子。”

    没人搭话,甚至不屑于去看他。

    此人是孙家家主,假丹之境。实力倒可在大炎城排得上名号。可惜根基太浅,族中不过百十号人,且大多都只是炼气境。全靠他一个假丹强者撑着。

    若是老实发展倒也罢。偏得此人傲慢无脑,行事全凭喜好。

    各势力爱惜羽毛,不与他一般见识。只是心中腹议,连林家族长都将主位让出,心甘情愿去等的存在,又岂是你一小家族惹得起的。

    “稍后你们便知。”林天抛出一句便不再多言。直到小半盏茶后,他腾然而起,神色压抑不住兴奋看向正东天际:“来了!”

    东方天际,两道虹光飞速掠来,速度骇然。几息间便落在观览台上,显露出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身着劲装,肌肉虬结。而另一人一身金边长袍,墨色如绸长发披肩,气质出尘若谪仙,肤若羊脂,一张脸颊比女人还要绝美。若非喉结,必会令人认错不可。

    林天已经迎了上去:“在下林家族长林天,恭候二位大人大驾。”

    他姿态放得极低,令人瞠目。

    而观览台上各宗各族族长长老相互对视,几乎藏不住眼底惊骇。

    先前出声那名老者喃喃自语:“仙灵太宗……你林家真是下了血本啊。”

    阴鸷男子神情更加阴沉,扫过演武场上众多林家年轻族人,不知在想什么。

    演舞台上,少年少女们一阵嘈杂,认出的人神情激动,不认识的,也看得出来了一位大人物。

    待观览台上大人物们坐下,演武场嘈杂也逐渐恢复了平静。一名林家长老跃上比武台,宣布规则。

    规则是按境界由低到高排序,可向境界高于自己,或与自己相等境界的族人发起比斗。比武以切磋为主,点到为止。但拳脚无言,若有危害性命之举执行长老会出现解围,但也会被认定为负。

    而唯二达到炼气境的林青儿林傲二人则可破例向林家执事发起切磋。

    若说好处,便是能出出风头,顺便获得族内资源倾斜。运气好的,亦会被前来观览的宗门执事、长老投出橄榄枝。

    不过今次显然有变。心思灵活的,已经决定在比试中使出浑身解数。仙灵太宗,那可是只存在于传闻的……

    若真侥幸看中,那当真是鲤鱼跃龙门。整个林家都会倾尽所有去支持。无关其他。仅仅有仙灵太宗弟子这一名头足矣。

    即便只是记名弟子。

    台上比武很枯燥,起码对于这些最差也是假丹之境的强者而言。

    除了老者与仙灵太宗来的两位大人物颇为专注凝视场上比武。哪怕林天也有几分不安,频频像林青儿投去目光。

    比试一轮轮进行。赢者兴高采烈,败者垂头丧气。半柱香后,演武台只剩下不足十名少年少女。

    林广坤站立队伍中,身体微微前倾。炼体五重已经比完,解下来该轮到他们这些六重了。

    让他略感遗憾的是林战没来。不然就能好好教训下这个死不低头的家伙了。

    两名费劲浑身解数比试的少年筋疲力尽走下台,长老开口欲喊下一位族人,忽被打断。

    “林——”

    “等一等。”

    平静喊声在演武场传开,众人纷纷望向声音传来方向,只见一名黑发黑眸,神情淡漠少年沿小径走来。

    “此次小比我也参加。”

    往年比试也有这种进行到一半又有赶来的。这些大多是刚出关,或突破后的族人,不足为奇。

    “姓名。”

    “牧苏呜——”一张嘴就说露馅了。牧苏拖着长音:“——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我是林战。”

    很好,很自然。

    “……境界。”书写测卷的长老抬眸看了他一眼。他自然听说过这个少年的一些事。

    牧苏淡淡道:“炼体四重。”

    林广坤心中嗤笑,难怪现在才来,方才是正在突破么。只是炼体四重,便有信心打败我?

    这样也好,就由我将你那高昂的脑袋踩在脚下吧。

    “到现在才有意思。”观览台,孙家家主嘿笑一声。其他家主也大多抱有如此想法,目光揶揄望向面色不喜的林战。

    简直胡闹!

    案几上手掌握成拳,林天死死盯着迈步走到台下队伍前的林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