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王长贵死了,谢大脚该咋办?
    一同望向他的还有队伍前排的林青儿。她脸颊带着忧色,欲言又止。只是牧苏根本不回头看她。

    “林广坤。”

    牧苏选择的对手不出众人预料。

    长老翻阅名册,找到林广坤一项,便抬头喝到:“炼体四重林战向炼体六重林广坤发起挑战。林广坤是否接受。”

    “我接受。”林广坤傲然走出队伍,无所畏惧。

    二人相隔几丈,向对方望去。

    “趁现在你还能开口。”林广坤冷声道:“有什么话赶紧说了吧。”

    言下之意是现在求饶还能下手轻点。

    牧苏听不出来,并且很认真的想了想自己是否有话要说,结果真让他想到了。

    他眸子带着冷色,平静道:“放弃吧广坤,大脚已经有长贵了。”

    听说乡村爱情7王长贵死了?你说气银不气银。

    如果说常态下,牧苏对他人的恶意值是10,此刻的他只在2~3左右浮动。

    这很好解释。作为一个引诱他人吐槽,嘲讽他人、当面说别人坏话的恶劣存在;通过不可预测的行为和语言来彰显存在的家伙。进入一个无法玩梗的副本,可以说是自废手脚。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失去了能力。即便林广坤无法理解牧苏的梗,但他完全懂得这货的话里充满了恶意。

    林广坤压抑怒气冷哼:“区区炼体四重,谁给你的勇气向我挑战。”

    “梁静茹。”

    “够了!”牧苏只是撩拨几句,林广坤就怒火中烧,然而他不得不保持风度,紧咬牙齿:“请吧,林战。”

    站在比武台上,二人相对而立,凝视对方。

    台下,林青儿神情担忧。她知牧苏与林广坤恩怨极深,即便今日小比有变,林广坤也不会过于手下留情。如果这样……

    林青儿明眸流露一抹决绝。

    倘若林战真有危险,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少年气血衰败,一副大病未愈模样,确定要让他登台比斗?”

    观览台,来自仙灵太宗的那名肌肉虬结男子一眼便看出牧苏血条空了的事实。

    他声音本就如洪钟,言语又未压低声音,在场大多数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比武场之上,窃窃私语声散开。

    长老询问的目光看向牧苏。牧苏一言不发,只是平伸手臂,掌心向上,摆出战斗姿态。

    他回头望向观览台之上林家家主,后者双目微合,未有反应。长老便转回头,举起手臂。

    “林战对战林广坤——开始!”

    话音乍落,林广坤双脚一踏,猛地一个健步,一拳对着林战胸前击去。

    炼体境实力交战,大多直来直往,没有繁琐招式,大多交手片刻就会分出胜负。

    牧苏脸庞微仰,写满了平静的幽深黑眸逐渐阖上,望也不望愈来愈近的拳影。

    穿透乌云的金光倾洒而下,那张好看的脸庞镀上一层光泽。他嘴角挑起一抹淡淡弧度,好似在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

    “来吧,打死我吧。”

    台下阵阵哗然,他们只见牧苏不躲不避,好似胸有成竹一般。

    “少爷——不要!!!”

    一道凄厉痛楚的叫喊压下所有嘈杂之声。

    闻得这道声音,牧苏嘴角弧度消失不见,连忙睁开眼睛。

    好不容易到了最后一步,就差一拳,只要一拳。牧苏可不想竹篮打水。只见他迈出一步,迎向因迟疑而动作减缓的谢广坤!

    啊不,是林广坤。

    若是平时,林广坤绝不会留手。他有自信一拳就能将林战打个半死,而长老也阻拦不能。比斗时失手乃是常事,谁又会追究。更何况对面只不过是林家旁系弃子。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大人物在台上坐着,林广坤万不敢在仙灵太宗长老面前落得残害同族的印象,只得收手后退。

    愿儿小跑而来,不顾正在比试中,直扑入牧苏怀里,头埋进胸膛呜呜哭了起来。

    观览台,仙灵太宗那名粗犷男子忽然摊手在虚空一抓,神情一凛:“蕴华丹!”

    此话落在那名如谪仙男子耳中,微微一凝,不见他开口,便有墨字在周身缓缓浮现。

    “可确定?”

    观览台各家主长老骇然目光中,粗犷男子身形一闪,已然出现比武台上,嗅之愿儿身上清晰可闻药香,郑重点头。

    “没错,正是蕴华丹。”

    他看向害羞从牧苏怀中抬起头的愿儿,面庞柔和几分:“这丹药你是从何得来。”

    愿儿语气喏喏:“少爷给我的。”

    男子询问目光望向牧苏,后者老实回答:“一糟老头子给我的。”

    他挺希望这人是那老头仇家的,最好能顺手把自己也灭了。

    可惜之后发生的事情是牧苏最不想面对的。

    躲在林家治病的林老头原是仙灵太宗丹药堂执事,一处古战场寻药时遭遇残存域外邪魔魔念攻击,为保护身后弟子林老头一人承受。虽救下所有人,自身神念却被侵入,眼见走火入魔发狂时林老头毅然自废修为,自断神念。

    修为全废的林老头失去希望,不顾弟子劝阻,独自离开宗门。最后百般辗转,来到林家,转眼十几年过去。

    而那枚蕴灵丹便是林老头年轻时一次偶然间所制。一炉只有十几颗罢。恰逢今日所来两名长老皆与林老头相识,更认得这丹药,不可谓不巧。

    总之,问清事宜后两名长老离开比武场,去找林老头。小比自然不欢而散。

    当晚,两名长老回来后,便宣布仙灵太宗将在此次小比族人中收徒。

    除了内定的林青儿和林傲,莫名被发现身怀灵根,资质超凡的愿儿也得以加入仙灵太宗。百般拒绝的牧苏也成了填头,不容拒绝的成为了仙灵太宗弟子。然后顺手被治疗一番,回了一半血。

    主角嘛,吔屎都能吔到没消化的肥肉,还带着咸味的。

    是夜

    议事堂,林天端坐主位,不怒自威。林青儿站立身侧,一袭青衫罗裙身形婀娜。

    牧苏立于堂下,垂手而立。

    恢复了半条血,牧苏气色好了许多。只是眉宇之间毫无生气,死鱼眼无神。

    林天审视一番,沉声道:“你现在境界几何。”

    “炼体四重。”

    “一个月时间从炼体三重突破至炼体四重,已算不错……”

    牧苏大惊失色,他竟然看出我炼体四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