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紧握的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为啥都爱这么形容?
    成为记名弟子后将有十年之期,期限内若能突破炼体境,到达炼气境,将正式成为仙灵太宗外门弟子,享受宗门之中种种厚遇。如若不能……就只剩下山一途了。

    好在仙灵太宗对这群记名弟子并非放任不管。毕竟他们也顶着仙灵太宗弟子的名号。因此记名弟子每月都可从福奉阁领取百枚下品灵石以作修行之用。

    牧苏跟随一名外门弟子去福奉阁领取灵石及记名弟子长袍。这名外门弟子年逾二十。显得几分友善。一路上讲解良多。他也坦言,安排记名弟子,讲解宗门规定乃是他从令仙阁所领任务。也算是宗门之中,赚取灵石的一种方式。

    不过在他被领去自己木屋后的第二天,记名弟子中有一人只有炼体四重修为这一条消息便悄无声息传至每一处……

    另一边,牧苏换上记名弟子的灰袍,秉持着不修炼、不外出,熬时间这一原则,躲在木屋闭门不出,期间牧苏还下了个线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各位不要误会,不是吃喝拉撒,而是撸了一发。

    离牧苏进入宗门过去三天整,系统警告出现,看来已经到达副本能容忍的极限。

    第三日正午,终于出门的牧苏很快就听到了那道传闻。随后停止认识,并没有到处乱嚷自己就是那个好欺负的存在。

    已经深刻认识主角不死定律的牧苏放弃了主动作死,转而潜伏于暗处。

    当一柄剑悬于头顶,往上跳并非唯一办法。可以脚下垫着东西,也可以等着它,它早晚会落下来的。

    仙灵太宗上一次收徒已过去数月之久。这段时间内,数千名记名弟子中,有得侥幸升入外门弟子,有的十年期满被迫离去。

    都是走的,唯独没有来的。

    因此,牧苏这个生面孔显得鹤立鸡群,并且很轻易与那炼体四重联系上。

    故而当牧苏蹲在地上看蚂蚁打架时,不知不觉便被一群弟子不怀好意围了上来。

    后知后觉的牧苏恍然发现围上来同样身着灰袍的记名弟子,警惕起身,手掌藏于宽大袖袍之中。

    这些家伙……不是要给自己机缘的吧……

    “你是新来的弟子吗?”领头者是名二十多岁青年弟子,走至牧苏身边,微低头俯视矮他几分的牧苏道。

    牧苏十分自然熟练的流露出一副讨好模样:“小弟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若有得罪之处——你他妈来打我啊!”

    牧苏突然暴起,一拳揍在猝不及防的弟子眼睛上,转身便逃。

    男子惨呼一声,应声捂住左眼,只觉一时酸涩难忍无法睁开。

    “抓住他!别让其他弟子抢先!”

    他一指跑出数十米远的牧苏,擦去渗出眼泪半眯起眼睛大喊。

    “让你抓住又如何?”求仙山山脚下,一片稀疏山林中,两道人影相对而立。

    一名少年十五六岁年纪,黑发黑眸。带着不甘而倔强的眼神。身着记名弟子灰袍。

    与之相对的是名眉眼略显狭长的青年,嘴唇偏薄使得整体看去有几分刻薄之意。

    少年紧紧握着拳头,身躯微微颤抖着,冷声说道:“别忘了,这可是在宗门内,你敢杀我?”

    “不敢……”青年声音阴柔,狭长眼眸掠过一抹阴狠:“可打断你的四肢,废去你的修为还是可以的。”

    少年冷冷的看着它,眼神如刃,深吸口气:“断龙之渊中你我并没干戈,何止如此。”

    青年话语带着一丝杀意:“夺我奇遇,断我机缘,不共戴天。别以为躲入仙灵太宗我便无可奈何了。此处无人,纵然发现你生死不明,谁又知是我所为。”

    紧握的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一丝殷红鲜血缓缓流淌下来,脸色显得狰狞无比:“那造化瓶乃是被我所得,是你强抢不得百般陷害!如此纠缠你真当我不能奈你何吗!”

    修为不如,如若交手,恐难落得好下场。可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咽下。

    话音落,少年便抢先攻了上去,单薄瘦弱身躯爆发出惊人气势,一步跨出,带着凛冽拳风直捣而出!

    青年狭长眸子闪过一抹厉芒。很好,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他竖掌为刀,竟有淡淡绿芒浮现其上。

    少年眼瞳一缩。灵力……他竟然已经触摸炼气境边缘了吗!

    他紧咬牙关,蕴育全身气力灌入这一拳之中。

    剑拔弩张一刻,二人却同时听到身侧传来一阵乱哄哄叫嚷声。

    “快追!不要让他往那边跑!”

    “该死,炼体四重怎么跑的这么快!”

    “你若再跑我们便不留情了!”

    下意识望去,便见一名黑发黑眸,肤色白皙的少年奔逃而来,身后不远处坠着十数名记名弟子。

    “该死!下次我必废你!”不甘留下一句话语,青年阴冷扫了眼领头少年,转身往相反方向飞快离去。

    青年一离去,少年整个人仿若失去全身气力,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旋即他仿佛想到什么,直起身眺望过去,脸色骤变。

    很快,追逃队伍便多了一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穿过稀疏树林,途经不少正在空地修行练功的记名弟子,各个惊疑不定。有认出这群人的,面色微变连忙远离。

    仗着痛觉底,牧苏如疯狗一样冲着。一时之间身后那群炼气七重八重的记名弟子竟是追不上。

    但终究还是会累的。牧苏逃跑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你跟着……跑什么……”牧苏上气不接下气感觉身体愈发沉重。

    身旁并肩的少年苦笑着:“那么多人冲过来,当然要跑。你怎么惹上这帮人。”

    间接被牧苏解决掉一个麻烦,他对牧苏抱有几分感激,尤其二者年纪相近,更让他产生一分好感。

    “他们怎么了?”牧苏是真的好奇。或许他们觉得自己是掠食者,但在牧苏视角这就是群会被自己当垫脚石打脸的送财童子,利人损己。

    主角的灵石是你们这些渣渣能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