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元旦活动:你们打赏,我会感谢你们——臭不要脸的还想要加更?做梦!
    伴随绿芒离开,灵石一阵咔嚓嚓破裂,化为粉末。

    10%痛感代表着牧苏能边谈笑风生边让别人踢他的蛋蛋。所以此时本该是痛彻心扉,满地打滚的疼痛只是让他头皮阵阵发麻。

    并且他惊奇发现到,已经被恢复到一半的血量正如泄气般飞快下跌。一个呼吸间就只剩五分之二。

    只可惜惊喜来得快去的也快。几息后,头皮不再发麻,血量也停在了一丝的位置。

    又是差那么一点。

    牧苏以为就此结束了,转身便要离开。一步还未迈出,脑海深处突然传来哗啦破碎之声。

    仿佛一条锁链凭空断裂。

    一股热流忽然涌上全身,牧苏震惊之中,原本停留在炼体四重的境界此刻正飞快提升着……

    炼体五重、炼体六重、炼体七重……炼体九重!

    天地灵气飞快向牧苏汇聚,只听牧苏丹田处咔嚓一声脆响,灵台一片清明。

    突破至炼气境!

    然而仍未停止,随灵气灌入,牧苏境界仍然在稳步提升,直至半柱香之后,周遭天地灵气恢复平静,而他的修为也稳固在炼气中期!

    轻吐出一口气,牧苏闭上眼睛,心神沉入体内丹田。

    冥冥之中,他感应到丹田处多出一抹乳白色光晕,如星河缓缓转动。

    “诶……直接跳了一个大境界,这他妈比异火还猛啊!我是杀你全家还是打你妈妈了!这利人损己的缺德事他怎么就干得出来啊!

    情绪激愤之中,牧苏不知不觉用上了君莫笑式的激烈吐槽法。

    他有那么一刻就要掀桌子退游戏了。

    从来都只有他坑别人的份,可现在他居然被坑了。

    太阳消失在山头前,牧苏慢吞吞从树林中钻出,落日余晖将他的影子拉的狭长,显得寂寥而又孤单。

    一夜过后。

    在木屋睡了一夜后,第二天一早牧苏便精神百倍的爬起来,浑然不见昨日泄气,正是所谓的夫妻没有隔夜仇。

    当然,他不太会比喻。

    早早出门,空地处随处可见呼哈练功修炼的记名弟子。这群天赋、资源不够的记名弟子也只能依靠努力了。

    “师兄似乎很感慨嘛。”邓青妍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宽大袖袍被他拉起,漏出一小截皓腕,身上散发着热意,白皙脸庞带着健康的红晕,似乎刚练完功归来。

    牧苏遥望着空地上的弟子,似乎真的感慨万千:“他们远比那些天才还要努力。”

    邓青妍被他的情绪所感染,默默点头。

    牧苏收回目光,望向邓青妍:“给你讲个故事吧。”

    邓青妍没有说话,只是流露出倾听的表情。

    接下来,懵懂天真的邓青妍将会用一生的时间来试图遗忘此刻。

    谁又能想到,在没有其他玩家的情况下,牧苏居然丧心病狂到连npc都不放过。

    “我有两个朋友。一个本钱雄厚,一个又细又短。”

    “嗯……?”邓青妍忽然感觉哪里怪怪的。

    “本钱雄厚的那一个,非常受女孩子的欢迎,很多女人都渴望与他来一场战斗。因为他本钱雄厚,所以并不需要去认真战斗。每次他都会应付了事,甚至一动不动,只要摆个姿势就可以,然后女人们仍然爱他爱的要死——因为他本钱雄厚。”

    现在,再天真的人也能明白牧苏指的是什么了。

    “而又细又短的那个,每一场战斗都使出浑身解数,竭尽全力。不将对方击败誓不罢休,甚至不惜借助外力甚至使用药物来支撑。”

    牧苏目光望向不远处修行的弟子们,目光变得深邃,如若穿越无数时光,看向他的那位朋友。

    “因为他是在为自己的尊严而战斗。”

    “明白了吗?”牧苏收回目光,看向身旁一脸呆滞的邓青妍:“有些时候,不是只要努力就行的。人们只会爱本钱雄厚的那个,而不是努力的那个。”

    他画风一转,嘿嘿笑道:“师弟,你的那个有多长呢?难不成你没有吧……”

    “不要说这么奇怪的话题啦……”邓青妍下意识夹紧双腿,感觉下面凉飕飕的,好像什么也没穿一样。

    他连忙扯开话题:“走吧师兄,我带你去看热闹。”

    还来?

    原本**熏心想着摸他娘一把的牧苏闻言,顿时流露出警惕。

    邓青妍以为牧苏在担心昨日之事复发,轻声宽慰说:“没事的。和你我无关。”

    路途上,邓青妍用那精湛的话唠功夫事事巨细的将整个过程叙述一遍,连天空略过几道飞鸿什么颜色的还有一个飞得太高看不真切都说了一便。牧苏很有理由怀疑他这是在报复自己。

    精简一下,内容大意便是一名叫林枫的记名弟子与程燕的女子是偏远小城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更有婚约在身。机缘巧合,程燕认识了世家弟子王子豪。后者青年才俊,背后更是庞然大物王氏家族。不出意外,在王子豪许诺下程燕转投后者怀抱,在王家势力运作下进入仙灵太宗。而程家也为攀附富贵,毅然撕毁婚约,与林家反目成仇。

    林枫因此成为家族笑柄,连带双亲也抬不起头来。他为找程燕问个清楚,化悲痛为力量,刻苦修炼。竟是凭自身努力而成为仙灵太宗记名弟子。

    而不久前,他终于打听到程燕下落,竟与他同是记名弟子。便头脑一热找了上去,被有心人看到,告诉了身为内门弟子的王子豪。

    于是事件从林枫找程燕再到他与王子豪对峙,事情愈演愈烈。

    一幕悔婚的戏码,怎么看都应该是发生在牧苏身上的剧情。

    心中盘算了一下这种事如论如何也牵扯不到自己身上,就算牵扯上也最多是那个什么程燕看上自己,要死要活要嫁给自己。于是牧苏也乐得去凑热闹。

    盏茶功夫,来到事发地的二人便看到,远处空地围着一群记名弟子。正中间,有三人相对而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刚凑到近处的牧苏登时瞪大眼睛。

    这是我的台词啊!

    这话应该我来说啊!

    干嘛呀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