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元旦活动改:你们打赏,我会诚心的感谢——就是不加更!想也别想!
    说话之人是名十七八岁男子,黑发利索扎为马尾搭在脑后,一袭合身的灰色长袍显得身姿挺拔修长。黑眸古井无波凝视着身前二人。

    “程燕,我来找你了。”

    被她称作程燕的女子面容娇好,美眸复杂,躲闪着不敢与之对视。

    在他身旁,一袭白袍的俊俏男子一挥折扇,虽然轻笑但眸中毫无笑意道:“林师弟真是威风。威风到敢用这种语气和你的师姐对话。我看你是忘了宗门的规矩了吗?”

    这三位想来就是主人公了。

    林枫理也不理,一双黑眸紧盯折程燕:“你移情别恋,我不怪你。人往高处走,比起王家,我林家远远不足。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撕毁婚约!如此行径,你将我林家脸面置于何地!”

    “够了!”王子豪一收折扇,眸子转冷:“听你罗里吧嗦说了一大堆,狗屁不通。”

    “你……”林枫眸中略过一丝怒色。

    “男欢女爱你情我愿之事,有何不妥。程燕倾慕于我,自然而然会离开你。莫非你要逼迫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强行嫁给你!”

    虽然有偷换概念之嫌,但他这番话的确没毛病。

    林枫哑口无言。潜心苦修的他在嘴皮子上哪是世家子弟的对手。

    “若有朝一日,程燕欲离我而去,我自当放手。人各有志,感情岂是强求的。”话语深情,偏偏王子豪说得字字珠玑,如一柄柄刀剑直刺向林枫!

    “而你,不过是被可笑的占有欲蒙蔽了双目的莽汉罢了!”

    林枫如遭雷击,面色惨白,身形一阵摇晃,冲击灵魂的话语令他开始怀疑起自身。

    难道……他说的……他说的才是对的……

    ……

    “王家出了个厉害的人物啊。”

    仙灵山,靠近峰顶之处。一片玉宇琼楼。飞鹤展翅,云雾缭绕,恍若仙境。

    琼楼一角,孤崖立有一亭,纱幔轻扬,亭中二人相对而坐,热酒散着雾气。

    另一人轻酌一口:“出自王家,耳熏目染,总归学到了一星半点。”

    ……

    眼见林枫心神不定,王子豪乘胜追击。冷喝道:“如果有第二次别怪我不客气”

    “如果有第二次别怪我不客气。”躲在人群里的牧苏突然阴阳怪气学了一句。

    他作死的毛病又犯了。

    王子豪瞳孔微缩,微微蹙眉目光扫向周围记名弟子。

    那道鹦鹉学舌来得突然,他没察觉声音由何处传来。

    得此空隙,林枫稳了稳心神,吐出口浊气沉声道:“确实如此。若她真心与你,我当然不会干涉。可她万不该擅自撕毁婚约。我林家虽非名门世家,但总归有些底蕴。她如此行径,将我林家置于何地!即便悔婚,也该由我来!”

    王子豪不气反笑,声音阴冷得可怕:“程燕可是你奴婢?”

    “此话从何说起。”

    “程家可是你附庸?”

    “与我林家结好。”

    “原来如此,非奴非附。”王子豪故意发出能让在场人听清的自言自语。冷冷凝视脸色阴沉的林枫:“你林家要脸面,你林枫要自尊。她程家,她程燕就不要了?”

    林枫登时哑口无言。本身此事便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恶意去说,程燕见异思迁,攀附权贵。可若换个角度,不过是未婚妻变心转投他人怀抱的俗套戏码。

    当然身为当事人,头顶大草原的林枫总归占着一点理和人心,当下冷笑说:“她既然肯离开我,日后当出现更为卓越的青年才俊时,她未必不会把你也一脚踹开。”

    “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还是管好你自己吧。”牧苏踮起脚尖声喊了一嗓子,立刻如潜水一般缩进人群消失不见。

    “谁在学我说话!”王子豪神色一冷,厉声喝道,周身气劲外放。

    依靠言语所垒起的功势连续两次被破坏,便是泥人也有脾气。

    何况王子豪并非泥人。

    没人应声,王子豪不得强压怒意,对林枫冰冷道:“滚吧,倘若再纠缠于——”

    声音戛然而止,王子豪倏然转头,望向牧苏所在方向。

    哗啦——

    就像人群里有人偷偷放屁并被发现,所有目光齐刷刷看向牧苏,接着就像发现不是放屁,而是拉在裤子里,以牧苏为原点,人群呼啦退去七八米远。

    转眼间,偌大个空地就牧苏和邓青妍孤零零站在那里——后者还带着僵在脸上的窃笑。

    牧苏无辜眨了几下大眼睛,一指身旁邓青妍。

    “他干的。”

    趁众人发愣,牧苏转身便跑。他屁下妖风小郎君的称号可是名不虚传的,转眼间绝尘而去。

    ……

    那崖,那亭,那二人。

    “这小子是林枫的朋友?”

    “他乃静灵与蕴剑带回,二人并无接触。”

    “倒是有趣,王家小子想以势压人,结果被他寥寥几句破坏得干净。无心就罢了,若是有心的……当个记名弟子却是屈才了。”

    “还有两日小比,且看着吧。是龙是虫,终归要出来转转。”

    ……

    牧苏逃回木屋不久,邓青妍便后脚赶来兴师问罪。

    “你怎么就回来了!”牧苏大惊失色。

    “你很期待我回不来吗。”邓青妍嗔怒,大有不得说法誓不罢休之意。

    “没有没有,大庭广众谁都知道是我干的,找你麻烦干嘛。我的意思是……”牧苏小心翼翼问:“他没问责什么?”

    “王师兄不介意,任由我回来了。”邓青妍大咧咧坐到床上,眸子死死盯着牧苏。

    “他有那么好心?”向来已最大恶意揣测他人的牧苏抱着怀疑,尤其是那位王子豪有着标准被打脸角色的名字,样貌,修为,背景。

    他还指望这个王子豪来弄死自己呢。

    当然无论怎么洗,他卖队友这件事是事实。

    牧苏还指着从邓青妍身上占便宜呢,便解释说:“那是脱身之计。王子豪的表现你也看到了,他连声音都无法分辨吗。”

    “如果他找我麻烦怎么办!”邓青妍不依不挠,这种事换谁也不会接受。没与牧苏翻脸已经算邓青妍仁慈了。

    牧苏一本正经:“我修为其实已经金丹,周遭十里风吹草动逃不过我的眼,他敢动手我弹指间就让他灰飞烟灭。”

    “你怎么会可能有金丹境。”

    “对啊,你也没被他找麻烦嘛。”牧苏理直气壮。

    所以也活该这货一直没有女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