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舌♂战群儒
    一炷香后,又是一轮金光落入周边。只是此回只有百道。与此同时,长老声音响起。

    “前百已出。”

    他袖袍一挥,百道结界逐渐淡去消失,而在原地,十道大了数倍的结界重新升起。

    变化不止这些,另有十名身着蓝袍的执事出现白玉广场中,用以评判胜负。

    “这回看你还能不能逃过去。”邓青妍傲娇轻哼一声。

    他长袍破损,漏出一截雪白小腿。气息也有几分不稳。先前一场战斗他倒霉遇到一名炼体九重弟子,底牌几乎用尽方才取胜。

    而牧苏屁股都没离开蒲团过。

    牧苏号牌为八,随大比开始,即便百般不情愿也只能起身迈入结界之中。

    结界外有些疑惑声散开。不少弟子奇怪发现牧苏有些眼生……

    “是他?”

    “这个人……”

    “林……林战?!”

    “怎么可能!”

    分坐两地的林枫和王子豪不约而同喃喃开口。

    另一边,林青儿美目惊异,一旁林傲亦是充满错愕,旋即眉毛深深蹙起。

    区区不过炼体四重,怎么可能在记名弟子中杀出重围。瞧着一旁林青儿美眸绽放异彩,林傲眸中掠过一抹阴沉。

    结界中,牧苏的对手未见人,先闻咳声。便见一名男弟子捂着嘴巴,佝偻着身子边咳嗽边走入结界。殷红血液顺着指间低落。

    牧苏瞧他模样就忍不住嘴贱道:“喂,你撑不住就去看医生啊。一会儿死在台上算谁的。打扫起来也不方便,别给宗门添麻烦啊!”

    “你……咳咳咳咳噗哇——”男弟子指着牧苏你了半天,噗哇吐出一大摊血,已是强弩之末的他气急攻心,支撑不住向后仰倒。

    浮于结界上空的执事落入场中,在牧苏脸上看了一眼,有些复杂道:“林战胜。”

    他连比武开始都还没来得及说。

    “让你嘴贱。”牧苏轻拍了几下自己的脸,下不去重手。

    盏茶时间后,侥幸获胜的邓青妍看到毫发无损的牧苏,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也懒得问他过程了。

    一轮比完。宗门给予弟子一炷香休息时间。一炷香后,牧苏等弟子重新走入各自结界。

    牧苏对手年逾二十,剑眉星目。手持木剑斜指地面。

    瞧他不俗的卖相牧苏心中很不爽,直接认输便宜他了。

    牧苏打量他时,他同样在打量牧苏。

    之前比试中完全没发现他的身影……南宫经略心中微沉。那么只剩一种结果。每一场比试他都是用极快速度解决对手,并且自身毫发无损!

    算计一番,南宫经略心中便有了决定,遥对牧苏微微一笑。

    “林战对南宫经略,开始。”

    恰好是第一轮主持牧苏比试的执事连忙开口。

    “我——”

    “我认输!”南宫经略果断开口。

    牧苏一双死鱼眼有史以来瞪到最大。

    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认输都有人抢啊!奥林匹克精神在哪里啊!

    一些留意此处的弟子纷纷一窒。同样一窒的还有那名执事。

    而南宫经略已经头也不回转身离开结界。

    浮于结界上空的执事落入场中,在牧苏脸上看了一眼,有些复杂正要说话。

    牧苏瞪了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美男子啊!”

    “……林战胜。”

    兵不血刃连胜两场,让得牧苏所在区域吸引了不少注意。

    一炷香后,牧苏再次回到场上,这一回对手是个熟人。

    执事喊过开始后,其余九个结界顿时交起手来。唯有牧苏这边没有动静。

    “师弟。”林枫对牧苏点了点头,友善一笑。“之前的事……多谢相助。”

    牧苏一双死鱼眼看着他:“没什么,其实我觉得王子豪说的有道理。”

    令人窒息的回复。

    短暂一滞,林枫牵强笑了笑:“无论如何,师弟帮我解围我会记下的,不过这场比试我可不会留手。”

    虽说如此,他看牧苏目光已不像先前那般友好。

    他脚下一踏,向牧苏直冲而来,欲速战速决。

    所谓主角,便是我可以装逼打脸抢你妹子。你敢多看我一眼我就搞你全家。来到此副本,牧苏不可避免染上几分恶习。见林枫居然敢对自己冷淡,也不管什么认输不认输了。

    丹田灵力躁动起来,由牧苏操控沿着手臂脉络,聚于掌心。手臂平伸掌心向外,遥对急速冲来林枫,牧苏一声冷喝。

    “神罗天征!”

    强横灵力风压猛地自牧苏掌心狂掠而出,袖袍猎猎抖动。前冲林枫浑身一震,只觉一股无法抵挡巨力迎面而来,如面对飓风一般。

    脸上皮肤被风压吹动,若有小虫游走。林枫连一息也没能支撑下来,整个身体便被灵力仰扬起吹飞出数丈。滚出几圈后他再爬起,已是出了结界!

    一招落败!

    “炼气!”

    惊讶喊声在周围响起。

    数道隐晦神识在牧苏体内探查一圈,然后发现了彼此——相互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众弟子或羡慕或惊愕目光望来,牧苏告诫自己不要沉迷在虚荣中。自己可是来认输的!

    “炼气中期……这小子是被人夺舍了吗!三日前他修为才……”当日将林战带回的粗犷男子见这一幕,忍不住惊异道。

    “你探查过?”

    在其身旁,谪仙男子身边浮现墨字。

    粗犷男子摇头。

    磨字化开,重新组起:“那便是了。”

    粗犷男子恍然:“你是说他隐藏修为?这小子真能隐忍啊,听说他在林家过得可不好。”

    “身为外人,如若不忍,你我来时也看不到他了。”

    “这倒也是。”

    另一边,执事复杂宣布了林战胜出。

    牧苏走出结界,看向邓青妍所在位置。

    邓青妍感觉很糟糕。

    他发丝凌乱,黏在额间。苍白嘴唇深呼吸着,肺部如火灼般疼痛。

    整条右臂已经使不上力,无力垂下。殷红沿着指尖滴落。

    付出是值得的,他的对手已经瘫坐在地。衣裙凌乱香汗淋漓。

    执事宣布胜负后,她的同伴将她带离结界。邓青妍缓出一口气,心神放下后只觉伤口更为疼痛,身形微微一晃,忽然感觉背后靠在了一个宽广温暖的胸怀。

    柔和好听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怎么样?”牧苏轻轻拦住邓青妍,柔声问道。

    在妹子最柔弱的时候出现获取芳心,这种套路牧苏身经百战,见识的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