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又是虎又是羊的,弄啥咧?车迟国斗法吗?
    如此光景持续了一分多钟,背景音乐逐渐淡去。

    林战在官道上行走,画面缓慢环绕,穿过路边树林,遮挡视野。再出来时画面一变,林战立于矮山上,风吹动黑发,眺望下方几里外,名为天下镇的小镇,意为天之脚下。旋即目光微移,落在更远处朦胧的擎天山脉。

    林战心中想起来之前关于擎天山脉的介绍。

    相传百万年前仙界突遭变故,擎天山断裂,从此灵界与仙界断了联系,即便度过天劫,也没有仙乐袅袅,众仙相迎入仙界之相。只能留在灵界成为伪仙。再无一人飞升。

    而擎天山断裂,也使得域外邪魔有可乘之机,在灵界仙界空间最薄弱处突破,逼迫灵界各宗背水一战。

    如今的擎天山脉高不过千丈,横截面光滑犹如被斧子砍掉,云雾遮挡间,显露着寸草不生的断山。就像只剩下树根的古树。

    但仍可隐约感受到,当年它长不知几万里,探入云端直达仙界,无数修士凡人慕名前往,却犹如沧海一粟的盛景。

    “就在前方了,先到天下镇落下脚,打探下消息吧。”林战收回目光自言自语。

    画面此刻一闪,飞入林战后脑。短暂漆黑后,牧苏恢复了身体控制权。

    牧苏打了个哈欠,终于结束这冗长的过场动画了。

    虽然加起来还没五分钟。

    ……

    林间空地,有两帮人马正在对峙。

    严格来说是三帮。在两帮人马中间,另有一名浑身浴血手持长刀男子。

    一名身材高大,身披斑斓虎皮的壮汉声如洪钟,哂笑道:“都说你王动重情重义,怎么,如今为了一本小小黄级中品功法连妻儿性命都不要了吗。”

    持刀男子怒吼道:“我王家刀法绝不会交由你们这些歹徒手中!”

    另一边,一名身材削瘦,蓄着山羊胡的男子抬手轻轻一挥:“上。别让猛虎门的杂碎抢到。”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时,一阵窸窣声从一旁树林灌木中传来,在寂静空地格外明显。

    牧苏刚一钻出草丛,就见一大帮人齐刷刷看向这里。

    牧苏眼睛在这帮人来回打量,眨了几下眼:“你们打你们的,我路过。”

    然后就要从一旁绕过。

    持刀男子瞧着牧苏那沾了几片枯叶泥土的深蓝长袍,脑海深处一道几近被遗忘的记忆忽然闪过。他陡然瞪大眼睛,高喊道:“前辈留步!”

    听到这话牧苏走得更快了。开玩笑,不跑等着触发任务然后被送机缘?

    持刀男子见状,悲愤叫道:“阁下贵为仙灵太宗弟子,遇歹人行凶难道不管不顾吗!”

    “仙灵太宗!?”

    “仙灵……”

    山羊胡一口气没喘上来,连连咳嗽。虎皮大汉稍好一些,但也惊疑不定望向牧苏。

    他们相当惧怕这名仙灵太宗弟子插手此事。长寿帮和猛虎门固然在此地有着不小威望。但比之仙灵太宗,确是如擎天山脉和天下镇的差距。

    “对不起。”

    “管不了。”

    “等死吧。”

    推脱三连脱口而出,牧苏横穿现场就要离开。

    “天下镇为仙灵太宗管辖之地,难道宗门弟子任由邪派肆意屠戮无辜百姓修士吗!”持刀男子震声吼道:“他们二帮为虎作伥作威作福,此次更是图谋我王家刀法,甚至将我妻儿抓走。如今我那风韵犹存的妻子与貌美如花的女儿更不知遭受了何种侮辱!我王动,为除世间害,愿将王家刀法献于前辈,恳求前辈能救我们于水火之中!”

    说罢,王动将怀中一卷书籍拿出抛向牧苏,落在他的脚下。

    风韵犹存?

    貌美如花?

    这两个词形形容妻女,怎么听怎么别扭。

    但牧苏很坦荡的意动了。眼神在二伙人间来回打量。

    这群杂兵怎么也不像炼气境的样子。在他们人群里丢个神罗天征……一定很有趣吧。

    “喂喂喂话可别乱说。”虎皮大汉被牧苏盯得发毛,生怕说慢了连忙辩解:“俺猛虎门虽然都是一帮粗人,但平时也就收点保护费,抢几趟镖。奸淫掳掠这事俺们可不干。”

    山羊胡也附和道:“我长寿帮以仙灵太宗为首,怎敢在仙灵太宗治下闹事。前辈不知,我只想借他刀法一观,哪只闹得这种场面。如今她妻女正在我长寿帮做客,吃好喝好,未受半点不公。”

    说罢还怕牧苏不信,踢了一脚身旁跟班:“快去,将王兄的妻儿请来。”

    王动似是不敢置信自己妻儿无事,整个人怔在那里。

    见二帮如此识趣,牧苏也就收起了出手的打算,在二人眼热目光中弯腰拾起那本刀法,抖去其上灰土,拿到唇边吹了口气,随意掀开一页。

    “宿主,系统监测到刀法夹页藏有玄级上品功法。”

    销声匿迹好久的什么万界还是万界什么系统此刻冒了出来。

    我就知道。

    牧苏心中**,理也不理系统,如烫手山芋般就把书籍随意丢给虎皮男子。后者手忙脚乱接住,愣愣看着牧苏。

    “为了一本破功法喊打喊杀的,可真有出息。那个谁——”牧苏指着虎皮男子的手点了点。

    虎皮男子恭敬谄媚:“小人叫赵虎。”

    然后在牧苏手刚指向山羊胡时,后者就连忙道:“在下名公孙羊。”

    “你俩是天下镇的吧,带我去你们那看看。”

    二人对视一眼,暂且放下心中芥蒂,忙不迭应答恭敬牵头领路。

    若能搭上仙灵太宗这头鲲鹏,区区王家刀法又算什么。

    很快,王动妻女被人送来,牧苏见到了王动“风韵犹存”“貌美如花”的妻女。

    然后他就再也不想母女双收的事了。

    ……

    擎天山脉顶端。

    各宗弟子汇聚顶端一角,各自而坐。

    灵界顶级宗门宗门之间,也并非一团和气。

    不光正邪之争,各宗彼此新仇旧恨数不胜数。甚至同门之中都会心存间隙。只是明面上因有域外邪魔作为外敌而勉强拼凑一起。

    因此远古战场内,不光要面临邪魔残魂与灵力风暴,更要小心身边的“自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