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噼里啪啦一阵乱打
    壮汉单膝跪下,将步辇轻缓放在地上,穿上长袍的牧苏迈腿走下,挥了挥手,在壮汉少女行礼退去的背影中昂首挺胸,紧咬不放道:“阴阳人烂屁股。”

    阴柔男子眼中杀意如有实质。他嘴唇微动,竟不顾大庭广众,阴冷开口:“远古战场中,我必杀你!”

    掀起一片哗然,仙灵太宗众弟子更是起身凝聚灵力,太虚宫诸位弟子也都纷纷站起,冷眼看去。

    两宗相争从来都只是暗地里来。这样明面放话还是头一次。不少修士心中暗道,难道飞龙殿高层有什么变动不成……

    “用不着你动手!”牧苏高声冷喝,竖起拇指指向自己:“我来杀了我自己!”

    阴柔男子胸口一闷,一口气喘不上来,嘴唇哆嗦说不出话。

    还想说啥?你威胁一个人要杀他,那个人说不用你杀,我自己来。还能说啥?

    闹剧愈演愈烈之时,一道宏大声音在整个擎天断山回荡。

    “远古战场开启,诸君请一炷香内速速进入。”

    随声音荡开,几里外本空无一物之处忽然朦朦胧胧。一股无法形容,似乎与天地格格不入,令人生厌排斥的气息散开。

    周围散修见战场已开,如蝗虫一般纷纷激射而出,投入朦胧之中,一点涟漪也没掀起。

    另一边,牧苏回到队伍,发现有不少熟人在。韩元基、林傲、王子豪。

    嗯……说是不少仇人在好像也没毛病。

    就是不知林傲是如何想的,居然凑到牧苏身边,将一枚玉石和灵图递给他:“远古战场进入后会随机出现一处,灵图可感应周围百里同门。进入战场后先尽快汇合,再做其他打算。还有,战场内充斥空间裂缝,千万小心,不要撞到上面。遇到危险时捏碎玉石,会自动被传送出来。远古战场持续十日,皆时可抵达灵图上标记的节点离开,或是捏碎玉石。”

    “切记一点,此地数万年鲜有修士涉足,因此妖兽众多,大多盘踞深山洞穴中。其中翘首者可与元婴期匹敌,切记敬而远之。”

    说完之后,瞧见牧苏诡异眼神,林傲轻哼一声,假装不在意扭过头:“我才不是在关心你,我只是……我只是怕你死得太早!”

    怎么说呢……好意他是心领了,就是赶紧收起这幅傲娇姿态吧。

    ……

    各大宗门很显然算漏了一件事。

    或者说他们并不在乎。

    往年远古战场皆为金丹修士。御空而行,瞬息百丈,一日内便可横穿远古战场。可此次进入各个都是炼气修士,便是御物都极费灵力。

    百里之遥在这危机四伏远古战场内,连一天都难走到。

    一片树林中,牧苏懒散前行。

    战场内随万年休养生息,植物生物重新占据这里。看上去与外界并无太大区别。

    牧苏不觉得如何,但进入的其他修士只觉自身与这方战场碎片格格不入,空气中更是灵力稀薄至极。

    初入远古战场,怀着对战场内的谨慎,各修士间暂且一团和气。但随宝物相继被发现,争斗在所难免。

    要知道,战场百年一开启。其内百年以上灵草可谓说遍地皆是。

    当然,这些与牧苏干系不大。他只想在不被系统判定为懈怠的情况下拖完这战场十日游。

    能死最好。

    一炷香后,牧苏来至一处四面环山的盆地之中。

    正南有一幽深洞口。

    牧苏如见了初恋般怦然心动。

    万一里面有个妖兽能一口吃了自己……

    在牧苏嬉笑跑进山洞不久后,数名女子环绕当中一名十五六岁少女出现在山坡之上。

    她们身着月白衣裙,正是紫宛宫弟子。

    一名身材高挑弟子一指盆地正南洞穴:“师祖,那物就在此处。”

    “宗里费尽手段将我修为压至炼气境,但愿韵凤当年并未看错,否则只能无功而返了。”被环绕之中的少女老气横秋叹道。

    “放心吧师祖,韵凤师叔当年看得清楚,差点就能得手。只是那妖兽回来,才不得不退离。此次师祖亲自出关前来,定能得手。”

    “野兽已有元婴修为。若在外界自然易如反掌。战场内我与你等修为相同,也只能取巧了。”

    话虽如此,少女并未将它放在心上。一行人莺歌燕语叽叽喳喳迈入洞穴。

    另一边,先一步入内的牧苏发现洞**别有洞天。洞穴越走越宽广,周围生长不知名植物,散着幽幽光芒。

    又往前行出不远,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广袤的地下世界。

    四处可见发光植物散着幽暗光芒,正中则是一片幽深黑水潭。奇异的是,黑水潭中心有一一丈见方小岛,岛上有一骸骨,盘坐岛心。

    正发愣着,忽闻身后传来杂乱脚步。牧苏身形一闪,躲至角落一颗石头后方。

    十几息后,一群女子从山洞中走出。

    牧苏见状忙低下头。旋即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怕被人灭口,怂什么?于是就光明长大站直叉腰,目光盯着这群不需要视力的女子走到黑水潭前。

    少女看着黑水潭心的那具骸骨,神情逐渐动容。

    众女子斜后方的牧苏打了个哈欠,觉得巨石有些挡视角,便爬上石头盘坐看着热闹。

    然后就像牧苏预计的那样,水里出来个大怪兽,众女弟子噼啪噼啪一阵打。大怪兽受伤了,叫嚷一阵吐出一大口毒,几个女弟子受伤了。然后没受伤的又是噼啪噼啪一阵打。大怪兽重伤了,满地乱滚,几个女弟子被撞飞吐血。剩下的女弟子噼啪噼啪再打几下,大怪兽死了。

    牧苏不是很会形容。

    地下世界一片狼藉。毒蛟盘踞一侧,尸首分离。

    少女收去法宝,急促呼吸着,回头看向众弟子:“你们可还好。”

    “回师祖,只是受了些伤,并无大碍。”

    少女镇定点头,目光微热紧盯黑水潭心的那具骸骨,脚下轻点腾起,离地数尺飞向谭心。

    黑水潭倒影少女身姿,她不经意一瞥,却发现幽深潭水下,一张狰狞巨脸极速放大。

    “还有一只!”少女眼瞳一缩,便要升高。却已然来不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