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初心不改,现在要做的就是快点去死
    水桶粗细蛇尾破水而出,凄厉破空声中,狠狠抽打在少女娇躯之上!

    少女被拍飞出数十丈,重重撞上岩壁,噗哇吐出大口殷红鲜血。

    “师祖!”

    “妖兽找死!”

    “保护老祖!”

    众女弟子急切,怒目而视水面。

    一只比先前大数圈,头生双角,几近化龙的墨色蛇蛟,从水中探出,蛟头高昂,竖瞳冰冷。

    众女弟子心下一沉,紧握长剑。

    蛟蛇冰冷目光如有实质在众女弟子间打量一圈,旋即扫到一旁蛟尸,微微一怔,刹那间充满暴虐,仰头凄厉嘶吼。

    众女弟子相互对视一眼,咬牙结阵而上。

    剑光掠影,削铁如泥法器砍在鳞片上,只留下几点白印。

    蛟蛇身子一动,蛟尾快若闪电横拍而出,登时数名女弟子被横拍而出。旋即蛟头高昂,数摊墨绿液体从口内激射而出,相继击打在女弟子身上!

    几声惨叫,众女弟子浑身冒气青烟,不过几息竟化为虚无,香消玉殒!令人遍体生寒!

    侥幸没被攻击的女弟子脸色苍白,为保护师祖,紧咬贝齿知难而上。短暂十几息,众弟子纷纷惨叫死去。转眼间就只剩少女一人!

    望众多门人为保护自己而死,少女心中酸楚,轻咬苍白嘴唇。似是下定决心般,轻咬指尖,挤出一滴精血,竖起二指掐诀一指蛟蛇。

    那滴精血散着微弱光芒,凝而不落,竟缓慢向蛟蛇飘去。

    精血飞出一丈,倏然展开,勾勒出一抹单薄血色身影,身姿曼妙,绝世倾城,漫步走向蛟蛇。

    那蛟蛇如临大敌,蛇舌嘶嘶,竖瞳紧盯模糊人影。

    蛇尾不安摆动,蛟蛇突然化为一道残影,冲向少女!

    想来它也感觉出少女才是关键。

    然而那血红人影却更快,登时化为漫天血雾,裹向蛟蛇!

    蛟蛇痛不欲生,满地翻腾,腾起漫天灰尘。

    灰雾朦胧中,只听蛟蛇凄厉嘶吼与撞击之声。持续十几息,逐渐减弱,直至销声匿迹。

    “咳咳咳……”被灰尘所呛,少女剧烈咳嗽着,连连吐出大口鲜血,在衣裙上留下触目惊心痕迹。

    尘埃落定,腾起灰尘逐渐散去。少女支撑起身子,较小身躯一阵摇晃,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衣衫褴褛,鞋子都丢了,心中泛起苦笑。

    自己上次弄得如此狼狈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咔嚓——

    精致玉足踩在碎石上,被碾碎的反而是后者。

    声音响起的一刹,少女猛然看向一侧,秋水长眸一缩。

    他是何时出现的!

    十几丈外,一颗半人高石块上,一名少年盘坐其上,身体前倾好奇望来。

    从外表来看,苍白脸庞带着人畜无害的表情,是个初看去就让人防备不起来的少年。

    不过,这幅外表下隐藏着一个烂透了的,贱的不行,恶劣的无法形容的灵魂。

    秋水般眸子下移,在牧苏那件袍子上停顿一息,少女牵强撑起身子,平静道:“原来是仙灵太宗的师兄,师兄莫也是被恶蛟的动静引来的?”

    她伤势严重,虽说仙灵太宗为名门大宗,但仍不能掉以轻心。谁知对方是否会心生歹意。

    牧苏摇摇头,指了指身下石头:“你们来时我就在这儿了。”

    少女抿起的笑容微微一僵。

    “你……都看到了?”

    牧苏一副烂漫模样认真点头。

    少女暗中调息,表面轻叹一声,所言似是发自肺腑:“我们乃是紫宛宫弟子。一入战场便尽快汇合。见这里有处山洞,便忍不住进入探索。哪知竟有一只恶蛟。被它偷袭……尽灭。”

    说至最后,哀伤之意流露。

    眼见徒子徒孙为保护自己而死,这种滋味她几时尝过。

    “诶?你们难道不是为了中间那具骸骨背上的黄包袱吗?”

    破坏气氛的轻咦声一旁传来。

    牧苏眼还挺尖。

    少女一滞,连续两次被人撕破谎言,让得她都有些想夺路而逃了。

    少女呼出口气,流露一抹苦涩:“看来还是瞒不住师兄。实不相瞒,那乃是我紫宛宫老祖。百年前进入的师姐们探得老祖尸身,以及随那场大战遗落的紫宛宫天品功法《紫气朝凤决》。只可惜被一头元婴期妖兽看守,未能得手。此次师妹随师姐师妹们一起——”

    “可我听她们叫你师祖老祖是怎么回事?”

    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少女平坦胸脯微微鼓起,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喊道:“没错!我便是紫宛宫太上长老!因此事事关重大,宫中便让我带队前来!原本有条不紊,顺利灭杀第一头元婴期巨蟒。谁知这里竟有第二头,而且还已经化蛟,接近化神!”

    坦诚相待是好事……就是这幅破罐子破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哦~原来如此。”牧苏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旋即好似想到什么,一双眸子愈来愈亮,最后竟如有实质,连少女都忍不住移开目光。

    我拿走天品功法——为了夺回想办法除掉我——千方百计的暗杀方式——暗杀失败时间结束离开战场——通告紫什么宫——紫什么宫逼我交出功法——宗门为难——为不让宗门为难毅然退出宗门——被紫什么宫追杀——宁死不屈——主角光环失效——跪了。

    一环扣一环!

    形象还很正面!

    完美!

    牧苏想的挺美。怀璧其罪,这紫宛宫一位师祖都亲自涉险,这《紫气朝凤决》一定至为重要。如果自己拿到手,她若想得到,定会设法除掉自己。甚至为了消息不外传而尽快动手。

    想到这里牧苏就更美了。

    惬意啊!终于不用走一步摔八回,吃鱼不吐刺,睡觉不盖被子,喝没烧过的生水,洗脸时憋气磨血了。

    乖乖等死就好了。

    牧苏身形一闪,少女愣神之际,便见他径直冲进谭边跃入湖中!

    然后就开始喊救命。

    跳水、呼救、淹死,一气呵成。

    “救、救命!我不会噗哇,我不会水啊!”就见牧苏大呼小叫,水面一阵扑腾。

    还不待少女有何反应,方才扑腾的牧苏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失去挣扎,沉入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