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新的作死计划
    很好,障眼法成功。

    水下的牧苏半眯起眼,向谭心游去。

    几息后,牧苏猛然钻出水面,爬上谭心,一把抓住骸骨背后的黄色包袱取下,长舒口气。

    现在,等死便好。

    不得不说,牧苏行为举止具有极高欺诈性与诱骗性。同时又因动作迅速。直到东西到手,少女方才如梦初醒。

    她轻叹一声。千年来的淡然性子使得她见到如此一幕仍神色平常,对高举包袱游回上岸,浑身滴水的牧苏施礼道:“此物乃我紫宛宫之物,还请道友交还于我,我等必有重谢。”

    牧苏高仰起头,鼻中喷出气:“能者居之。此物既然到我手中,岂有让出之理。”

    少女好言相劝:“《紫气朝凤决》乃是女子功法,道友即便拿到手也毫无用处。只要肯将之交给我,天灵地宝功法灵石,我紫宛宫愿拿任何来换。”

    “我不管!想拿走它,除非我死!”牧苏一副撒泼打滚模样。心中焦急,快啊,快露出杀意啊,快弄死我啊!

    不能从善了么……

    少女看似老气横秋的轻叹一声。

    年轻修士总是看不清利害。被眼前利益所蒙蔽。

    身为化神后期大能,她手下自然有着众多人命。但大都都是对该杀之人出手。对不相干之人下手,这还是第一次。

    心中决定已下,少女面容未流露丝毫。淡淡在打开包袱,取出功法玉简塞进怀里的牧苏身上瞥去一眼,较小玉足轻迈,向蛟蛇行去。

    牧苏放好玉简,又轻拍几下确保不会掉落后,这才抬头跟上少女。

    少女对跟上来的置若未闻。她走向蛟蛇,一路目光放在周围香消玉殒,失去生机的年轻弟子们。眼眸流露出一抹哀色。

    牧苏同样语气惋惜道:“真是可惜,不能趁热……”

    “……?”秋水般狭长眸子撇向牧苏。虽然后一句听着怪异,不过闻得话语间不含掩饰的惋惜,戒备与警惕无形中消融几分。

    如果她知道牧苏真实想法是否会冲上来自爆呢?

    最终,她在离蛟蛇四五丈外站定。微微仰头望向已经血肉模糊,只有墨绿峥嵘双角完好无损的蛟头。

    “道友,此蛟修为已近化神,一身精华具在双角中。对炼气、金丹境最为有效。”

    牧苏摇着头:“这颜色太原谅了,要不起要不起。”

    “道友可是担心有诈?”少女唇角翘起一抹弧度,说罢便上前,伸手欲触双角。

    熟料还未碰到,那双角轻噗一声,爆为一团墨绿粉尘将之包裹!

    少女面色微变,踉跄后掠退出粉尘笼罩范围,掠出数丈,不顾不远处的牧苏,就地打坐调息。

    “你被绿了!”

    一旁传来牧苏大惊小怪叫喊。

    少女胸脯不断起伏,双手掐兰花诀,一抹红晕渐渐升上苍白双颊,额头汗珠涔涔,断断续续艰难吐出口:“龙性本淫,此獠角中有催……情之用。我离那粉末太近,闭气太晚……”

    “你过……来。”前二字尚还正常,最后一字却是温声软语,似是连魂也要勾去。

    牧苏听得心头一跳:“你是在勾引我吗?”

    少女本就绝美,小巧鼻梁如玉般晶莹,秋水为神玉为骨,破损衣裙处冰肌雪肤若隐若现,墨玉般黑亮长发低垂下来。

    啪——

    一截树枝被抛过来,打在少女额头,落回到腿上。

    “你做什么!”少女眼眸清明几分,嗔怒道。

    “拿这个解决啊。”牧苏叉腰,理直气壮:“我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

    “你!”少女羞涩不堪,想自己修行千年,几时被如此待过。强忍羞意哼道:“区区蛟毒还奈何不了我。只是我身负重伤,灵力十不存九。还需道友相助一臂之力。”

    “嗨你早说啊。”牧苏这才放下心,小跑到少女背后,依照吩咐将双掌置于少女背后。

    仅隔薄薄衣裙,手掌热意传来,少女微微轻颤,长眸恢复一丝清明,掠过一抹决断。而就在此时,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冷喝。

    “神罗天征!”

    少女微怔,便觉身后陡然传来一股距离。

    下一刻,少女如破布袋般抛飞而出,划过一道弧度落入远处黑水潭

    “坏了,一不小心下意识放出来了……”牧苏吓得咬住手指。

    黑水潭,少女猛然钻出水面,平静脸颊看不出半点恼怒,在牧苏心虚的“你没事吧”的背景声中游到岸边爬上岸。

    单薄衣裙紧贴娇躯,将身材勾勒的……平坦至极。牧苏都有些无法直视了。

    少女运转灵力,将身上水气蒸干,并不在意望向牧苏,仿若先前什么也没发生般平静道:“《紫气朝凤决》对我紫宛宫事关重要。若道友不给,我便只能跟着你,一路不断讨要了。”

    牧苏挺想从少女神情中看出点什么。比如暗中怀恨在心,又或者是否中毒已深。奈何对方实打实活了千年,又怎会将心中所想轻易表露出来。

    “随便你。”牧苏表面平静,实则心里激动。就怕她不肯跟来。

    二人一前一后原路返回到地面。走在前面的牧苏大大咧咧,后方少女精致脸庞平静,心事难猜。

    沐浴在阳光下,驱散了一声寒意。

    以防万一,牧苏决定制定第二套方案。于是又道:“你知道这里哪里危险吗。”

    少女沉吟:“对你等炼气修士而言,远古战场危机四伏,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送命。这也是为何此次远古战场将侧重改为试炼。”

    “最危险的。”牧苏微眯起眼抬头直视太阳。

    “最危险之地,非黑雾海莫属。”

    “啥?”牧苏收回目光看了过去。

    “黑雾海非海。那里是万年前远古战场决战之地。无数强者仙人陨落于此地,域外邪魔也大半灭于那里。邪魔死后邪气不散,黑雾遮天蔽日不见天日,空间裂缝随处可见,更是无半分灵气。便是金丹境都无法在黑雾海待上一个时辰。甚至相传那里有新的域外邪魔诞生。那里虽机缘众多,但道友若想打进入的注意,还是早早放弃为好。”

    “出发!目标黑雾海!”牧苏高喊着冲出,将少女话完全当耳旁风。

    “你走反了。”少女轻叹一声:“黑雾海在另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