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永远不可能有人在逻辑上战胜牧苏
    少女神色依旧淡然,无法自保的实力与四周荒凉让她不禁话有几分多:“道友还未发现吗?”

    “发现啥?”

    “无法感知到天地间的灵气了。”

    “啊……嗯对对,我也感觉不到。”牧苏含糊敷衍,作为外来户,他也压根就感觉不到。作为一款游戏,也不可能让玩家感受到本就感受不到的东西。

    “这便是域外邪魔的可怕之处。它们天然与一方世界对立。无时无刻不想侵蚀我灵界。凡被邪气所污,灵气尽失,再无恢复可能。这也是为何那一站将远古战场用莫大神通从灵界剥离而出。”

    “灵界修士众多功法皆需灵力支撑。一旦体内灵力用完,而又得不到补充,便与普通凡人没什么两样。”

    少女透露出众多隐藏世界观。换其他玩家或许会大感兴趣,然而牧苏只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死,怎么死。嗯嗯啊啊含糊应答着。

    随之二人深入黑雾海,黄雾四面八方将二人包围。除脚步外再无其他声响,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二人。

    黑点游离于半空,如噪点般在眼前跃动。少女对这些神秘黑点忌讳莫深,宁愿耗费灵力避开它们也不肯被依附于身。

    牧苏无所畏惧,挺胸抬头走在前面。

    走得越远,黑色焦土愈发狼藉,起初不过数丈十几丈的深坑已被动辄百丈,或陨石坑般,或深不见底的坑洞替代。迫使二人不得不从一旁绕过。

    黄雾逐渐浓郁,能见度逐步下降。待二人深入数百里之遥,已然看不清十几丈外之情景。抬头望去天空,一片昏黄,不能辨东西南北。深坑更是变得幽深,似是魂魄都能吸去。

    如此深入黑雾海,连天地秩序都随之崩坏。细小砂石失去重力,在空中沉浮不定。

    平胸啊不,平心而论,牧苏觉得这场景气氛渲染啥的都挺好。就是看不到危险。哪怕天降一群外星人这种恶俗展开也成啊。

    如此想着,就见前方一抹怪影轮廓显现。

    “怎会有一座坟……”少女喃喃声响起。

    伴随接近,一座孤坟浮现于二人眼帘。说是孤坟,不过一座颜色与焦土格格不入的黄土包,一条斜插木块罢了。

    黑雾海中竟有一处孤坟,怎么想都觉得诡异怪诞。

    牧苏理所当然回答:“当然是有人立的。”

    少女黛眉微微蹙起,心中不详愈胜:“莫非是曾有人来此,立一此坟……”

    “哈,怎么可能。”破坏气氛的嘲讽一旁传来。牧苏走近几步,盯着坟包与那歪斜木牌良久,嘲讽道:“字写的歪歪扭扭,碑也立的歪歪扭扭,如果别人给立的,里面儿那主还不跳出来打死他?”

    少女轻哼:“那道友说说,这坟何人所立。”

    此刻的她倒有几分少女模样。

    牧苏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黑眸掠过一抹凌厉。“最不可能的往往是最有可能的。排除所有可能,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是他自埋了自己!”

    少女脸颊带着几分错愕:“什么……?”

    牧苏背起手,缓缓渡着步子:“先把坑挖好,然后钻进去,再把土埋上,立上碑,很难理解吗?”

    少女秋水长眸不自觉跟随牧苏身形移动:“他进去了,谁埋的土立的碑?”

    “他自己啊!”牧苏双手一摊:“他把自己埋进去了,然后再出来把碑立上,这不就行了?”

    牧苏向来擅长将对手拉入自己的同等境界,然后再用丰富的人生经验将之打败。

    少女不出意料被牧苏兜了进去,疑惑问:“你的意思是他立的衣冠冢,尸体并未在里面?”

    “当然在里面,不然他有病啊挖个坟自己不进去。”

    “……?”不愧是活了千年的老妖婆。思绪一瞬后,双眸便恢复清明,摇头淡道:“罢了这不重要。事出反常必有妖,道友还是绕开为好。”

    “我就不!”牧苏脖子一梗,冲到坟前就不走了。

    少女一声叹息,白嫩手掌轻翻,一块白玉玉牌出现掌心。只待一旦异变突起,便冲上前取出功法,捏碎玉牌离开。

    木条上歪拗写着。

    牧苏骤的老脸一红。一看这个名字他就无法抑制的心动了。

    “你认识这个人吗,宫凌——”话说半截,牧苏哆嗦了一下,才继续道:“薇。”

    几丈外站定的少女摇头,表示未曾听说,略一思索,将心中猜测说出:“许是当初决战幸存的前辈,重伤不治而在此立冢。”

    牧苏本想上坟包上蹦跶几下,看能不能让里面的活死人跳出来弄死自己——因为一般来说这种情景套路,里面的主肯定还没凉透。要不剩着一缕残魂,要不假死闭气啥的。

    但鉴于这个名字——牧苏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

    心念一转,他立于孤坟前,目光悠远,若穿透万古。沉吟开口:“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这词……可有上阕?”

    坟中那位没动静,反倒身后传来一道惊异脆声。

    “还未想好。”牧苏削瘦身形屹立坟前,负手而立。

    惊异声更甚:“这词是你做的?”

    “触景生情,忍不住吟诗一首。”牧苏头颅微昂,双目阖起。片刻后复睁开。

    “万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语述平淡,却有淡淡相思流露而出。少女忍不住上前与牧苏并肩,想要听得更清晰些。

    便听那淡如水的声音继续述说:“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将诗抄完,牧苏演戏演全套,低声自言一语:“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少女未语,似在细细回味词意。

    沉寂之中,忽有幽幽叹息恍若从九幽而来。

    少女惊醒,抬头与牧苏对视一眼。

    便听那叹息主人的声音在孤坟上空回荡:“两位深入葬地,是为了寻机缘而来的罢,何以在我这破陋孤坟逗留。”

    少女面色微变,正欲回答,就听牧苏声音响起。

    “也没啥,我就是想问问里面地儿大么,还能不能再挤挤,我也想进去呆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