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无心插柳柳发春
    少女轻叹一口气,不知为何,她对牧苏的回答没有丝毫意外。方才因那词而对牧苏升起的好奇也一同消失。

    气氛为之一静。

    片刻之后,那声音幽幽响起:“此处并非你等能逗留之地。罢了,既然汝送吾一首词,那吾便送你一场机缘,了却这因果。”

    “门儿也没有啊!”牧苏死抱着木牌不撒手。“千古名词你一个机缘就想了却?”

    “吾身因果太深,任何与我有牵连之人都将凄惨无比。便是说上几句也会因果缠身。此词的确世间难寻。便是吾闻之也不能自已……既然如此,那吾便立下誓约。此世与汝再无瓜葛。若有来世,便与汝皆为道侣,共登仙途——”

    无心插柳柳发春。

    “我……”不要二字还未出口,二人便觉身后一道劲风,忍不住向前踉跄,迈出一步!

    谁知一步踏出,眼前一花,四周景色骤然变化!

    二人消失后,坟包重归孤寂。

    良久,一声幽幽叹息。

    ……

    二人出现在一处山脚,四周断垣残壁。这片灰败残破景象由山脚连绵至山顶。顶端雾气朦胧间,一座残破大殿若隐若现。

    “缩地成寸!”少女明眸微缩,压抑不住惊异,呢喃开口:“仙人手段……”

    “这败家娘们儿把咱送到哪了?”破坏气氛的气急败坏声耳畔响起。

    除了想要杀死牧苏夺回《紫气朝凤决》,在大部分事情上少女可谓知无不言。她微打量周遭,沉吟片刻后开口:“不出所料的话,这里是万年前被域外邪魔所覆灭的凶玄宫。同时也是黑雾海的……最中心处。”

    说至此处,少女恍然:“我知道那位前辈说的机缘是什么了!”

    “哦。”牧苏兴致乏乏。

    仿若没看见牧苏反应,少女继续道:“凶玄宫镇宗功法乃是天阶下品功法《化灵唤鬼录》。相传域外邪魔降临灵界突然,凶玄宫甚至连护宗大阵未来得及开启便被屠戮殆尽。《化灵唤鬼录》也仍未取走。”

    “前辈所言机缘恐怕便是这《化灵唤鬼录》了。此功法我从古籍中略知一二。天下功法,分为正妖邪魔以及旁门左道。《化灵唤鬼录》便属于旁门左道。”

    也不管牧苏听得懂听不懂,少女抛过来一大堆设定。

    牧苏假装听着,眼神四处乱瞟。找寻哪里看上去比较危险。好不容易来了,总不能白跑一场。

    说来也奇怪。先前二人距离此尚还有千里之地时,天地崩坏黑气缭绕,一副世界尽头镜像。反倒这域外邪魔首当其冲降落之地,凶玄宫遗址丝毫没有被黑点侵蚀痕迹,更无激烈战斗的痕迹。断垣残壁的破坏景象也是因为过于年久。

    若说毫无怪异也不尽然。这里竟没有半分杂草树木,更别提昆虫野兽。与黑雾海外界的漫无天际葱郁截然相反。空中无气流涌动,半点风也没有。死寂中透露着沉闷。

    少女声音继续传来:“修炼《化灵唤鬼录》者,一身修为不增反减。”

    “嗯?”捕捉到关键词的牧苏竖起耳朵望来。

    “同时身上会出现米粒大小墨痕小鬼,增幅气力。传闻每只小鬼便能增加一牛之力。因此这凶玄宫子弟大多都为体修。实力强劲但修为不高。这也是为何域外邪魔降临时,宗门上下反应不及被灭门。”

    “你是说,如果我修炼了这化……化肥会挥发,修为就会倒退?”

    “没错,但只要修行此功法,同境界中几乎无人能胜你。墨痕小鬼积攒愈多,气力愈强。传闻当年凶玄宫宫主弹指挥间便能破碎虚空,无可匹敌。”

    “结果还是被域外邪魔一屁股坐死了。”牧苏撇了撇嘴。但作为捡芝麻丢西瓜的典型代表,牧苏不可避免的意动了。

    越修炼修为越低……这不正是自己需要的东西吗!

    就算降低修为后奖励不会增加,但起码不让奖励减少也是极好的。

    少女看出牧苏意动,适时开口:“作为交换,我助你拿到《化灵唤鬼录》,道友将我宫的《紫气朝凤决》交还于我。”

    “到时候再说,你先帮我弄到黑化肥发灰。”牧苏随口搪塞。心道要是给你了谁来杀我。

    不过仔细一想,如果灰化肥发黑真的有用,也不需要依靠作死来通关副本了……

    牧苏心中隐隐有了主意,目光猥琐上下打量少女。如果她伺候自己舒服了……把黑化肥发灰会挥发还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嘛。

    就是这幅稚嫩身材……完全不合胃口啊!

    行走在废墟之间,零落成泥碾作尘。这片沉寂万年的废墟迎来了两名客人。

    “那词真是你自己做的?”

    只有死寂的脚步声中,传来少女的问询。

    “想学啊?我教你啊。”牧苏头也不回。

    少女不再言语,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未遇任何阻拦,二人顺利来至山顶一处园林中。少女所言,灰化肥挥发会发黑应该就在此处。

    园林沉寂,河道之中流水干涸,庭院蒙尘,断桥青石碎,灵草化尘埃,万年光景能抹除一切痕迹。

    沿白石小径前行,来至庭院中心处。忽见庭心生有一丛灿烂花海。朵朵簇紫罗,微晕娇花湿欲流,亭亭玉立,若少女曼妙身姿。

    少女流露几分惊喜,惊呼出来:“是月神兰!”

    “那是啥?”

    “月神兰相传为仙界之花。我名月兰,名字便是取自月神兰。只可惜从擎天山断后,天地所有月神兰便随之枯萎,再不见一株。只存在于典籍之中。不曾想这片死地中竟还存有一株。”少女脸颊竟浮现一抹纯净至极的欢喜。

    只是慢慢的,少女惊喜渐渐消失不见:“只是这月神兰……怎地有些古怪……”

    “是塑料花?”牧苏眼巴巴看过去,也没觉得哪里特殊。他这种牛嚼牡丹的货色实在欣赏不来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