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我决定了,以后要走悲情路线!
    一抹窥探感浮上心头,秀眉微蹙,少女压下心中不详:“此花还是不要去接近为好。道友你看,那亭中案上所放的十有**便是《化灵唤鬼录》。”

    月神兰不远,有一凉亭。亭中案上摆放数一物,离得远,看不真切。

    牧苏没理由怀疑少女,想也不想就挥手往凉亭走去。

    少女目光跟随牧苏移动,白嫩赤足缓缓向后退却,袖中手掌暗掐法诀。

    作为阵法师,她从出现在此便能感受到凶玄宫曾经所布置的法阵。

    虽然其中大多因年代久远,或阵法破损而失效。但仍有少数几个完好无损的阵法。

    “这是个棋盘啊!不是黑化肥挥发发灰会花飞。”

    已经到达亭心,牧苏的声音遥遥传来。他方一用手触摸,完好的棋盘倏化为尘埃。

    万年的死寂让它保持了完好,实则内里早就腐朽。

    “哦?那道友再看看案上,可还有其他东西呢?”少女淡然开口,面色平静。袖中掐诀手掌化为残影。

    嗡——

    冥冥之中,似有何物将整座凉亭笼罩其中。

    控制住阵法了。少女心中暗道,同时长舒口气。总算可以结束了……

    《化灵唤鬼录》是真的,却不在这里。这里只有一座尚能完整运行的阵法!

    与牧苏相伴的经过在脑海掠过,少女眸中掠过一抹不忍,旋即消散的无影无踪。操控阵法,在牧苏脑后凝聚一道无形空刃……无声无息挥出!

    体内积攒不多的灵力瞬间泄去小半,少女身形微晃,又将剩余灵力注入其中,在牧苏一侧生出第二道无形空刃。

    “其他东西啊……”牧苏嘟囔。桌上就放着棋盘与茶壶,再无其他物。便弯下腰去看桌底。虽然桌底一般都是抹鼻屎的地方……但万一有呢?

    桌下空无一物,倒是上面猛地传来一声响动,惊得牧苏后脑猛地抬起撞在桌底,狼狈的后退几步跌坐在地。

    一道深深刀痕出现凉亭红柱上。

    牧苏茫然抬头四处张望,发现看不到了少女身影。

    远处,处于结界外原地未动的少女轻叹,便知没这般容易杀死他。淡淡开口:“糟了,你触发了此地阵法。”

    “那怎么办!”牧苏喜道。

    “寻找生门。现在,你往左侧迈出一步。”

    于是牧苏向右迈了一步——他可没忘自己的目的。

    于是他与浮现在左侧的空刃失之交臂。

    莫非这阵还有颠倒方位之能……少女思虑,又道:“站定别动,待我破解此阵。”

    话落,少女将仅存一丁点灵力灌入阵法之中,又有一柄空刃浮现于牧苏脑后。然而就在此时,少女一个踉跄后跌数步,方凝起的空刃失了准头,紧贴牧苏发梢飞过,斩断几缕发丝,悠悠飘落。

    “真是可惜啊……”少女微微摇头。本想用残留灵力解决。现在看来还是自己过于天真了。

    一声幽幽叹息,少女双手掐诀,如遇阻挠般费力至极,每掐出一印决,气息更盛一分,脸颊苍白一分。

    阵法一角,那丛月神兰忽然闪烁一抹妖冶色泽……

    少女气息逐渐强盛,绝美的苍白脸颊上嘴唇殷红似血。双指相抵,灵力源源不断注入阵法之中。

    重得灵力补充的阵法重新开始运作,无形空刃连绵不断浮现,向牧苏袭杀!

    “喂,我要是死了的话,你别忘记把那个什么功法拿走,它就在我怀里。”阵法中无头苍蝇乱撞的牧苏忽然开口。

    “是吗?”少女脸颊带着浅笑:“那你丢出来不是更好。”

    无论是笑意亦或是语气,都像是在与老友熟谈。偏偏她却在控制阵法杀死牧苏,这一幕矛盾至极。

    追着空刃的牧苏趁空歇喊道:“那可不行,我现在还指着这个呢。”

    少女浅笑:“好吧,那我只能尽力破解此阵了。”

    “这个不急,我还嫌阵法太弱了。”听到凛冽破空声,牧苏一头撞去,斜地里一柄空刃横插进来,将前者打飞。他撇撇嘴:“比起这来,不如来说说你的事吧。”

    “比如?”

    “月兰这跟丫鬟似得名字,给你起名的人有仇吧?”身处险地牧苏还不忘嘲讽一波。所以说他能活到现在真多亏这个主角光环了。

    少女不羞不恼,只是平静述说:“名为我父所起,他曾言我出生时风雨骤起,吹开桌案一部古籍,便从那古籍中取出二字来。”

    此等私密之事,她未曾向任何人诉说。至于此刻是心情流露,还是告诉一个将死之人也没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月兰……月神兰?”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

    耳边呼啸的绝非风声。

    看不见的魔鬼伸出爪牙,要将他带入罪恶深渊。

    牧苏身姿敏捷,锐利黑眸扫过虚空,如能洞察一切。

    月神兰-消失万年-古籍-名为月兰。

    无数线索在牧苏脑海深处浮现,它们相互独立,却又隐隐有着关联。

    一抹劲风额前划过,发丝斩断飘落,危险未让牧苏沉静脸庞有丝毫变化。

    风……?

    他剑眉微蹙,忽然好似明悟,一抹自信笑意浮现于脸上。

    原来如此……她的名字,便是取自那古籍中的月神兰!

    这也是为何她看到月神兰后,如此惊诧的原因!

    阵法之外,未发现牧苏抽风犯病的少女凝视着他。然而空刃每每差之毫厘,擦肩而过。如此运势令少女心中惊异,暗道这世间真有如此被天所眷,气运滔天之人?

    正思索着,少女秀眉忽然蹙起,阵法中突然有了状况。

    就见本在亭中“躲闪”的牧苏忽然越出凉亭,直往阵法边缘奔去!

    “他要做什么?”

    少女微惊。此阵法她只掌握部分攻击能力。除此之外阵法还有何用她一概不知。倘若让牧苏冲出,那拼着自降修为提升灵力之举便白弄了。

    一定要取回《紫气朝凤决》!

    少女轻喝,手决一变,牧苏前进方向竟是同时蕴育十数把无形空刃,朝牧苏全身激射而出!

    作为代价,丹田充裕的灵力正飞速泄去——

    十几丈距离,对牧苏而言不过几息。他来至月神兰前,伸手触去!

    与此同时,十数道空刃四面八方而来,同时击中牧苏,透体而过!

    主角光环似是终于失去了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