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灵界震动!
    离黑雾海三千里外,一片葱郁山林中。

    一道身影忽从虚空浮现,踉跄落地。

    身影一袭破损长裙,精致俏脸无一丝血色。她心有余悸回身望去。恰逢此时,相撞之声从黑雾海滚滚荡来,惊起无数飞禽走兽,隐于山林中的妖兽纷纷惊起逃离。

    少女忧心引起兽潮,便要躲开。

    熟料一只沾血手臂忽从后面伸出,搭至少女香肩。

    “你——!”少女微惊,回头却看到熟悉面孔,失神道:“你怎么……怎么没死?明明你已经……”

    “已经七孔流血了是吧。”牧苏翻起白眼:“七孔流血是七孔流血,死是死,千万不要混淆啊你。”

    他看去实在狼狈至极。一身长袍破破烂烂,血垢污渍遍布全身。

    他确实已经油尽灯枯,血条只剩薄薄一层。还剩一口气全凭仙人转世体的仙锁被域外邪魔吸破,境界径直跳到金丹初期。

    没错,牧苏突破了。主要任务奖励已经变成了3点属性。

    迈出一步,牧苏脚底一软往前倾去。

    少女匆忙将之扶住,下意识中,二指并竖,轻点在牧苏心口之上。

    只需轻轻一按,他便会心脏停止跳动,安然睡去,再不会睁眼。

    ……

    外界,擎天断山顶。

    众宗门中略显吵闹,不时有白光亮起,从远古战场传送而归。

    山顶一角,仙灵太宗弟子大多已经归来,盘坐蕴剑长老身后。

    队伍之中,王子豪眉头紧锁,好似在担忧什么。

    那混蛋还未出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又一道白光亮起,王子豪挑目望去,见不是牧苏,心中不详加深几分。旋即又甩了甩头。

    我在想什么呀,那个混蛋,我怎么会喜欢他……

    ……嗯?

    嗯???

    ……

    少女摇摆不定时,一只拳头忽然伸到面前。牧苏展开手掌,虚弱笑道:“给你的。”

    实际牧苏早就兴奋的不行,心想这回总该死了吧。

    牧苏掌中,一朵因被用力握住,而有几分蔫扁的月神兰花静静躺在手心,其上染着殷红血液。

    少女怔怔望着面前的掌心出神,先前一幕重新在脑海浮现。

    “你做什么!”少女娇叱,喘气甚急,胸脯起伏不已。

    “你说月神兰天地只剩一株,你名字又因此而起,我便摘下来拿——”

    “你是蠢货吗!”少女闭起双眼,长长睫毛抖动,尖叫打断牧苏。

    牧苏心中咯噔一下。她这样怕是要以身相许啊。以身相许没啥,万一要把自己救活了呢。

    想到此处牧苏就心中胆颤,强撑着站起,颤颤巍巍哆哆嗦嗦就想要跑掉。

    没走出几步,体力不支绊倒在地,再无力爬起。

    “怎么感觉有点冷……”牧苏牵强扯出得意笑声:“这次怕是凉了……哈哈。”

    牧苏自得的笑声在少女听来却有几分悲意。她猛然惊醒,再无淡定扑到牧苏身前将他揽起,眼眸带有几分晶莹:“笨蛋你还不能死!机缘我还没给你,你不能就这样死了!”

    她的焦急呼唤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牧苏已经陷入濒死状态,意识处于黑暗之中,欣喜等待结算页面跳出来。

    月兰手足无措好一阵,才仿佛想起什么,下定决心般杏唇微张,吐出一颗浑圆宝珠。掌心托住,轻抵开牧苏嘴唇,推入其中。

    随含起宝珠,牧苏周身忽散发一股冷意。皮肤泛着清白之色。原本血流不止的伤口也结霜冻住。

    气息近无,但仔细感受,却又隐约有微弱心跳。

    “真是看不透你啊。怎样的人生会造就你这样的性格。”少女轻轻拂去牧苏睫毛上的冰霜,一双秋水眸子盯在牧苏脸上,眼中带着几分情意。

    她抱起牧苏,赤足走在山林间……

    ……

    时间快到了。

    一炷香已然即将燃尽。各宗弟子除了陨落其中,大多都已归来。

    擎天断山上空,无数强者大能或浮空或坐在法宝之中。以防域外邪魔冲出远古战场,为祸人间。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忽然显现。朦胧中显露出一道人影。白裙如雪,明眸皓齿。

    女子绝美脸庞带着居然于千里之外的清冷,宛若九天之上仙子临凡,吸引去所有目光。

    她怀中抱着一人,满身血污,看不清楚模样。

    但从那外门弟子长袍及身形便足够让仙灵太宗众人猜出他是谁了。

    “月兰前辈。”

    “老祖。”

    “月兰道友。”

    “道友怎会从远古战场出来……”

    惊愕与恭敬之声在断山半空散开。

    紫宛宫带队长老,一名月白衣裙的老妪迎上前,恭声道:“恭迎老祖!”

    女子颔首,老妪又问:“老祖,这个小辈弟子是……您救下来的?”

    “他不是小辈。”女子朱唇轻启。

    “他是我的道侣。”

    喧闹哗然在整个山顶散开。即便悬浮半空的诸位大能强者也不住睁开双目,惊诧望去。

    堂堂化神期老祖竟然与一小辈结为道侣!

    仙灵太宗众弟子最为震惊。蕴剑睁开双眸,沉默良久,数十年来头一次开口说话。

    “噫——恁这是弄啥咧!”

    ……

    牧苏醒来后已经是第三天。当然从他视角来看,就是眼前黑了十几秒,场景一转。

    他躺在自己洞府的床榻之上,浑身缠满绷带。

    他还活着。

    都伤成那样了竟然还活着!

    牧苏这时候只能生无可恋了。

    挫败感涌上心头,久久不散。

    众弟子已经回到了宗门,来探病的邓青妍将前因后果尽数告诉了他,字里行间带着满满的醋意。

    远古战场方面,域外邪魔将灵界一些老不死的存在惊动。之后发生了什么还不是邓青妍这种修为能接触到的。只有少数留言流传,说是此域外邪魔乃是王级邪魔。实力堪比真仙,灵界无人可敌,各宗只能与它妥协。

    依据便是那天过后,擎天断山千里范围内黑雾滚滚,化为一片死地。而各大宗门严令门下弟子擅自涉足其中。

    至于身为人族大敌的域外邪魔竟会与灵界坐下来谈判,就不被大多数人所理解了。

    一些修士认为域外邪魔实力未恢复,大骂各宗软弱,此刻应趁其虚弱将之灭掉——这么想的修士大概以为灵界只有自己有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