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柳暗花明又一村和柳暗花明又一村
    牧苏浑浑噩噩走在回洞府的路上。

    片刻后,牧苏走到后山一处台阶前,台阶之上几丈外,宋安师还等在那里。

    牧苏也看到了他——敬谢不敏,伸手欲拨开宋安师。

    手背触及宋安师胸口,有柔软触感袭来。宋安师惊呼一声,手臂横在胸前,眸中似嗔似羞瞪着牧苏,甩头快步离去。

    “你怀里放俩馒头干嘛?”牧苏傻愣愣问,没回过神。

    任务栏中,这项任务被划上一道黑线,代表任务完成。从直观角度来讲的确比更新前强上一截。

    牧苏恍然大悟,宋安师是妹子!

    片刻后,牧苏走到一处空地间,空地前方几丈外,韩元基还等在那里。

    牧苏也看到了他——仔细打量一下,长达脖颈的黑发略显中性。肤色苍白脸庞精致。一身练功服几分干练。

    “嗯……”牧苏沉吟着,突然发现自己看懂了这个副本的套路。

    就这样走到近前,牧苏突然伸出双手按在韩元基胸口。

    “……”

    “……”

    两厢对视无言。牧苏什么也没摸到——贫乳啥的,可以理解。

    于是又伸手去扒韩元基裤子。

    猝不及防中,裤子被拉下。

    茂密森林中,一头小象正看着牧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牧苏尖叫着跑掉了。

    ……

    这一晚,牧苏得到了很多。

    失去了更多。

    翌日一早,牧苏未通告任何人。独自下山往擎天断山而去。

    ……

    擎天断山。

    方圆千里,黑雾凝而不散,遮天蔽日。葱郁的山林变为枯枝。绿草化为飞灰。河水干涸,泥土焦黑。

    邪气持续侵蚀这方土地,不过短短几日,便将之变成黑雾海之地那般。

    擎天断山上空,一道凡人无法看到,修士却能清晰感知,笼罩千里的结界将擎天断山围起,防止黑雾向外扩散。因此在边缘处便可看到这样一副奇异景色:结界外,树木葱郁鸟儿叽喳。防护罩内,树林枯败,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一日后,牧苏身影出现在擎天断山边缘。

    道路前方,两名其他宗门弟子守在路口,以防有人误入其中。

    二人看到牧苏,对视一眼,待其走近后拱手,不冷不热道:“这位道友,前方域外邪魔横行,还请止步。”

    “哼。”牧苏浑身一震,周身气息一放。金丹境修为显露无疑。

    二人面色一变,忙行礼恭敬:“原来是前辈。”

    牧苏背手,微微颔首,一副高人姿态:“吾乃仙灵太宗长老,此行奉掌门之名,找那域外邪魔有要事相商。”

    两名弟子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这……找域外邪魔商量事……?

    疑惑归疑惑,二人还是不约而同让开道路。

    “前辈小心。近日结界内生变,有不少新的域外邪魔诞生。”

    恭敬声中,牧苏昂首与他们交错而过,身子探入结界之中。

    周围景色骤然一变。先前的风和日丽化为黑雾漫天的死地。

    牧苏行走在死寂焦土间。打量周遭。

    隐隐有呜呜之声传来,不多时,呜呜之声愈发明显,令人心烦意乱。

    只见远处,漫天黑雾狰狞而来,各类面孔闪烁,耸人听闻。

    临到近前,这些初生的域外邪魔从牧苏身上感受到另它们胆颤的气息,不敢上前。浮现的一张张面孔化为谄媚与畏惧,围绕牧苏而行。

    与此同时——

    擎天断山,原本平滑横截面的山顶不知何时多出一座漆黑如墨大殿。殿中生有一丛月神兰,铺开数丈,茂盛无比。月神兰上,一道曼妙身姿若隐若现

    死寂之中,忽有淡淡轻笑回荡。

    “熟悉的味道……那个小家伙居然敢进来。”

    另一边,觉得走过去有点慢。牧苏对着一旁一只看着比较壮的域外邪魔挥挥手,将它唤来后毫不客气骑了上去,一指千里外若隐若现的擎天断山:“带我找你们妈去。”

    一个时辰后,牧苏从战战兢兢的域外邪魔身上跳下来,仰头看了一眼,迈步踏入大殿幽暗之中,如被吞噬。

    黑暗如有实质,外界散不进半分光。

    大殿空旷,唯殿心一丛月神兰,散着幽幽紫光。

    牧苏走近,迈入月神兰紫光范围。

    紫意在牧苏脸庞镀上一层。他一双黑眸向月神兰上看去。

    正逢一道浅浅笑声殿内响起,婉转回荡。

    牧苏心想这娘们儿咋这么爱笑?

    好在他还没忘此行目的,强压下吐槽**,注视月神兰丛那道身影,深情款款。

    “我爱你。”

    就算她是令灵界亿万修士战栗的存在。

    就算她是能凭一己之力能让整座灵界退让的存在。

    就算她是能与真正仙人匹敌的王级域外邪魔。

    听到这话时她仍愣了一下。

    “什么?”

    “我说,我爱你。”牧苏瞪着死鱼眼,像是小学生喊老师早般无精打采拉着长音。

    话音落下,一道勾魂夺魄的媚笑忽然在大殿中回荡起。

    那道月神兰上,若世间最恶的黑气幽幽飘来,环绕一圈,绕到牧苏身后,轻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你说……你爱我?”

    “你……不怕死吗?”

    来了!

    牧苏心知作死时刻到了,目不斜视挺胸抬头:“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证,日月为鉴。不信的话,你把我的心掏出来看。”

    “我怎么舍得呢?”她对着牧苏脸颊轻吹口气,声若媚丝:“这么美味的小家伙……”

    牧苏胸口忽然纠痛,下意识眉头蹙起。

    低头看去,黑雾化成的纤细玉指中,一颗心脏有力跳动着,月神兰幽幽紫意映照下格外妖冶。

    “我拿出来了哦。”更显妖冶的是这道耳鬓厮磨。

    “你看,是不是每一次跳动都充满了对你的爱意。”牧苏脸不红心不跳说着肉麻的话,余光注意向飞速减少的血条。

    “是呢……”如恋人般,她轻轻贴上牧苏后背,唇轻触牧苏耳垂,若即若离。

    倏然,五指收紧,旋即惊呼:“哎呀,不小心把你的爱捏碎了。你……不会怪我吧。”

    几乎同时,牧苏呼吸一窒,哪怕削弱了90%,这份疼痛仍让他喘不上气。

    牧苏知道这下稳了。很快,被强压下的本质开始流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