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44岁
    最终她也没能追随主离去。

    将她拉回人间的是耳机中总导演的声音。

    扩散的淡蓝瞳孔渐渐收缩,克拉克落下头。鼓掌声,欢呼声重新钻入耳中。

    她看向刚刚说完话的牧苏。

    她决定……绝地反击!

    “我还有个比较私人的问题。”还没散去的掌声中,克拉克轻掀发帘,流露迷人笑意。

    “你要成为我的女粉丝吗。”牧苏说着就伸手要去抱她。

    克拉克后退一步,避开这个毫无节操的家伙。“请问你现在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克拉克拉起长音,又以极快的速度含糊说出后四个字:“男朋友吗!”

    “没有哦。”牧苏下意识,然后感觉哪里不对劲:“嗯?”

    克拉克已经带着笑意转身面对镜头说着结束语了。

    节目到此结束。不过牧苏和其余三位选手还没离开。他们留在后台单独的房间,等待接下来的采访。

    采访将会在剪辑之后在重播版进行播出。

    经过一系列的剪辑后期后,这第一期简陋的节目看上去起码能有点样子了。

    台下,工作人员们已经得到本期节目最终的收视率数据。

    首播收视率0.09。顶峰收视率高达0.37,平均收视率0.25。

    虽然没能一鸣惊人,但在没有请知名人物的情况下将收视率从之前的0.11变为0.25,已经是漂亮的翻身。

    后台,克拉克优先采访完其他选手,最后百般不愿的来到牧苏的采访室。

    除了她还有另外一名工作人员负责拍摄。一般这种一对一采访或是专业严肃性访谈皆会有工作人员手持摄像机拍摄,以示对嘉宾的尊重。

    克拉克坐到牧苏对面的沙发中,发自肺腑赞叹道:“牧苏你的表现有目共睹啊。”

    牧苏接道:“我以为你会不想和我说话。”

    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啊!

    经历牧苏重重折磨的她心性有了不小进步,心中吐槽一句,轻描淡写转移了话题:“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吧?真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你现在有什么想要对支持你的观众说的呢?”

    “说什么都可以吗。”

    “请您保持公众形象。”克拉克不得不提醒一句,哪怕后期采访会进行剪辑。

    “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咳咳咳咳……”一旁一道被呛到的咳嗽声传来。手持摄像机的工作人员连连咳嗽,歉意说:“实在抱歉,需要重来吗?”

    “没有重音,后期剪掉就可以了。”安慰一声,克拉克又问:“这期节目,有很多观众对你感到很好奇。觉得你很跳脱、神经质、特立独行。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诶嘿嘿……”牧苏挠着脑袋傻笑起来。

    克拉克有气无力回应:“没在夸你……还有一个问题。你觉得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比,有什么变化吗。”

    “喂这个问题是不是转折的有点大。”牧苏破天荒吐了个槽。

    “一般会问一些问题让后期挑选使用,不一定都会用上。”克拉克解释一句,事实上她也对这个问题很不解。不过是查理交代的,加上就加上吧。

    “soga。”牧苏嘟囔了一句克拉克没太听懂的词,想了想说:“变化的话,我周身散发的男人气息愈发浓厚了。”

    之后克拉克又问了一些问题。然后便宣告本期节目正式结束。一万信用点报酬将会在24小时内转入他的个人账户。

    ……

    牧苏被采访的二十分钟前。

    “你的工作是什么。”

    “抱歉先生,我正在执行工作,只是这个人很有趣……”

    “多有趣。”

    “很……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之人……他叫什么。”

    “牧呃,牧苏。”

    “凯瑟琳,查找记忆库。”

    “找到了。是这个人么。”

    “是的先生啊不,是的女士。”

    ……

    牧苏被采访的十分钟前。

    查理走向电梯。他的助手刚刚告诉他台长在办公室等他。

    他的心情很好。收视率提升,台长要见。单独说不算好事,放在一起就值得推敲了。

    走出电梯,推开台长室门。

    办公室后坐着一个人,但不是台长。

    “你是谁?”查理疑惑。

    “请坐。”那个人开口。

    查理疑惑坐下,相隔办公桌问道:“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吗?还有台长在哪?”

    “是我要见你。”

    查理微微皱眉起身:“节目正在收尾,我需要去维持现场,如无必要我——”

    “不好意思。”一只手掌按住查理肩膀,将他按回座位。一道身影从椅子后浮现,走到查理一侧:“恐怕这件事由不得你做主了。”

    查理目光在二人之间来回打量。良久,问询:“你们想要什么。”

    “很好。我们是来合作的。所以我希望氛围更像合作一些。”身侧的人轻打响指。

    查理眼眸带着几分嘲意。合作?这样的合作头一次见。

    身侧的人开口:“我们会帮你在接下来的几期成为临时总导演,并让节目成为14环收视前十的节目。”

    他出现后,办公桌后的人就没有在说话在,只是静静看着。

    片刻,查理开口,有几分意动:“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凭我们在这里和你谈。”指节有节奏的敲击桌面:“凭那些破铜烂铁现在还没上来。”

    查理这回想了很久,笑了一声:“真是丰厚的待遇。资本主义只有利益。你……或者说你们。想要什么。”

    身侧的人开口:“一个月后的月赛,我要作为主持人上场。”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

    查理不是蠢货。

    不到40岁成为一档节目的副导演足以说明什么。

    他们,或是说他们背后的组织。肯定看上了什么。

    期赛,月赛……查理很轻易联想到了牧苏。

    他也是唯一一个与两期节目相关,身份神秘的人。

    想到此处,查理看向办公桌后的那个人:“那么……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

    牧苏被采访的二十分钟前。

    他目送那位女士离开,迟疑问出口:“为什么要调查他……对不起先生,我问了不该问的。”

    “没什么。可以告诉你。”先生回答他。“因为你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都要叫他一声叔叔。”

    “先生,我没明白……”

    一份纸质被资料递到眼前。

    纸上大片空白,只有寥寥三行。

    牧苏

    男

    生于1994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