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和大人!乾隆爷他驾崩了!
    历史的车轮滚滚转动——这话是这么说的吧?

    已经回到住处的牧苏此时正饱受垃圾信息。所谓人红是非多。从节目播出后到现在的两个小时,几十封信息被发送到他的个人信息中。

    虽然视界提供过滤功服务——但是是收费的。

    自打搬到这里就一直腆个脸蹭老夫妻饭吃的牧苏哪来的钱。

    刨去大部分骚扰玩闹性质,有寥寥几封是对侦探助手感兴趣。

    “要来游戏吗,我的朋友很想见你。”

    加为好友的闻香发来消息。

    “好呀好呀。”

    牧苏给那几封求职信息回复了一句录用胸最大的,就跳上床拿起游戏面罩进入游戏。

    ……

    晨雾将将散去,仍有淡淡朦胧。

    不怕死的玩家在窗外朦胧中游荡。

    牧苏泡在疯人院副本的一个星期中,游戏发生了很多事。

    诸如新玩家越来越多,游戏有大热潜质。随着通关噩梦难度的玩家增多,相关攻略出现。

    又诸如探索主世界的玩家死了一批又一批,这些玩家用删档代价换来的资料出现在官网上。死海上游荡的无人的船,浓雾中手提灯笼的佝偻怪影等等。

    还有一些寻求刺激的,将理智值降低到处去浪,结果发现变成了恐怖游戏,只能自杀重开。

    至于理智值降低会遇到什么,所有相关信息和帖子都被游戏官方删除。玩家只能跑到其他地方分享信息或者口口相传。或者亲身体验一番了。

    有玩家整理出关于理智值增加和减少的方法。首先游戏不能侦测到你的心境,你的想法这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理智值的增加和减少变成了纯粹视觉上的判定。

    玩家看到一堆令人作呕的东西、可怕的事物。或待在墓地、黑夜、浓雾、深海等阴森孤寂的环境中太久。无论玩家是否会感觉恶心,理智值都会持续降低。

    同理,在温暖明亮的地方、很多人在一起、风景秀丽的环境。会感受到安全、温馨、愉悦。理智值会缓慢上升。

    系统弹出提示。

    刚从床上下来的牧苏又躺回床上,顺手摸了枕边富江斧一把,在它的声音中选择接受。

    黑暗袭来。

    恍惚间,牧苏冥冥感觉到了其他存在。这种感觉玄而又玄,不待他去察觉,系统提示浮现。

    牧苏(全体):大家好

    牧苏表现得文质彬彬,礼貌打招呼

    卡莲(全体):嗨!

    除了她还有一名叫透明桥的玩家,不过没有吱声。

    闻香识男人(全体):进游戏再说吧,我先排梦境。

    字符逐渐淡去,窗外说话声与海浪声渐渐消失。

    一如既往的在虚无中等待。

    “汝七人,有罪。”

    宏伟之音滚滚。

    水晶灯柱散发微弱光芒,七道人影被绑缚在大殿中央最底部的石椅。

    石椅与地面一体,整体雕刻神秘纹路。

    昏暗之中,一圈又一圈陪审席,环绕底部石椅,坐满或大或小,奇形怪状的黑影轮廓。

    再往上,是三道如山般高大身躯。

    它们脚踏虚空,手托真理法庭,头颅看向掌心法庭。

    三张面孔,羊头,兔面,猪脸。一笑,一哭,一怒。

    “傲慢,藐视法庭。”

    音浪滚滚。

    “有罪!”

    重重环绕的裁判席,无数黑影附和高喊。

    下方七道身影,第一道身影脚下,亮起紫色光环。

    “嫉妒,操控人心。”

    “有罪!”

    第二道身影脚下,亮起黑色光环。

    “暴怒,怨怒他人。”

    “有罪!”

    第三道身影脚下,亮起红色光环。

    “懒惰,引诱世人。”

    “有罪!”

    第四道身影脚下,亮起蓝色光环。

    椅子上的是闻香。

    “贪婪,永无满足。”

    “有罪!”

    第五道身影脚下,亮起绿色光环。

    椅子上是牧苏本人。

    为啥我是贪婪?

    观看片头的牧苏不爽撇嘴。

    还是绿的。

    “**,不尊理法。”

    “有罪!”

    第六道身影脚下,亮起粉色光环。

    “暴食,贪图逸乐。”

    “有罪!”

    第七道身影脚下,亮起青色光环。

    “罪恶已定。汝七人将被罚入真理之轮。”

    画面一黑。再亮起时,众玩家已经回到各自身体。

    无数影子重重包围,让她们感觉自己无比渺小。

    系统提示刚刚消失,一道喊声陡然回荡在法庭。

    “异议阿里!”

    牧苏只恨是被绑在石椅上,无法做出动作。

    “贪婪,有何要说。”

    其他玩家纷纷望去,他们希望牧苏能问出有价值的线索。包括看过节目的闻香她们。

    她们心想,节目上的表现算节目效果。现实中总不会也那样……

    “为什么我的是绿的!我不管,给我换颜色!”

    与之相邻的闻香叹了口气:“又开始了……”

    “喂小哥,这好像不是重点吧……”暴怒座位上,叫做的玩家弱弱吐槽一句。

    “天真是你吗?”牧苏伸直脑袋想要绕过闻香去看波尔。

    “意义不明。”上空的隆隆之声响起。“既无异议,本庭宣判。傲慢有罪!

    “投入真理之轮!”怪影们附和。

    副本没给玩家多余的交流时间。只见地面纹路忽然亮起,亮光冲天。

    当一切恢复如常,除了代表傲慢的玩家,其他玩家重新变成了观察视角。

    “老爷,乾隆爷他、他去了!”一名老仆悲切哭喊。

    叫做的玩家怔怔望着眼前一切,愣神道:“什么乾隆爷?我在哪,我是谁?”

    副本进展太快,让人反应不及。

    “老爷您、您怎么了……?”老仆被吓坏,以为老爷突闻噩耗,心智失常,连忙应答:“这是和府,您是和珅啊,钮钴禄·和珅啊。”

    不待细说,就听府外一道尖锐喊声。

    “圣旨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