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杰克!船撞冰山了!
    “什么?”

    谜题发愣的功夫,月洞门走来一名老太监与两个小太监。这时其他玩家才发现他正处于一座园林庭院,亭外鸟语花香,假山活水。

    装扮倒没变,依旧是主世界那一身标准便装,还脏兮兮的。

    老太监在前,小太监在后。三人沿小径快步走至凉亭前。

    “和珅接旨——”老太监尖细嗓子刺耳。

    “什么?”一分钟不到谜题说了第三次什么。

    倒是身旁老仆人连忙跪下,头紧贴地面半分不敢抬。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见和珅无一丝敬意,老太监面露不喜,不欲跟死人一般见识。拂尘一挥,将袖中谕旨取出。

    “嘉庆爷谕旨,和珅听旨——”

    “什么?”第四次。

    “朕于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日,蒙皇考册封皇太子,尚未宣布谕旨,而和珅于初二日即在朕前先递如意,漏泄机密,居然以拥戴为功,其大罪一。”

    “上年正月。皇考在圆明园召见和珅,伊竟骑马直进左门,过正大光明殿,至寿山口,无父无君,莫此为甚,其大罪二。”

    “什么?”谜题跟个捧哏似得,老太监说一句他搭一句。

    “……伊家人刘全,不过下贱家奴,而查抄赀产,竟至二十余万,并有大珠及珍珠手串,若非纵令需索,何得如此丰饶?你其大罪共有二十,本应凌迟处死,然十公主向朕求情。朕念及固伦,改为赐白绫三尺。”

    “主子的旨意完了,和中堂,接旨吧。”

    尖细声音中,后方小太监手捧白绫,递予谜题面前。

    谜题傻呵呵的下意识接过那一段白绫。

    就差说一声“谢谢啊”了。观看的牧苏忍不住吐槽。

    “谢谢啊……”不知道咋回事的谜题下意识道了声谢。

    话音刚落,谜题失去身体控制权。

    画面一转,所有玩家看到了新的过场动画。

    镜头停留在一道木雕门窗前。窗纸后,一道轮廓朦朦胧胧。

    忽有凳子踢掉之声屋内响起,便见那轮廓猛地挣扎起来。

    挣扎持续十几息,动静渐渐减弱,直至最后没了声息,脚下悬空,微微晃荡。

    众玩家眼前又黑了一下,再亮起时已经回到真理法庭。

    地面纹路光芒已经暗去,玩家们看去状态栏,谜题还是存活状态。

    只是任务栏支要任务:全部玩家存活的后缀变成了已失败。

    “什么?”谜题呢喃一声。

    这孩子傻了。

    不过真怪不了他,这个没有任何提示的副本极不友好。且节奏太快,快到完全不给玩家反应的机会,加上谜题又排在第一个,懵懵懂懂就死了。

    “真理之轮应该是将我们放入一个致死场景。同时这个场景可能与我们自身属性相关。比如谜题所代表的傲慢,我听他的二十罪行,似乎是一个不尊皇权的角色被处死。所以——”

    “本庭宣判。嫉妒有罪!”

    “投入真理之轮!”怪影们附和。

    代表嫉妒,位列第二名为诉说的男性话还没说完,地面再次亮起,所有玩家被投入真理之轮。

    “天,这个副本根本不让玩家交流啊。”闻香嘟囔了一声。她之前尝试切出去,发现游戏限制,无法向队友发起对话。

    方进入真理之轮,诉说忽感身体轻盈,耳边呼啸,失重感传来。

    诉说惊觉,自己正在下坠!

    “东方不败!”

    头顶忽有喊声,诉说望去,就见云雾弥漫崖顶,一长方脸蛋,剑眉薄唇,似有不羁青年悲意高喊。

    身体飞速下坠,诉说只能无助任由跌落摔死,然后回到真理法庭。

    三秒载入,一秒死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间大殿都在回荡牧苏肆无忌惮的笑声。

    谜题起码有选择的权利,比如卷款潜逃或者是卷款潜逃,实在不行也可以卷款潜逃。这个倒好,刚过去就跳崖了,根本没得选。

    其他玩家同情诉说的同时都有些想笑。

    “这只是困难难度,太夸张了吧。”叫做上古之神的男玩家忍不住问。

    “不夸张,主要任务是从真理之轮存活,每存活一个奖励50先令。我们七个人,只要活下来一个就通关了。”和牧苏同一小队的透明桥开口。他代表懒惰,下一个进入真理之轮的玩家。

    牧苏看不到人,听声音是男的。

    闻香忧心忡忡:“如果都是这种难度,我们真的能——”

    “本庭宣判。暴怒有罪!”

    又一道宏伟之音荡开,震耳欲聋。

    “投入真理之轮!”怪影们高喊。

    纹路乍亮,充斥视野。

    透明桥微眯起眼。

    几秒种后,光芒渐渐暗下,被柔和灯光取代。

    “搜他!”

    一道冷喝声入耳。

    同时他感觉双臂被人箍住,动弹不得。

    一道焦急女声入耳:“你干什么!我们现在处境很危险!”

    还没看清环境的透明桥心生不详,之前两个玩家作为例子历历在目。

    他猛地下蹲,猝不及防挣脱开身后箍住自己的双手,刚要逃开,却有另一双更有力的双掌将他摁倒在地,双手反剪。

    他的脸颊紧贴冰凉地板。

    “该死的小子。”响起一声喝骂。

    透明桥发现挣脱不开,转而打量四周。

    身边有很多条腿,位处一间金碧辉煌的客厅,透着贵族奢华,连桌腿都刻着繁华花纹。

    他感觉到一双手在上身摸索,他聪明的保持沉默,牵强抬起头颅,在周围面孔上扫过。

    一名警卫,一名有着棕色披肩卷发的精致少女,一名身着黑色礼服,面色阴冷的中年白人,以及沙发上一名苍老的女性。

    还有一个正压在身上,摩挲翻找的人,透明桥无法看到他。

    他这件从上个副本搞到的外衣现在倒派上了用场。

    透明桥将目光望向唯一但有望向自己的少女,心想她是自己人吗……

    就听一声“找到了。”身上的家伙松开自己,拿着什么东西喊了起来。

    透明桥看去一眼,是个项链。

    “就是它。”中年白人目光转向透明桥,充满得意。

    他从地板上爬起,发现地面在摇晃。

    这不是他的错觉,因为酒杯中的红酒也在晃荡。

    但所有人都毫不在意。

    透明桥不由望了一眼门外,只看到了走廊。

    所以说,现在是在一条中世纪的船上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