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大王!洞外有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打上来了!
    眼眸微缩,目光聚集在面前木椅上的玩偶。

    人偶婴儿大小,穿着黑色礼服,红色领结。头发乱糟,脸色惨白。犹如沾了血般鲜艳嘴唇,高高的颧骨上有着螺旋形的红色线条。

    说话的不是它,而是它身前放置的不知名方形盒子。

    沙哑之声从中响起。

    “你是个普通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而正像大部分普通人那样,你抱怨着自己贫穷,却从未有过任何行动试图改变这一切。你咒骂人生赢家,认为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却从未付诸行动。你抱怨世界无聊,却将时间都浪费在网络上,虚度年华,如行尸走肉般淡漠的渡过一天又一天。”

    “你并不珍惜这宝贵的时间,只是不知道如果你只剩下有限的1个小时生命后,还会不会珍惜它。”

    “不敬畏生命的人,不值得拥有生命。”

    “现在你的体内被注射了一种致命病毒,它会在一个小时内夺走你剩余的时间,所有的。解药藏在游戏中的某个环节。它不会很难找,我可以保证。只是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现在,游戏开始。”

    啪的一声轻响,方形盒子凹下去的一块弹出,将入神的闻香惊醒。

    她第一时间想要挣脱,当发现身下椅子随着挣扎摇晃,即将散架时,便故意后仰利用体重将木椅压塌。

    腾起一片灰尘中,闻香爬起,先是看了眼醒目的巨型排风扇,下意识走向那扇半掩着的铁门。

    这时候只能依靠自己了。

    吱呀——

    生锈铁门在地上划出弧形锈迹,牙酸的摩擦声死寂中格外醒目。

    闻香下意识躲到门后,屏住呼吸凝神听去,谁知门后会钻出什么。

    半晌,闻香没听到任何声响,观察视角的六名玩家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于是在玩家们注视中,闻香摸着墙壁,走入门内黑暗之中。

    一阵细微的嗡嗡声骤然响起,悬吊的十几根荧光灯灯管闪了几下,亮了起来。不过有几个大概坏了,依旧黑着。

    摸索墙壁前进的闻香吓了一跳,随即眯起眼打量变得明亮的环境。

    两排灯管简陋的吊在上面,墙壁和地面都是发黄的白色瓷砖。地上还有一些黑色的污渍,不知道是什么。

    左手边有一扇房门。只是闻香根本没工夫去细看。她的目光都被房间中央摆放的一个两米见方的正方形玻璃箱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玻璃箱中,放着……两个假人模特。

    闻香惊异莫名的目光中,玻璃箱内的地面忽然上涌出水。

    假人模特被水冲击,歪斜倾倒,躺倒在上浮的水面随波逐流。

    “是否发现无法打破它?”

    那道沙哑声线忽然响起。

    “我为什么要打破它。”闻香吐槽道。

    自动播放的声音当然不会回复她,仍然继续诉说:“你很想救她们吗?看到左边那扇门了吗,里面有两个入口。”

    “左边的入口里。有让水停止灌入并且打开玻璃房间的开关。右边入……滋滋——”

    沙哑声音被一连串电流声打断。

    “滋……黄金滋……滋……她们……滋……”

    心中忐忑的闻香后退到角落,紧贴墙壁,警惕打量周遭。

    电流声持续得格外久。玻璃箱子中已经装满了水,正从上方透气孔溢出。

    “噢嗨,可以听到吗。”

    突兀之间,原本吵得人脑仁疼的滋滋声中传来一道合成过的女声。

    同时电流声消失不见。这让听了好几分钟电流声的众玩家如同听到天籁。

    这道声音让牧苏自言自语嘟囔了一句:“智子你玩的还真大啊……”

    闻香一时没能回过神。

    “嗨我在叫你,墙角的测试者002号。”合成女音又重复一句,并具体表明是在说闻香。

    “你是谁?”

    此时的闻香颇有牧苏上个副本的风范,瞅谁都像要害自己的刁民。

    “我是来救你的人。”合成女音响道:“看那扇门,里面就放着你的解药。”

    与此同时,那扇门打开一道缝隙。

    闻香对它的话抱有疑惑。但目前也没有其他选择,将信将疑走到门边拉开。

    一左一右两间房间出现眼前。左边是垒起的黄金,右边桌上则放着注射器。

    闻香走到近处,然后将注射器拿起——

    嘭!

    身后猛地一道响动惊动闻香,匆忙看去,是房间铁门被反锁上。

    “你做什么?”闻香质问,随即回过味来:“你在骗我?”

    “一开始就在骗你。”合成女音响起,依旧那么好听:“你为什么会认为拥有这种声音的会是……人?”它在人字上咬下重音。

    “测试者002号,欢迎参与黑山科技开发测试,你的测试到此结束。”

    嘭——

    灯光猛然暗下。

    ……

    “完全没有逻辑性啊。”

    回归真理法庭的闻香第一时间抱怨。

    她的抱怨也是其他玩家的心声。

    这个副本他们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去进行了。好像怎么做都是错的。

    “总感觉有剧情可以发掘啊。黑山科技……不就是游戏的制作商吗。难道是彩蛋?”透明桥自言自语声响起。

    “不是彩蛋,是小心眼的智子把一个仇家做成了副本中的副本。”牧苏竟然主动搭话:“智子四百年过去了别的没变,性格倒越来越像女人了。”

    “我听不懂。”透明桥摇头,随即眯起眼睛:“但你似乎对女人这一群体抱有某种偏见啊。”

    “本庭宣判。贪婪有罪!”

    滚滚之声再临,打断透明桥。

    “投入真理之轮!”怪影们嘶吼。

    “投入真理之轮!”牧苏也跟着嚷了一句。

    地面纹路之光

    数秒后,光芒散去,广阔溶洞中,牧苏坐一虎皮石椅,高高在上。

    下方众妖跪拜,高呼盛名。

    此时,一名小妖洞外跌跌撞撞而来,凄厉惨叫:“大王,门外有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打进来了!”

    牧苏吓得一哆嗦,正想怎么求饶合适,忽然脑海浮现透明桥的分析。

    而且似乎还挺有理。

    此时,观察视角的玩家对这一幕感到熟悉。作为名著,西游记自然流传至今,并广为人所知。

    透明桥松了口气。这一环看来问题不——

    就见牧苏一拍石椅,扯着嗓子吼道。

    “让它滚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