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一雪前恥!牧蘇の究極の逆襲!!!
    虚空中,猪脸怒视:“懒惰,有何异议。”

    透明桥背脊挺直:“先人们茹毛饮血,与环境野兽作斗争是为了生存。前人们发展科技,探索星空是为了活的更好。驱使这一切的是**。”

    牧苏一副看后辈的赞叹神情望过去。怎么看怎么欠揍。

    “懒惰也好,暴怒也罢。都是人类的**。纵然**会让我们自相残杀,暴露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但凡事分正反面。我们不应只盯着缺点那一面。”

    透明桥侃侃而谈的同时,光环的颜色一点点流向石椅。

    光环颜色流尽,也是他们主要任务失败之时。

    “你们自称真理法庭,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世上没有非黑即白这一概念。不是**操控人,而是人操控着**。是人催生了**!”

    “好!啪啪啪啪啪。”牧苏又开始疯狂用嘴鼓起掌来,嫌不过瘾又嚷了一声:“再来一段!”

    透明桥积累起的气势让他这么一起哄瞬间崩塌。

    “这不能掩盖汝等所犯罪孽。”虚空中,如雕塑般棱角分明的羊头答:“恶便是恶。生是如此,死是如此。”

    “精辟。”牧苏又忍不住竖起拇指:“什么盗亦有道,贼就是贼。”

    “喂你是哪边的!”闻香开始理解君莫笑的感受了。

    见终于有人吐槽,牧苏神色一喜方要纠缠,右上角弹出一道视界讯息。

    有应聘者回信了。

    其他玩家还在七嘴八舌努力通关副本时,牧苏已经偷偷切到视界点开了讯息。

    没有?是指没胸还是没勾勾还是都没有。

    牧苏歪头想了想,确定其他求职者不会再回复,就向她发送了位置信息。让她明天来报到。

    正当牧苏关闭收信箱,打算切回游戏画面时,他得到了一个令他倒吸一口冷气,寒气直入脑海的发现。

    在他发去整整八封勾勾禁止令后,截止到13分27秒。

    只有一位进行了回复,并表示自己没有勾勾。

    那么其余的七位……

    这种事可怕的无以名状。

    重回到游戏,辩论还在继续。真理法庭众有了新的变化。

    七道石椅周围,各自有九根粗石柱升起,将石椅围起成牢笼。与之对应的是玩家终于可以进行活动了——在牢笼内。

    “我的原谅光环!”牧苏惊叫。他发现自己的光环黯淡无光。

    环视一圈,其余玩家同样如此。透明桥仍在高喊,说了半天这货居然还没词穷。

    另一边,闻香透过石柱空隙向外看去。

    却在这时,她忽然看到一道身影在外界走动,忍不住惊叫:“你……怎么出来的。”

    其余玩家闻言望去,惊觉牧苏竟然站在石柱牢笼之外。

    “哦~那个啊——”牧苏回头指了下,挠了挠头:“有个柱子没升起来,我就走出来了。”

    这也可以???

    众玩家吐槽不能。

    “嗨呀这不重要,我说完自己会回去的。”牧苏不在意般挥挥手,转身走向最外圈的陪审席:“我只是要跟你们说……”

    嘭!

    双臂猛然拍在审判席,回音荡起一圈又一圈。

    真理法庭刹那静的连一根针都能听见。

    牧苏双手撑在审判席,身体前倾,双目毫无惧意在这一排怪影上扫过,缓缓开口:“承认吧各位。清醒一下,我们从来都不是高雅的生物。”

    闻香心脏剧烈跳动数下,微微睁大眼睛。

    这家伙……要开始认真了吗?

    前倾的身体探回,牧苏随意指向身前一道庞大怪影:“你对自己的体型引以为豪,并借此欺行霸市,嘲笑那些远比你体型小的存在。这难道不是傲慢吗!不要急着否认,我请你解释一下。凭什么你可以占据这么大位置。而你旁边这位——”牧苏双眸眯起,伸出的手挪向一旁稍小蜿蜒蛇影。“只能苟且一角。”

    牧苏目光转落在蛇影身上,又轻瞥了一眼它另一侧同样体型硕大的怪影,冷笑道:“被两个胖子怪夹在中间,嗅着它们身上的体臭,你敢说……你没有任何怨言吗?”

    收回目光,牧苏沿着陪审席渡着步子。众怪影目光也跟随他移动。

    “还有你!”牧苏突然一指,吓得不少怪影浑身一震。

    他指向一只奇形怪状,脑补不出形象的怪影:“你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及孩子,但当你发现孩子越来越不像你时,你开始仇恨所有一切。不知你拥有七感中的哪些?”

    随便选只怪,内容全靠编。

    他再次猛地指向一处:“还有你……诶躲什么躲。”

    只见被他指向的区域一阵躁动。谁也不想莫名被扣屎盆子,牧苏指哪哪一阵骚乱躲避。

    所以这就是真理法庭的好处了,大家都是文明人。牧苏这种货色在这里简直如鱼得水。

    指谁谁就躲,再加上闻香高喊没有时间了。牧苏悻悻收回手,双手一摊:“算了反正这几个例子也有够了。所以承认吧各位!”

    他的喊声在真理法庭回荡絮绕。

    “我们就是会因为他人的狼狈而开怀大笑!我们就是会嫉妒过的比自己好的人!我们就是会因他人挑衅而感到愤怒!我们就是会被异性引诱而把持不住!”

    “我们就是如此肮脏不堪的生物!但正因如此!”

    似乎是喊累了,牧苏平复了一下心情,轻声开口。

    “我们才叫人类。”

    真理法庭寂静无声。

    牧苏很满意现在的效果,身体前倾撑在陪审席上:“其实上面这些不是重点。”

    不少怪影蛋疼,这还不是重点么……

    牧苏手肘撑着审判席,十指交叉在下巴前,对身前一道婀娜妖娆怪影挑了挑眉。

    “重点是。如果剥夺掉七感。真理法庭、上面的三个家伙,以及你们……”牧苏倏然转身,倚靠着陪审席环视一圈。

    “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明明一堆歪理邪说,却莫名令人反驳不能。

    呼……

    牧苏吐出一口浊气。闭眼摇头轻笑着,往自己的石椅走去。

    这回你们这些混蛋王八蛋不会再笑我只会丢人了吧。

    众人心中感慨,目光跟随牧苏的身形移动。

    嘭!

    牧苏一头撞在石柱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