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我有个宣传书的好办法:把你们认为有槽点的内容截图宣传就好了~
    几分钟后。

    透明桥从破烂木床上惊醒。

    梦境失败是犹如做噩梦般惊醒,而不是自然醒来。

    透明桥坐起,仔细总结失败的原因,几分钟后又重新躺下。

    ……

    第一道响起的不是说话声,而是轻快地音乐声。

    画面逐渐亮起。

    这是一座校园的大门前,两侧樱树茂盛,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

    一道身着青色校服的身影站在门前。

    一阵和风吹过,樱花幽幽飘散,也吹动了那道人影的黑发。

    背影让透明桥很熟悉,猜测这或许是自己。

    轻快地音乐带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从远处教学楼响起叮咚铃声,还不容透明桥细想,镜头飞快接近身影后脑,随即眼前一黑。

    背景轻快地音乐已经消失,透明桥恢复了身体控制权。

    恋爱类型的梦境吗……

    站在大门前的透明桥呢喃一声。

    说实话他没什么经验,但也只能试一下了。

    第二道叮咚铃声响起,透明桥大致猜出它的意思,迈出步伐正要进入校园,便看到门边竖匾上写着一行汉字。

    ……

    二十三分钟后。

    透明桥从破烂小床上惊醒。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关于梦境发生了什么……当透明桥在游戏里忍着恶心偷偷向一名同学塞了一封情书,相约中午樱花树下见,然后……透明桥失约了。

    他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选择退出副本。万一因为一个噩梦梦境就改变性取向那就太不划算了。

    不过要是能保证通关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嗯……?

    嗯???

    透明桥胡思乱想着,这种异想天开的梦境,也的确只有牧苏能轻松应付了。两者频率都在同一波段上。

    他下意识切出阀门游戏平台的好友列表,闻香和卡莲都已经灰掉,牧苏和之前玩过得几个好友还是在线状态。

    想了想,透明桥发去一条信息。

    透明桥:嗨牧苏

    牧苏:(警惕)

    牧苏回的很快。

    透明桥:咳咳咳,别多想,我是来寻求帮助的。

    牧苏:(狐疑)

    透明桥:如果你有时间……能不能组队打一把噩梦难度。我自己过不去……

    透明桥有些羞赧,毕竟与牧苏还不太熟。

    牧苏:就这样?

    透明桥:嗯

    牧苏:好吧,反正我也不想码字,不过你刚刚让我别多想,别多想指的是什么?

    透明桥:没……没什么。

    牧苏:(察觉)

    ……

    ……

    之后就是持续几分钟仿若死寂与虚无。

    就在二人不耐烦之时,新的系统提示出现。

    不由分说,二人从游戏退回到阀门游戏平台的界面。

    来得突然,退得同样突然。

    透明桥问牧苏:“怎么回事?”

    牧苏:你为啥觉得我会知道?

    透明桥也反应过来自己问了蠢问题。

    透明桥:好吧,明天晚再看看吧,晚安。

    牧苏:(警惕)

    透明桥的名字已经变为了灰色。

    ……

    牧苏取下游戏面罩。

    仿佛真得的星光从窗外倾洒进来。

    开侦探事务所牧苏不是随便玩玩,他是很认真的玩玩。

    既然认真,那就不能随便糊弄。牧苏站在床边,叉起腰打量房间。

    卧房不小。在摆下一张大床后还有很大富余空间,放下一套办公桌椅倒是绰绰有余。

    但问题是——

    牧苏挠着头将目光转移到大床上。

    如果拿房间做侦探事务所,放一张床岂不是显得不太专业。

    虽然牧苏很喜欢大床,也很喜欢在大床上摆成太字,或者硬的时候躺上去摆成木字。但为了事业发展,他毅然决然决定更换成小床。

    大半夜的,这货丝毫没有公德心就跑去咣咣敲老夫妇房门,说明来意后,老夫妇对他的行为表示支持,毕竟这样一来也能让这里热闹一点。单人床地下室或许有,明天早上可以换掉。只是办公桌椅就无能为力了。

    就像之前说的,牧苏作为拉屎拉一半就穿上裤子的急性子存在,哪里等得到明早,从老夫妇那里问了下位置,就自己一人跑去后院找地下室了。

    后院是一处被低矮围墙围起的绿坪,边缘种着花草。地下室入口,一间杂物间紧邻旅馆背面,莫名有些格格不入。

    牧苏拉开明显手工制作的木门,迈步进入。

    一道低语在耳边响起。

    毫无征兆。

    牧苏微怔,随即伸手要去触摸门把。

    手刚触及冰凉门把,低语声便响起。牧苏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拧动它。

    牧苏看去散发光亮的地方,是一个老式提灯,煤油灯芯正在烧着。这个年代还有这种东西令人惊讶。

    本该最令人惊异的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就这么被牧苏忽略了。

    牧苏顺着低语向下看去。

    牧苏忍不住迈步走出几阶,发现果然如此。每一台阶都比上一台阶高出几公分。

    低语声还在继续着。

    牧苏开始往下走,只是没像低语形容的那样试着往回走。

    走出十几阶,每一层台阶已经有近半米高。

    牧苏步伐一顿,想了想,转身返回取下那盏油灯。

    火烛晃动,影子在身后投下大片阴影,抖动着。

    就像一个漆黑人影在抽搐。

    牧苏重新往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