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总感觉标题再这样下去会被打死……那么正经起来吧
    “怕不是个人吧。”牧苏嘲讽一句,还是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过去。

    油灯仅照亮周身一米远。再向外就是诡异的幽暗又能朦胧视物的情形。

    木屋离海边有十几米远,于是牧苏也离海边十几米。临到近前,牧苏微微举高油灯,打量大半藏于幽暗的木屋。

    木屋底部架空,离地不足一米,用支架撑起用以面对涨潮。背面是一架木梯。

    透过手臂粗细的支架,牧苏忽然注意到一艘木船倒扣在离木屋不远的海岸边。

    低语阻拦着牧苏,要阻止他以自己的意愿自由行动。

    牧苏收回目光,他倒要看看声音要搞什么幺蛾子。

    牧苏蹲下抓了一把沙子揣入怀中,以备不时之需施展忍术沙暴送葬,然后才迈步踩上木梯。

    吱呀——

    老旧潮湿的木梯发出的声音被海浪掩盖。

    吱呀声中,牧苏走到最后一层台阶,想也没想就伸手推开木门。

    吱呀——

    远比木梯响亮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

    牧苏拿着油灯迈入门内,反手关上了门。

    木屋不大,在摆下书桌床铺和柜子后空处只能让一人周转开。

    门前有一处被烧焦痕迹,书桌上方就是窗户,正对海边。

    床榻前有一圈黑印。像是被涂画又像是烧焦,离近仔细看去是一个孔洞,幽深不见底。

    似乎有来自深渊的风吹上来。

    减弱的海浪声隐隐透进木屋。

    与之一同的还有木梯被踩动的吱呀声

    嗯?

    正打算研究孔洞的牧苏疑惑望向木门。

    叩叩叩——

    三声不快不慢的敲击声在寂静木屋中响起。

    “谁啊?”牧苏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一点也看不出情景气氛不对。把油灯放到桌上就反身去开门。

    吱呀——

    木门被拉开,海浪声重新清晰。伴随的是门前尚未消散的腥味。

    牧苏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又缩回头关上了门,转身研究幽深不见底的孔洞。

    一颗脑袋趴在洞口正上方。

    “喂——出来!”

    牧苏大喊一声,在只有他一人的木屋玩了一个只有他一人懂的梗。

    久久未有回音,牧苏忍不住一颗作死的心了,头上脚下开始往孔洞里挤去。

    这货活到现在到底依靠的什么?

    不多时,牧苏半个身子探进其中,然后便再也下不去了,下身被卡在外面,只好灰头土脸的钻出来。

    他爬起来,在找不到杂物的木屋中转了几圈,最后从散发着怪味的衣柜取出一个衣架,丢进孔洞趴在一旁听响。

    久久没有声响传来。

    牧苏不信邪,又去将屋中物件丢进孔洞,却是连响都听不到。

    叩叩叩——

    敲门声再临。

    牧苏扑到门边猛地拽开!

    门外依旧空无一物,只有没散开的腥味。

    那个存在似乎热衷于玩摁门铃的游戏。

    牧苏双眸逐渐眯起……

    他的心眼一向很小。

    他一向很记仇。

    目光在房间扫过,没找到合适的道具。

    他来到外界,围着小屋转了几圈,最终在木梯下方发现一只木桶。

    有了工具,牧苏开始计划的第一环。

    古井无波的眼眸淡淡扫过周遭,不知那个存在是否躲在哪里,怨毒注视。

    他挽起衣袖,开始在木梯前挖掘陷阱。沙泥尽数装进木桶中,满后倒进小屋孔洞中。

    之后的一个小时,他来回往返木梯前与木屋。一小时后,陷阱初成。

    陷阱高至胸口,大小正好容纳一人,底部渗出几许海水,色泽幽深,与望海崖外死海如出一辙。

    擦拭额头汗水,泥沙带到脸上。牧苏将最后一桶沙子抱到孔洞旁。

    他正要倒下去,忽然歪头想了想,转而踢出一脚连桶带泥一起踢进孔洞中。

    孔洞较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幽深,看不出深浅。

    牧苏冷哼一声:“你这个填不满的小妖精。”

    嘲讽完毕,牧苏进行最后一步。他将床单扯下,来至陷阱前铺好,再将沙子盖上。

    完美的陷阱!

    牧苏叉腰站在台阶前,鼻子里喷出两团热气。

    接下来,守株待兔即可。

    ……

    微弱的油灯照亮有限的范围。

    牧苏坐在床榻,身形笔直,双眸微阖,静静地坐着。

    木屋很安静,海浪声被阻隔在外,一同的似乎还有危险。

    这里有亮光,这里很安全。

    吱呀——

    细不可闻,与海浪混杂一起的微弱声音透过门板。

    牧苏倏然睁开双眸,一双黑瞳无比锐利。

    来了。

    吱呀——

    脚步迈上第二层木阶。

    若有若无的腥味在鼻尖絮绕。

    牧苏身姿依旧笔直,一动不动。

    静静等待之中,脚步已经踏上最后一层木阶。

    然后消失。

    一道轮廓似乎就站在门后,沉重呼吸打在冰凉门槛上。

    叩——

    敲门声响起的瞬间,牧苏突然动了!只见他身形化为残影冲至门边,一把拽开!

    门外空无一物。

    有的只是比先前更为浓重的腥味。

    锐利目光审视一圈,逐渐向下,落在了门前地板。

    淤泥与海藻残留在地板,意味先前发生不是幻觉。

    毫无疑问,那个存在拥有智慧,它发现了陷阱。

    “失败了么……”牧苏低语一声,迈步走下木梯。“以它的速度,可以轻而易举制服我,它没那么做的意——”

    异变突起!

    便见牧苏脚下一空,身体前倾落进陷阱之中!

    踉跄站稳,陷阱只到胸口,想出来并不难。然而正打算爬出的牧苏动作忽然僵住。

    一双生有连蹼,肤色灰暗泛绿的脚掌出现在眼前。

    与之相对的是突然浓重的鱼腥味。

    沿着脚掌往上望去,这是一只鱼头人身的生物,覆盖有鳞片。背脊高耸,脖颈两边生有着腮,眼睛突出无法闭合。

    它身形大约在一米五左右,白色腹部,有着极为明显的雌性特征,黑色竖瞳冷冰冰低头凝视陷阱中的牧苏。

    牧苏干巴巴眨了几下眼,强扯出一丝笑容。

    “……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