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
    惊慌后退,日记与水杯一齐下落。

    水杯落至地板,崩然炸开。

    那是她最喜欢的杯子。

    透明桥怔怔望向被碎片压住的泛黄日记。

    刚才那一幕……是自己的幻觉吗?

    透明桥心中一团乱麻。在游戏里这只是吓人一跳的把戏。

    但现在真的是游戏中吗?

    绝不是幻觉!

    透明桥内心一凛,低语既然这么说,那就不可能是幻觉。

    她又退后一些远离日记。视界毫不犹豫联系上警方。

    “这里是火星克里斯平原区联邦警署,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

    “我——”

    那道低语声第一次使用了自称,并一口叫出透明桥的姓名。

    “你好,请问需要帮助吗?”

    接线员的讯息通过视界传来。

    “你是谁,我在游戏还是现实。”透明桥无用功的警惕扫视卧房。

    “什么意思……?”透明桥蹙了蹙眉,感觉话中另有含义。

    “如果长时间没有回复我们将派遣警力前往你所在位置……”

    警方再次作出提醒。

    透明桥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没事了就将窗口关闭。

    低语声正在响起。

    “你还是没有解释你是谁,我在现实还是游戏。”透明桥不为所动,无视了低语引人深思的话。

    低语没有回复。透明桥又询问了几个问题,同样没有得到回答。

    久久没得到恢复。透明桥想了想,接近日记本弯腰捡起,翻开——

    ……

    生物不吭声,冰冷竖瞳只是低头注视牧苏。

    嘿笑两声,牧苏猛地扬起一把沙子高喊:“沙瀑送葬!”

    它猝不及防,无法闭合的凸出双眼被洒得正着。牧苏趁它病要它命,抱住它的滑腻双腿将之拽倒在地,翻身压上。

    还不待牧苏坐起,身下娇小的存在突然爆发难以抵抗力量,猝不及防牧苏反被压在下面。

    他正要挣扎,忽然感觉那双带有连蹼的手掌在腰间摸索往下拉扯裤子,抵抗不由减弱几分。

    然后牧苏看到它鱼人面容,反应陡然剧烈起来,与它相抱着在沙滩厮打起来。

    它似乎只图色,无意伤害牧苏。而它摸上去滑不溜秋,牧苏无法着力。一时之间陷入胶着。

    最终,牧苏发现它的弱点,仗着体型优势将它拦腰抱起,拖进木屋就往孔洞里塞。

    “哪来的回哪去吧!”牧苏咬着牙,将它揣入孔洞。“替我向克总问好!”

    喊声中,它转眼便陷入深渊消失不见。

    牧苏喘着粗气瘫坐一边,没过一会儿忽然懊恼起来。

    刚刚那么好的条件自己居然忘了玩斯巴达梗。

    ……

    腥红占据了视野。

    视野所及,一切事物变成了蠕动的血肉。血管若脉络攀爬在肉块形成的墙壁上,仿佛在什么生物的体内。窗外暗下的天空是恍若地狱般的血红。

    这是她的房间。

    又不是。

    手中翻到末页的日记同样化作肉块,肉块中央一只眼珠挤出表面,盯向透明桥。

    透明桥悚然,下意识后退一步。

    白嫩赤足挤进血肉,脚底挤开柔软肉壁,滑腻触感令透明桥浑身发麻。她强行忍住不跑开,以免感受更多触感。

    闭上双目,视界的hud窗是如出一辙的血色,在线条上蠕动的场子。

    她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紧咬银牙:“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自己的家变成这样,所留下阴影可想而知。

    低语缓缓响起。透明桥从中听出一丝恶意。

    也许是她多想了。

    也许没有。

    它想要做什么?

    透明桥苍白的嘴唇微动,没有开口。

    透明桥一怔,匆忙去摸睡裤口袋。

    手指触碰到坚硬冰凉的物体。

    她缓缓将之掏出,拿到面前。

    是一把折叠刀。

    她不记得自己有这种东西,更不记得自己把它放进口袋。

    思绪紊乱的透明桥被低语蛊惑着,怔怔抽出刀刃,倒举起对准心口。

    很快就能结束了。

    恍惚之际,她好像听到牧苏的声音。

    “喂——出来!”

    ……

    “是谁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海岸边,牧苏哼唱着,吃力将倒扣的木船翻过来。

    在将鱼头人身的生物送入深渊,自觉完成海滩任务的牧苏开始着手准备出海。

    “海绵宝宝!”

    “方方黄黄伸缩自如~”

    “大勾勾!”

    牧苏受惊般捂住嘴,无辜眨了眨眼。

    牧苏一直以来毫无底线,胡作非为的行为终于激怒了这位存在。

    过了一会儿,牧苏小声试探:“你……可以和我对话?”

    当有他人在场时,牧苏的威胁度会呈几何速度增长。

    回应他的不是低语,而是突然出现在视网膜上的一行系统提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