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追书的小帅哥们~快来这边快活呀~
    “需要我把水泼您脸上让您清醒一下吗?”

    “诶嘿嘿……”坐起来的牧苏挠头傻笑。

    “没在夸您。”

    “那我做吉祥物总可以吧!就是什么也不用做,卖卖萌混日子的那种。”

    “您如果敢卖萌我就辞职。”

    “对不起请务必原谅我!”牧苏果断认错,装作无事发生很自然地拿过水杯喝了一口,忽然咂了咂嘴。

    “嗯?这是什么水。”

    “你给我的那杯。”

    “哦。”

    牧苏放下水杯,面无表情走到床边一头扎倒,昏睡过去。

    沙发上石岐侧目,良久移开目光,操控全息屏工作起来。

    铁穹上的阳光从东至西,投射到地面的光芒逐渐消失。屋中逐渐暗下时,石岐起身关闭全息屏,看也不看还在昏睡的牧苏,转身离开并顺手关上了门。

    一夜宁静。

    床上身影一动不动。

    第二日一早,石岐准时出现,看了还躺在床上的牧苏一眼,打开全息屏开始办公。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屋内都相对保持着安静。

    直至牧苏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

    “什么嘛,才睡了一个小时啊,还以为药效唔。”撑起身子的牧苏连忙捂住嘴。

    当牧苏意识到自己睡了一天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他嘟囔着又渴又饿,一屁股坐到石岐身边。下意识伸手拿水,突然想到这水喝不得。左手连忙按住右手,对抬头看他的石岐讪笑。

    石岐无视牧苏的小动作,像个专业助手一样向牧苏汇报事务所情况:“先生,有一名委托人已经预约,他会在下午一点过来。建议您将房间布置一下。不然会影响委托人对我们事务所的印象。”

    牧苏靠在沙发,抬起右手五指向后一拢头发,傲然道:“这么快就来人,我就说完全不用担忧没有客户的问题吧。”

    话音落下,全息屏弹出一条讯息。

    有人来咨询了。

    “我来!”牧苏自告奋勇点开讯息。

    牧苏飞快进行回复。

    “您的行事风格真的令人耳目一新。”石岐冷冰冰说了一句,也不知是夸他还是讽刺。

    “您可以让他下午一点过来,两名委托人碰面会让我们看起来有市场。”石岐提醒牧苏。

    牧苏一字不落的发过去,然后就感受到一旁冰冷的视线。

    牧苏干咳一声起身:“你来回复他,我去找老夫妇借点东西装饰房间。”

    他绝不承认是自己忘了地址。

    一路下楼出门,老头正在前院浇花,说明来意后他热情领着牧苏前往地下室。老物件大都在那儿放着。

    ……

    301房间,石岐目光跟随搬运机器人移动。

    衣帽架被放在门后,1米*1米大小,意义不明的抽象油画挂到墙上。实木办公桌和搭配的老板椅以及书柜在角落空处摆好。书籍、台灯、烟灰缸及笔记本和笔全部附赠。沉重的、落伍了数百年的老式保险柜紧贴办公桌放下。一副散乱摆放的西洋棋放在上面。昨日搬上来的茶桌加了一层镂空桌布。深色木板墙纸替换了原本的素色。

    一切放置妥当,房间竟透着一股18、19世纪的侦探事务所风格。

    就是那张大床太过显眼。

    哒——哒——

    清脆脚步声从走廊传进房间,往这边接近。

    自始至终笔直坐在沙发中的石岐纤指停顿,微微转头看向门口。

    一道身影出现门外。

    一套合适得体的黑色西装搭配象牙白衬衫,略带慵懒依靠在门前。纯黑色礼帽盖住漆黑如墨的短发。身影眉宇间带着孤寂般的迷茫,透着莎士比亚悲剧的凝重。坠落在那双如黑夜般深邃的双眸。迸发出游走于坚强与脆弱间的复杂气质。

    如圣光般的阳光倾洒在身影的身上,光线缓缓划过他的脸庞,就好像是最顶级雕刻家用刻刀一点点勾勒出棱角分明的脸庞。

    石岐略略扬眉,情不自禁细细打量一番。

    “是不是爱上我了。”

    低迷声线溢出。

    石岐将注意重新放在全息屏。

    “啧。”牧苏不爽撇了撇嘴,取下礼帽挂在衣帽架上。解开勒得发紧的衣扣走过沙发,一屁股坐到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中,手搭在扶手上,身形百无聊赖左右晃动着。

    一身都是从地下室找出的。具老头说是他曾祖父的东西,牧苏试了一下后意外的合身,于是顺理成章借了过来。

    现在只差一副绅士拐杖了。牧苏心想。

    时间逐渐推移,来至下午。

    石岐笔直坐着,使用全息屏,。牧苏无聊的仰头看天花板。

    “先生,两位委托人都已经到了,我去接他们。”

    冷漠声线将牧苏惊醒,前者起身关闭全息屏,将放在桌上的一份文件袋带走出门。

    不多时,敲门声响起,还不待牧苏喊请进石岐已经带领一名中年男人进门。

    中年人一声便装,看上去有些憔悴和神经衰弱。走到牧苏对面不敢坐下。

    石岐清关上门,将一份纸质资料递给牧苏。转头安抚委托人:“请您放心,在这里您是安全的,它们不敢进来。”

    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

    牧苏握着资料的手掌收紧,不爽地磨了磨牙。

    混蛋,你对我从没这么温柔过。

    不知是不是起了作用,中年人稍感镇定坐了下来,长长呼出一口气:“您这里的装饰真好。”

    牧苏看着写了中年人资料的纸张,眼眸抬也未抬,散漫开口:“你遇到了灵异事件对吧,能否详细说说。”

    这个话题让中年人身体微微一僵,磕绊开口:“我每天凌晨照……照镜子,都会在镜子里看到诡异的画面……”

    “那就不要照镜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