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令人窒息的操作,各种意义上的
    “呃……”中年人突然哑口无言,嘴唇喏喏说不出话。

    牧苏向来得理不饶人。他目光从资料上移开,注视中年人那张憔悴面孔:“你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才凌晨照镜子吗,比如身体不受控走到镜子前,或者从睡梦中惊醒发现站在镜子前。又或者镜子自己跑到你面前——”

    牧苏几个恶意的比喻让中年人更加害怕,脸上不见血色,摇了摇头:“没有……”

    “所以啊——”牧苏向后一靠,双脚搭在桌上:“大半夜照镜子脑袋有坑吗?下一位。”

    中年人嘴唇微动,还想说什么:“你们……不能帮我解决掉那面镜子吗?”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牧苏晃动着脚,碎金般阳光从他身后窗户倾洒进来,让他多了几分神秘气质——就是说的话不是人话。

    “人家镜子自娱自乐,也不到处乱跑,你大半夜的跑去看人家,还要找人解决掉它,是不是有点不讲理呢?说不定人家还寻思:哎呀这谁啊大半夜的吓死个镜了。”

    一旁石岐适时开口解围:“目前来讲,您不去看镜子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您可以先回去,如果再发生什么问题您再来找我们。”

    中年人起身。

    “关于委托费用……”

    牧苏眼睛一瞪:“不退。我们的服务宗旨就是不退钱。”

    “之前订金我不会要回的……我是想说如果再发生什么情况我能不能联系你们。”

    “请您放心,后续有任何问题您都可以联系我们。”

    这么客气的话当然不是牧苏说的。石岐送中年人离开房间,而牧苏也查看分账号,确认收到了订金1000信用点的汇入。

    定价方面石岐一手操办,牧苏完全不知情。不过现在看来她比牧苏黑心多了。

    牧苏可能就要个100块,还能砍价的那种。

    不多时,石岐领着第二名委托人进来。

    白人男性,三十岁出头。同样的憔悴和黑眼圈,又有些不同。像是……纵欲过度。

    他一坐下,便迫不及待开口:“我妻子得了种怪病。”

    “去医院,好了下一位。”

    “你听我说!”他急忙开口,对不耐烦的牧苏道:“我的妻子**过度,每天任何时候都在想我索爱,我已经要坚持不住了,请你帮帮我。”

    牧苏闻言,微微坐直,放下腿拿过桌上钢笔和纸条写了什么,一本正经递给委托人。

    “这是我的号码,你可以交给你的妻子。”

    “请您自重啊。”石岐冷冰冰道,避免牧苏得罪委托人而接过话题:“所以您怀疑这是灵异事件?”

    牧苏攥住了手上的纸条。

    可恶……怎么就没有妹子来榨干我……

    “我也不太确定……”白人男子有些迟疑:“不过我带她去了医院,医生说可能是基因变化。不过我不这么认为……”

    “她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白人男子想了想,迟疑道:“大概……是在一个半月前。”

    “如果是这样,我们可能需要对您太太展开一系列调查。比如她在之前是不是做了什么,接触了什么。这样的话需要您的配合。”

    后面说了什么犯困的牧苏不记得了。

    委托人走后,牧苏也醒了过来,收到他的订金2000信用点。

    不一会儿石岐回来,关上门坐到沙发前操控全息屏。

    一幅影像浮现半空,是刚刚牧苏回答的一幕。

    石岐对站起身绕过书桌走到沙发坐下的牧苏道:“本来要作为档案存放,但在看了您的处理方式后我觉得或许可以把它放到网上。”

    “宣传?”牧苏突然智商上线。

    “没错。就像您在节目上的表现。特立独行永远能吸引来目光。”

    “万一有人没屁闲咯嘞嗓子……”

    “所以我设置了咨询收费,迫使这些人转而以留言的形式。这样会使后来者有一种错觉:我们很有名气。”

    牧苏惊了:“你居然能听懂!”

    他完全会错了重点。

    石岐抬眸看了他一眼,调出双向屏。

    “有一名客户留言了,您可以试着回答。”

    一条留言被调出:牧苏侦探你好,我最近很纠结。我发现我爱上了一名合成人,她的价格也在我的承受范围。但我发现她最近越来越粘我了。维护师只说是正常现象。我有些受不了她的粘人,请问该怎么办。

    牧苏回的很快,石岐还没看清他便发了出去。

    “可以。”石岐点头。

    意外得到石岐认同的牧苏顿感骄傲,然后就想偷懒:“今天应该无事了,我要去游呃……找灵感。你先工作吧。”

    “在此之前,我建议您管理一下小说,留言区有不少人在骂您。”

    正要玩游戏的牧苏一听这还得了,登陆ehmo打开《牧苏苏传》

    点击数:1413

    好评率:8%

    评论(35)

    ——

    xxxdarkiplierxxx15****[2438-7-16发表]

    什么呀这是,这个我怎么看不懂?

    (回复0)

    ——

    belove****[2438-7-16发表]

    垃圾小说,我现在跟吃了屎一样难受

    (回复0)

    ——

    highpingfig****[2438-7-16发表]

    什么人能写出这种东西反正我是不能理解。

    (回复0)

    ——

    还有一些留言,不过都不是当天的。后四位的星号是为保护账号**而设置的隐藏。

    石岐注视牧苏,想看他会如何处理。

    牧苏没有立刻反驳,而是先注册一个账号,账号大部分与留言的账号一致,后四位则随意输入。然后点开第一条留言,选择回复。

    ——

    xxxdarkiplierxxx15****[2438-7-16发表]

    什么呀这是,这个我怎么看不懂?

    (回复1)

    xxxdarkiplierxxx15****[2438-7-16回复]

    我错了,这种恍若天籁的作品又怎么会是我这种凡夫俗子能轻易看懂的!

    ——

    石岐神情微动。

    就见牧苏故技重施,注册了两个账号依次回复。

    ——

    belove****[2438-7-16发表]

    垃圾小说,我现在感觉跟吃了屎一样

    (回复1)

    belove****[2438-7-16回复]

    真香

    ——

    highpingfig****[2438-7-16发表]

    什么人能写出这种东西反正我是不能理解。

    (回复1)

    highpingfig****[2438-7-16回复]

    恐怕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么优秀的小说了,泪目。

    ——

    最后一字敲定发出,牧苏傲然仰头。

    目睹全过程的石岐忍不住递给他一杯水。

    “不错有长进,懂得奉承上司了。今晚不如留下来……”

    牧苏趁机在石岐手背摸一把,贱笑着抿了一口,忽然咂了咂嘴:“嗯?这是什么水。”

    “你给我的那杯。”

    牧苏两眼一翻,昏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