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更恶心的一章
    *外观是黏土制成的,但拿在手里有滑腻触感。或许某种存在会喜欢它。

    随机给的道具是越来越坑了。

    系统任务过后,玩家们彼此发现了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好消息是,副本中屏蔽了相关感官,并且玩家的视角变成了第三人称。有点像是灵魂出窍般停在蛆的后方上空。这能很大程度上化解副本的恶心程度。

    坏消息是,这不能改变他们是蛆以及他们在马桶里的事实。还是尿完没冲过的

    这种事光是想想就足够恶心了。

    两道系统提示一前一后弹出。

    这两个玩家退出十有**是被恶心的,又或许是被主线任务逼的。也不排除是恶意刷噩梦道具的可能。

    牧苏倒觉得无所谓,起码主线任务没写个吃粪来恶心人。

    失去玩家控制,那两只蛆变成了真正的蛆。并且就像所有的蛆那样。两只蛆蠕动着爬进污水,口器耸动间,随着污水摄入,蛆虫原本透白身体渐渐泛起混黄。

    更恶心的是一句话有五个蛆字。

    副本一共九名玩家,两名退出吼,剩下的七名玩家除了牧苏五人,还剩下名为净水和趴楼梯上的二人。

    后者头顶名字居然带有称号:。这表示他也是通关噩梦难度或疯人院难度的玩家。

    “我们是不是要像那两位兄弟那样?”牧苏跃跃欲试道。

    闻香蠢萌的声音响起:“诶可以说话的吗啊真的可以!”

    “还好……起码可以交流……”透明桥也说道。

    君莫笑在一边小声抱怨怎么全是这种烂副本。心态很容易崩的他撑到现在还没退游真是可喜可贺。

    “你们应该是组队吧。”趴楼梯上往这边望来,带着浓浓土卫六口音问询。“你们也想强制退出?”

    牧苏五人呸……五只蛆凑在一起。大概因为有称号缘故,趴楼梯上操控的蛆是在望着牧苏。

    牧苏往正趴在污水边探头的两只蛆努了努嘴:“我是指那俩。”

    “呃……”趴楼梯上沉吟一声,有点反胃。“既然不打算退出,我们先想办离开这里吧,应该能爬出去。”

    “爬出去么……”透明桥仰起头望着上面的一圈“天空”。

    马桶壁很陡,光滑湿润,顶端还有一圈死角,想爬上去很难。她莫名想到真理法庭。与这里迷之相似。

    早受够这里的君莫笑身先士卒,不由分说肥硕躯体往上挪动。

    众人目光跟随目睹君莫笑爬出一段距离,吃力攀上坡度陡然变陡的马桶壁。然而就在这时,君莫笑身形倏然下滑。慌忙之中君莫笑没能及时反应,控制不住身形翻滚而下!

    身形本就圆滚,再加上坡度,君莫笑翻滚而下,经过牧苏等蛆径直落入污水。

    污水荡起小水痕,君莫笑身形在其中沉浮。

    “笑笑!”牧苏大惊失色,然后用于焦急语气截然相反的慢吞吞动作蠕动过去。

    与此同时。落入污水的君莫笑只觉得脑海那根弦,绷断了。

    他抬起头,望向马桶之上。

    白炽灯倾洒下的光芒似乎愈来愈强烈,如圣光般将君莫笑,将整个马桶,整个房间,整个世界笼罩。

    一片白光中,他的目光逐渐迷离——

    污水没来由荡起一圈涟漪,将君莫笑唤醒。

    他忽然发现,自己在污水表面漂浮,呼吸依旧顺畅,嘴里也没有被污水呛到。

    只要不去想现在身处的位置,还是可以忍受的。

    他五味杂全看着牧苏焦急赶来,没来由消散一丝怨气。

    涟漪细不可察,只有污水中的君莫笑清晰感到。

    其他玩家没发现涟漪,却感受到身下在震动。

    又是一声涟漪,一道震动。

    牧苏等蛆发现震动很有节奏,并越来越近,声音逐渐清晰。

    最终震动停下,停在马桶之外。

    “不会吧……”趴楼梯上喃喃开口,心声不详。

    一大片阴影陡然洒下,众人匆匆抬头。

    一只苍白之中带着几点殷红的屁股出现在马桶上空,裹挟劲风往下方压去。

    “不……”

    “不要!”

    “停下!”

    众蛆绝望大喊。

    不知是喊声起了作用,亦或是那个人透过两腿之间看到他们。一声喊破耳膜的尖叫,人影匆忙提上裤子,马桶上空暂时一空。

    而转瞬间,一张面孔从马桶边缘探出,注视到牧苏等蛆后脸庞扭曲起来。

    “哦真恶心!”

    厌恶表情中,一条手臂出现在众蛆眼中,并按动了什么。

    一种难以言喻,由轰隆声和类似吸水声混杂的响声在马桶内部沉沉响起。

    首当其冲的是污水里划水玩的君莫笑。水位猛地一降。他翻滚数圈,艰难露出头来,就见到惊人一幕。

    马桶内壁,一圈瀑布般水幕汹涌翻滚砸下,似要毁天灭地一般!

    毫无半分抵抗,众蛆被汹涌水流冲进马桶底部。巨大吸力下方传来,水流化为漩涡。漩涡中的玩家们无力挣扎。视角一片天旋地转,分不清上下左右。

    “大家缠在一起!千万不要被冲散,咬紧牙关就没咕噜——呕——呕……哗啦啦啦呕——”

    趴楼梯上的喊声在汹涌水流中若隐若现,而后面被一阵意味难明,令人感同身受的恶心声音取代。

    但愿这货不是选择在床上玩的游戏。

    牧苏心想。

    说起来,在水里张嘴说话是几个意思。跑来骗吃骗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