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A站就算倒闭了,也绝不收用户一分钱
    闻香还是有些小聪明的,或许有君莫笑这个前车之鉴的原因。当她发现自己正在步君莫笑悲惨人生的后尘时,果断选择闭嘴不回复。

    “我们要准备上岸了。”透明桥忽然开口。

    闻香扭头看她:“怎么了?”

    “我们想要进食……我是指正常食物的话,只能去地面。”透明桥改了一下措辞。“而水是往低处流的。”

    “要上去么……”闻香若有所思,看向上方走道。

    落差大致20公分,表面被腐蚀得坑坑洼洼,爬上去不是很难。问题是爬上去后的行进速度。于是闻香将心中想法说了出来。

    透明桥回答:“我们可以等。下水道与地面一定有通道。我们顺水而行,等看到后再爬上去。能节省一些时间。”

    计划被敲定,四蛆开始往左侧边缘靠拢,以免来不及攀附墙壁而被冲走。

    接下来,就是等待通道出现。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麻烦在前方等着他们。

    原本还算静谧的下水道前方,忽然传来了水流声。

    不是不是先前听到的任何声音一种,而像是……溪流汇聚到一起,溅起的浪花。

    众蛆不由对视一眼,牧苏则盯着不远处起伏的一张卫生巾。

    昏暗潮湿的下水道能见度有限,五六米外就是一片幽暗。

    “怎么办?”闻香问。

    “再等等。”透明桥紧盯前方,又补充一句:“先贴上墙,一有问题立刻抓住。”

    原本有些散漫的队伍立刻凑近。唯有牧苏我行我素在那飘着……

    卡莲冲出队伍,咬住游离状况之外的牧苏将他拖回来。后者还傻呵呵问你拽我干嘛。

    闻香和透明桥不管落在后面一点作用没有的两个男人,紧紧凝视视野之外的幽暗,只等发现异样便攀上墙壁。

    水流声变得明显。在狭小空间回荡,从四面八方传来。

    透明桥此刻忽然闭上双眼,依靠所听到的将脑海一幕构造出来。

    前方是一条岔路口……三处污水汇聚在一起,向地势低的隧道流去……

    她感觉有人在呼唤她,不由睁眼。闻香再让她看前面。

    透明桥看向前方,五六米外就和听到的一样,污水汇聚在一起,流向右侧隧道。发出先前听到的水流声。

    透明桥不再迟疑,让大家开始攀附石壁往上爬。

    这一过程缓慢而又惊险,他们集中十二万分精力小心往上挪移……

    其实说白了就是四只蛆慢吞吞往上爬,毫无观赏性,还有点恶心。

    两分钟后,四蛆爬上走道。

    这里正处拐角,不到两米之外便能拐向另一条隧道,那里也是透明桥等蛆要去的地方。

    之前一直泡在水中随波逐流,在陆地移动闻香完全不知如何操作,只能硬着头皮,动作僵硬往前一点点挪动。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忽然从她身边超过。她惊愕抬头,就见到牧苏他……他……

    闻香一下子词穷了。

    不同于众人的蠕动,这货是直立起上身,下身宛如蛇一般挪动。

    “你这是什么操作……”透明桥只觉得一句话不吐不快。

    “蛇皮操作。”牧苏头也不回撇出一句。“反正不会累,走的风骚点岂不美哉。”

    于是队伍就成了牧苏在前面扭着小蛮腰,后面跟着三只闷头赶路的蛆。

    “啊……真是看不下去。”闻香情不自禁吐槽。看一只蛆做这样的动作真是有碍观瞻。

    她对君莫笑开始感同身受了。甚至内心在阴谋论想着,这货是不是在展开什么吐槽补完计划。要将所有人都改造成只会吐槽的新人类……哎哟我怎么会想这种东西,看来是和牧苏呆久了不自觉传染上了……

    闻香胡思乱想期间,又是一道白影身边超过。脑子一团浆糊的闻香下意识想,牧苏超圈了?

    毕竟地球是圆的。

    等闻香智商上线才发现这是卡莲。

    或许是因为刚吃完饭就遇到这种副本,一路上他默默不语,存在感极低。这时突然发力着实惊人。

    就见他以一种类似左右横跳,令人发笑又极快无比的蠕动姿势飞速接近牧苏,然后一口咬住牧苏尾端!

    “介似干嘛呢?”

    牧苏一惊,愣神功夫就被卡莲扑倒。

    两只蛆登时缠作一团。

    “不管这两个笨蛋,我们继续走。”闻香叹息一声,和透明桥从打闹的二人身边经过。

    没人看热闹,牧苏瞬间失去兴致。直起身抖了抖尾端上坠着,不撒口也不吭声的卡莲。

    牧苏瘪起嘴,也不管他了。拖着长长“尾巴”追上二人。

    另一边,闻香百无聊赖问:“我们走了多远了。”

    “大概……快20公分了吧。”透明桥估算了一下,得出令人绝望的数字。

    “……还真是慢啊。梦境摆明没打算让我们回到上面嘛。”闻香不爽嘟囔:“早知道在开始我们也退出梦境了,受苦恶心这么半天。总不能真去吃那种东西吧……”

    说到最后闻香有些恶心。

    “梦境总不会设置的没有一点后路。”透明桥宽慰闻香,心里却加了一句大概。

    上个梦境的阴影还没褪去。她对熟睡之后这款游戏的底线不抱有任何期待值。

    她感觉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也要像闻香一样自暴自弃,便又安慰自己胜过安慰闻香道:“噩梦难度中退出游戏和游戏失败都是有隐性惩罚的。”

    “我整理了一些资料。在进行噩梦梦境会载入特别世界观。就像额外任务要求取悦混沌之主。混沌之主就是这个梦境的特别世界观。无论退出还是通关,在结算界面都会得到一个状态,提示你被特别世界观注视。这种状态是会跟随到主世界的。并且可以累积,我上个噩梦梦境的特别世界观是不可名状之物。我想当注视达到一定程度……会发生一些。”

    闻香听得云里雾里。她是休闲玩家,玩游戏也只是为了休闲消遣。

    见她如此,透明桥换了一种说法:“通俗来说,就是每个玩家所能进行的噩梦副本其实有一个限度。当超过那个限度,就会有一些事情发生。是什么事不得而知。但从这款游戏至今为止带给我的印象来看……绝不是什么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